從內涵段子到抖音是一條道走到黑(圖)

2020-09-13 10:43 作者: 吳侃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從內涵段子到抖音是一條道走到黑
從內涵段子到抖音是一條道走到黑。(網絡圖片)

字節跳動的應用程序中,引起輿論關注最大的要數抖音內涵段子。抖音走到了海外(海外版是Tiktok),內涵段子在2018年被永久關閉。

沒內涵的段子

很多人對於廣電總局關於內涵段子「導向不正,格調低俗」的理由不滿。一方面說明當局關閉內涵段子用的是這類含糊其辭的罪名,因為格調低俗不是內涵段子特有的,可以說,低俗對於中國網際網路來說已經不是問題,已經成為整個網際網路共識。

之前,內涵段子上還是有一些內容很好的短視頻,包括傳統手藝、絕活、技巧。偶爾在內涵段子裡看到有一些好的視頻,也不敢轉發。因為人在看完一個自己喜歡的視頻之後有個習慣,再看看旁邊還有沒有一些其它內容可看,可是會發現周圍全都是一些不堪入目的低俗、色情的視頻。發給誰害誰。

有一個現象可能是中國特色,很多時政評論文章就是隱藏在這些低俗、色情,不堪入目的圖文和視頻中。這不是內涵段子獨有的現象。在中國大陸很多平臺都是這樣。就這樣的土壤裡,如果說在這面裡真的有抵抗中共的,那也是在用流氓性對抗中共。這也是為什麼中共經常以嫖娼罪打擊一些異見人士。在這種葷段子的環境中生存,或多或少地染上一些習氣。

當時內涵段子上也有一些類似前蘇聯時期的政治笑話的段子,這類笑話和後面的跟貼,可能是當局最不喜歡的,是關閉內涵段子的一個主要原因。

跟內涵段子搶流量的對手,為了關掉內涵段子,也找一些讓當局害怕的理由,其中之一就是那些算不上組織的線下段友會。這個被誇大的組織生態。

內涵段子是社區形態的,用戶參與評論,達到互動,不僅有視頻、文字內容,也有評論,而且很多評論很出色,甚至超過主題,這個跟抖音不一樣。

內涵段子用戶是以段友互稱。段友的線下聚會要對暗號,這是典型紅色經典痕跡,地下黨接頭的鏡頭。在現實生活中,一幫大老爺們在一起進行網友聚會,還要對暗號,這種景象讓人看到,顯得滑稽、幼稚。類似「天王蓋地虎,小雞燉蘑菇」、「寳塔鎮河妖,蘑菇放辣椒」這類暗號,是由紅色樣板戲中提取的土匪黑話改編的暗號,油了油氣、流了流氣。一群已不是模仿電影的那個兒童年齡段的成人,卻在用幼兒園的娛樂方式聚會。如果說是兒童年齡段的心態,可很多暗號又是低俗、黃色,兒童不宜。只能說它是個醬缸。

只是這些黑話最後被改編的落腳點是「小雞燉蘑菇」,「蘑菇放辣椒」——只剩下吃,當聚會是以吃喝為主的,參與者很多又是以色情段子為娛樂的一群人,是不會有時間和意志去考慮更嚴肅的話題。除了搭個便車的方便,也就只有去髮廊、洗桑拿,找個小姐的娛樂,不會有別的更高追求。對他們來說,內涵段子被關了,那就再找個地方耍。

那句最有煞氣的「段友出征寸草不生」是改編自帝吧的,這種煞氣是任何正常社會都無法理解、不能接受的。不知他們在對這句暗號的時候,是把自己想像成蝗蟲,還是別的什麼天敵。誰能指望「他們出征寸草不生」,這樣的物種對社會有益呢。

內涵段子用戶很多是社會上的幫會成員,這個不是內涵段子教出了幫會成員,是這個環境符合這些人的口味,哪裡對他們口味,他們去哪裡。今天的幫會是依附於一些勢力,如各級黨政、公安。這類幫會是以公司形式出現,例如拆遷公司、討債公司、賭博公司、典當行。很多幫會成員還是人大、政協委員。這些人都有保護傘,中共打擊腐敗官員時常用一句是黑惡勢力保護傘。所謂打擊黑惡勢力,都是新來的一任官員要搞一幫自己的勢力起來,就把前一任官員的勢力打掉。

