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不站在左派一邊 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圖)

2020-09-21 02:42 作者: 吹號角的凌飛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大法官 川普 左派
2018年11月30日,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合影(圖片來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9月21日訊】RBG,Ruth Bader Ginsburg,魯斯.巴德.金斯伯格

1933年出生,美國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中的左派,女權主義者。

備受廣大左派,特別是極左們的「愛戴」,出書出電影。

就她個人來說,她的人生很精彩,但對美國來說,則另當別論。

我在推特上這樣說:

「金斯伯格走了,一個輪迴結束了……想想她的一生,對她個人來說,算是精彩的人生,對美國來說,卻算是結束了痛不欲生……」

RBG曾經是名勇敢的鬥士,一名知性的美人。

在她的法律職業生涯中,推進性別平等和婦女權利,她的人生前期很努力,很上進,也確確實實用她的個人努力打破了很多長久以來對男女的偏見。

但在她的後半生,特別是由克林頓提名當上大法官後,左派的毛病就日益暴露了。

左派往往一開始以一個很純良的理想推動,特別有衝勁,特別地單純,也很相信可以實現人間天堂,相信為了達到這個天堂,可以不惜付出「血污海」的代價——也就是俗話說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然後慢慢地,左派就在這個「不擇手段」的魔障中,迷失了初心,最後扭曲成只剩下名與利。

RBG如此,希拉里也如此。

要知道一點,在1993年提名RBG時,她是被視為謹慎溫和派的("cautious jurist"and moderate)。

然而後世的人們都知道,RBG後來在大法官中被視為了左派甚至是極左一派,並且以「強烈的反對派」而著稱。

她一手推進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甚至於將「同性」凌駕於普通人之上。

她對「平權」的理解,已經偏激到"逆向歧視"的程度。

當然,她對右派的川普(特朗普)也是發自內心的仇恨,為此甚至違反大法官不介入政治的作法,公開批評川普,最後被迫在民眾下的壓力下道歉了事。

今年7月還特意抱病對川普的稅表問題投出贊成票,允許地方檢察官獲得川普的個人財務與納稅申報記錄。

她自稱為女權而奮鬥,卻對民主黨的克林頓、白等對女性的不當行為視而不見。。

事實證明,憲法派(保守派)的法官可以做到黨派中立,而左派法官往往在解讀憲法時放飛自我,踐踏法律,偏袒左派。

所以身為左派代言人之一的RBG,當然只能對民主黨的「對女性的不當行為」視而不見。

屬性決定的。

RBG的後半生,走入了一個「為女權而女權」的形式主義偏執中而不可自拔。

甚至可以說,是為了這個形式上的「女權」,她在這個大法官的位置上死活不願意下來。

1999年,RBG被診斷出患有結腸癌;2009年再次復發,這次是胰腺癌。

作為當時已經76歲高齡的人來說,無論是健康原因還是年齡原因,選擇退休是一個理所當然的選擇。

但她沒有選擇退休。

原因這個見仁見智。

有的人說她是想撐到美國出現女總統,想實現由一名女總統親手把她「開創」的女權的大法官位置交給下一代的女權大法官。也就是要搞搞這個形式主義。

就像她的後期,形式主義與「為反對而反對」越來越明顯,當然,形式主義本身就是左派的屬性之一。

有的人說她一生都在追求聚光燈的焦點,而這種「追求焦點」是她一生的自我奮鬥的動力,所以她無法容忍如果她退休後,人們不再把她當成焦點,不再在意她的存在,因此她死活都不肯像保守派的大法官那樣退休。

當然,這種絕不退休,在斯大林、老毛、金一金二等等的左派身上,也是如此。

相比之下,當時由共和黨總統老布希提名的戴維.蘇特(David Hackett Souter,1939年出生)大法官,卻在2009年主動退休,結果給了歐巴馬任命一個左派大法官的機會。

