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送中12港人 張銘裕哥哥:最壞打算十年見不到弟弟(圖)


9月12日,12名港人的家屬在立法會議員的陪同下召開記者,呼籲社會繼續關注事件,呼籲大陸當局釋放12人。(圖片來源:天燈/看中國)
9月12日,12名港人的家屬在立法會議員的陪同下召開記者,呼籲社會繼續關注事件,呼籲大陸當局釋放12人。(圖片來源:天燈/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9月16日訊】8月23日,曾經參與反送中運動的12港人疑循海路前往台灣時被廣東海警攔截,其後被扣押在深圳鹽田看守所至今。12港人中,29歲李子賢和20歲張銘裕的家屬日前接受「立場新聞」的採訪,講述家人被送中後的心路歷程。李子賢爸爸說,子賢失蹤後,兩隻貓經常躲藏起來不願見人,貓貓應該很想念子賢。張銘裕哥哥坦言,最壞打算,可能十年都無法見到弟弟。

子賢爸爸:貓貓都應該很想念他

今年29歲的李子賢是一名測量師,他的爸爸表示,子賢失聯後,他於8 月 28 日早上到警署報案,當值警員在電腦輸入兒子名字後,即時告之子賢已在內地被捕。同日下午,警員上門交兩份文件予子賢雙親,一份是大陸警方發出的《港澳居民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情況通報表》,另一份是來自香港警方的《香港居民在內地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通知書。

按照香港警方通知書指示,子賢爸爸前往灣仔入境事務處,向「協助在外香港居民小組」求助,職員為子賢個案開了檔案,並提供了檔案號碼、入境事務處 24 小時求助熱線、及香港深圳免費法律諮詢熱線。

子賢父母表示,駐粵辦曾表示他們可透過微信程序「粵省事」匯款予在大陸被扣押人士。惟子賢媽媽用該程序上傳香港身分證,並通過人臉識別之後,被告知非大陸居民無法使用。

子賢媽媽稱自己患有驚恐症,在本月12日出席12港人家屬記者會時,驚恐萬分,但為了兒子都要出席。她形容子賢從小就熱愛公義、樂於助人、孝順聽話。子賢亦曾在媽媽的生日時邊切蛋糕邊唱《世上只有媽媽好》,談及此事,子賢媽媽眼眶泛紅。她又言子賢喜歡打機,平時多打 Monster Hunter(魔物獵人),因為是媽媽教他打的⋯⋯子賢喜歡恐龍,那個遊戲有恐龍⋯⋯

子賢爸爸憶述兒子自小愛貓,兒時抱著別人家的貓不放手,長大後領養了兩隻貓,不用上班時就在家陪貓或打機。子賢爸爸說,平時兩隻貓最喜歡躺在子賢的床上,子賢失蹤後,兩隻貓經常躲藏起來不願見人,貓貓應該很想念子賢。

銘裕哥哥:最壞打算十年見不到弟弟

另一位被扣押在大陸的港人張銘裕年僅20歲,他的哥哥表示,弟弟被扣押後,聽聞過其他被扣押港人家屬求助的經歷,覺得不想「被人當人球踢」,因此一直未致電求助。他還表示,他們委託的大陸律師是第一個前往深圳鹽田看守所會面的律師,其後律師被以「未提供委託關係公證書」的理由被拒之門外,目前正等待律師樓辦理公證書,再次前往會面。

哥哥對律師無法會見弟弟感到十分失望,他感嘆,想和弟弟說句話,都說不了,想了解弟弟的身體情況,也了解不了,想知道弟弟有什麼需要的,都做不到,唯有等下去。

哥哥還透露自己為了匯款給弟弟,特意購買大陸電話號碼,透過微信「粵省事」應用程序成功匯款 500 元人民幣給弟弟,但就不清楚銘裕是否有收到錢。用「粵省事」可以查看匯款餘額,但帳號隨後無端被禁,亦無法再查閱餘額。

銘裕哥哥說,身為長子,這段時間過得很辛苦,難過也不能表現出來,要故作堅強;壞消息自己吞在肚子裡,不能事事都告訴父母。銘裕出事後,哥哥開始上網了解大陸司法程序,了解得越多也越擔心,比如,大陸羈押期限可按不同情況延長,若弟弟在內地服刑返港,亦要在港受審、服刑。哥哥說,最壞打算,可能十年都無法見到弟弟。

銘裕的爸爸今年已經67歲,他說自己文革時從大陸偷渡來港,「大陸那些事,我都經歷過⋯⋯」說到此,他流下眼淚埋怨,銘裕一直都不聽他的。

爸爸說,去年反送中運動,兒子講要為香港爭取民主、自由。爸爸問:「你為什麼爭取?」銘裕答「為下一代」,爸爸說,銘裕都沒有結婚⋯⋯都不聽他的。爸爸邊說邊流淚,他指曾聽到有人看電視新聞時說「坐牢坐死他啦!不要讓他出來。」聽到後覺得「心好痛」,「那不是你兒子,如果是你兒子,你還講得出這番話嗎?」說到此,他又淚流滿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