對於當時段友上廣電總局門口抗議、按喇叭。有擔心這種因對內涵段子被當局封殺表示不滿的方式,有可能惹麻煩。

這種擔心是多餘的。在中國大陸,別說在廣電總局門口抗議,在哪個商埠門外抗議、在區政府門口聚集一下,都會招來公安刁難。

內涵段子的段友在廣電總局門口示威行為沒有招來任何打壓,只能說明是高層放水,高層相互之間的內鬥。針對內涵段子被關閉,張一鳴第一時間就站出來,用中共的方式表態,做了深刻檢討、反思;另一方面,字節跳動又鼓動一些人去示威,表面上是在向廣電總局示威,實際上是字節跳動在向對手展示自己的實力,自己沒事,警告對手別得意,走著瞧。

很快字節跳動就給內涵段子換了個馬甲出來了,這次叫「皮皮蝦」,只是沒有之前內涵段子那麼火了。

對於按按喇叭這種抗議方式,有的理解為是在用流氓性在與當局進行對抗,有的認為就是擾擾民,發泄一下就完了。

之後,內涵段子的一些成員把段友會聯繫點轉到微信上。

內涵段子是死在跟對手搶流量的搏殺中,內涵段子到死也只是低俗。

抖音比內涵段子走得更遠

低俗不是內涵段子特有的,是中國網際網路的特色之一,抖音同樣具備。

除了要有吸引人的內容,為了最大限度的吸引到用戶,抖音借鑒其它網際網路公司的方法,用利益吸引,宣傳的重點是在抖音上能掙錢。抖音一直在宣傳可以通過各種方式盈利賺錢:因為抖音風靡世界,在抖音上可以賣產品;抖音短視頻擁有粉絲到一定程度可以接廣告;中國網際網路發明一個詞「帶貨」,那些主播一邊抖一邊賣;直播打賞;流量與產品之間轉化、變現。

娛樂還能掙錢,發視頻可以有收入,點讚也能有收入。在利益引導下,很多人沒事就會去刷一下,很多人進來。

這是一個娛樂短視頻、還是一個理財app,沒有人去想,更不會考慮這些錢是哪來的,只知道娛樂還能賺錢。

為了讓人有目標去奮鬥,各媒體、網站都宣傳網紅,不僅能成名,還能賺錢。很多人去抖音,夢想著成為網紅,不僅能成名,還能賺錢,名利雙收。哪知道這些網紅爆紅的故事,是精心包裝編織的謊言。那些揮金如土的打賞也是假的。

網紅不是中國特有的,網紅現象是隨著網際網路出現的。在中國,網紅是作為網紅經濟概念被炒作出來,網紅帶貨是一個最具中國網際網路特色的東西。

為了讓抖音有內容,抖音最初的那些視頻是花錢買的,抖音在一些藝術類大專院校招募,還找了迪吧、舞廳、街頭雜耍的。當初有人真相信宣傳,以為那些雜耍視頻是一般人玩的,結果一模仿出了事故。

這些在社會上表演的風格,自然帶有迪吧、舞廳,甚至公園、街頭貧嘴的風格,以低俗、撒潑風格的段子擅長。這樣的短視頻先天的基因就是低俗色情。不管它開拓哪裡市場,針對什麼年齡段,它的這些低俗基因就會發揮作用。

抖音當初就是模仿音樂短視頻musical.ly,因為musical.ly在美國吸引很多青少年,所以,抖音最初也稱是針對青少年的一款小眾軟體。不管真的、假的,很多孩子是被利益引誘進去的。孩子沒有判斷力,分不清好壞,喜歡模仿,在這種環境中能學到什麼,炫富、攀比、色情,滿腦子慾望。這種氛圍別說把孩子放進去,把誰放進去,那都是一個染缸。能讓人上癮,想出來都很難。那個社會有這個東西,那個社會完蛋!

能賺錢,能成網紅,內容低俗、色情,全了。抖音具備一切能吸引人慾望的東西。帶著這些,抖音走到海外,也把低俗灑向世界。讓外國人見識了一把號稱第一個成功的以內容為主出海的中國網際網路公司的內容和風格。有人想,之所以在中國沒有反映這些問題,只能說中國大陸已經習慣於這些內容了,這些東西可以說是整個中國網際網路的特色之一。連賣貨的阿里巴巴網站的廣告,也是以「情趣廣告」為主。這也是字節跳動的流量動力之一,這些內容能吸引流量,吸引人。

抖音為了流量義無反顧的推進低俗,直至更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