這也直接成全了最高院出現第三個女性大法官。

相比之下,RBG死活不退休,就「女權」的貢獻上來看,就有點……

但不管怎樣,RBG的不退休的決定,這導致在歐巴馬的8年中,沒有能提名新的年輕的大法官替代RBG。

到了2016年,希拉里看起來要躺贏了,看起來要成了美國第一個女總統,想來RBG當時很興奮。

但是,上帝不站在左派的一邊。

川普贏了。

於是RBG的偏執就只剩下一個

——要熬到川普下臺。

而正義、公正、自由、自我奮鬥在這個時期的RBG心中,早已蕩然無存。

就像每個左派的最後時光一樣。

但RBG的身體早就撐不下去了,無論是健康還是精力,都已經無法繼續支撐下去了。

但是,上帝再次不站在左派的一邊。

在川普任期還有3個月的時候,老太太再也熬不住了。

這給了川普再次任命一名大法官,從而徹底扭轉最高院的機會。

也就是說,RBG的死撐不退休,結果偷雞不成反蝕把米,原本她如果有一點點自我犧牲精神,退休了事,在歐巴馬的8年期間,最高院就能有一個年輕的左派,可以死撐至少30年。

結果現在反倒成全了川普。

當然,大法官退休不退休,是大法官個人的選擇問題,外人無從質疑與施加壓力。

比如同為30年代生人的斯卡利亞大法官(Antonin Gregory Scalia,1936年出生,RBG1933年出生)一樣是死在任上。

所以,見仁見智吧。

但是呢,現在左派對RBG的死亡,那叫一個破口大罵,各種無底線的罵。

而反觀右派,卻保持著禮節,對RBG表示哀悼。

——反正左派一向「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所以指望左派們能不罵,不如回家吃飯睡覺去。

所以,做人要做右派還是做左派,確實是挺明顯的選擇題不是?

現在民主黨唯一的稻草,就是由當年白等一手搞出來的「大選年不能任命大法官」的這個不成文的做法。。

這個不成文的「慣例」,又稱為「拜登規則」(「Biden Rule」),這個拜登就是現在的民主黨候選人拜登。

1992年6月,老布希總統的最後一年任期,當時的白等任參議院的司法委員會主席,可謂是「意氣風發、年少輕狂」,

正是在拜登的無理要求下,要求在大選年不得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當時參議院民主黨佔多數,最後生生就擱置了老布希總統的大法官提名,老布希這個建制派,最終默認了這個從來沒有先例的做法。

至於老布希是因為什麼而不再堅持,一是可能當時參議院民主黨多數,堅持下去也通不過。

二是老布希身為建制派,其實與民主黨也算是蛇鼠一窩,比如老布希當年就投票給了希拉里而不是投給同為共和黨的川普。

所以這個所謂的「慣例」,其實是民主黨自己玩的規則花招。

到了2016年時,共和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引用「拜登規則」(「Biden Rule」)否決了歐巴馬在大選年提名新的左派大法官的要求。

1:1,打成平局。

換句話說,川普在今年提名大法官,並沒有什麼「慣例」的負擔,民主黨玩出來的鬼,共和黨利用後反將一軍罷了,沒有可能蠢到要自我設限,自己主動跳進民主黨的坑裡。

所以,今年川普再次任命一名最高大法官,並且在目前共和黨佔多數的參議院通過的可能性很大。

——這將直接、徹底地扭轉最高院大法官的傾向。

想一想,人的一生變化真的是讓人無法預料啊。

1992年,「拜登規則」(「Biden Rule」),民主黨獲勝後,1993年克林頓提名了RBG填補了空位。

2020年,RBG在大選年去世,又把位置讓了出來。

你看,這就是歷史。

一個輪迴般的歷史。

一個成全了RBG的歷史

一個左傾化了30年的歷史

一個最終由RBG收回的歷史

我對RBG的品格、個人奮鬥表示敬佩,但對於她後半生的偏執,對於她後半生走不出左派的毛病,表示悲哀。

當然,我覺得,也許RBG的後半生的偏執,才是她的真實面目,她的前半生的溫和,只是因為當時還籠罩在理想化光芒中。

總之,金斯伯格走了,一個輪迴結束了。。想想她的一生,對她個人來說,算是精彩的人生,對美國來說,卻算是結束了痛不欲生。

安息吧,RBG,左派們,此處是南牆,請回頭。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