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如風 蘇東坡託夢贈詩授字(圖)


蘇東坡雕像。
蘇東坡雕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夢,一直是個神秘的話題。因為在夢中,有人神遊天堂,有人遊歷地獄。有人從夢中獲得技能,有人從夢中看見未來。本文為大家介紹二則宋朝大文豪蘇東坡託夢贈詩授字的故事。

託夢贈詩 稱贊「人間真實人」

鄭俠,字介夫,福州福清人。宋神宗熙寧年間(1068年-1077年),因為直言進諫被貶到英州。宋哲宗元祐初年,經蘇軾(蘇東坡)奏請,鄭俠官復原職。

至宋哲宗紹聖初年(1094年),鄭俠又遭貶官,再次來到英州。當時,蘇東坡則被貶到惠州。英州與惠州都在今日的廣東。兩人相見,一見如故。

二十多年後,宋徽宗政和八年(1118年,戊戌年),住在老家福清的鄭俠晚上做了一個夢,夢到家中來了一位客人,自稱「鐵冠道士」,還為他留下一首詩。鄭俠一看,來人竟是蘇東坡。這時,他想起蘇東坡在海上時,曾自稱「鐵冠道人」。然而,此時蘇東坡已經去世了17年。

夢中,蘇東坡為鄭介夫留下的詩,這樣寫到:

「人間真實人,取次不離真。官為憂君失,家因好禮貧。

門闌多杞菊,亭檻盡松筠。我友迂疏者,相從恨不頻。」

蘇東坡這首詩,稱讚鄭俠是「人間真實人」,為人處世事事不離真。東坡感嘆道,鄭俠的官職因擔憂君王失德,進諫言而失去,家境因為崇尚禮義,而顯得貧窮。家門前栽種了許多清逸的杞菊,亭檻生長著茂盛堅貞的松筠。我的這位老朋友啊,因為疏懶,不善於攀人結交,我很遺憾,沒能經常與你在一起。

夢中,蘇東坡還說:「介夫,不久之後,你也要來了!」

鄭介夫醒來後,感嘆道:「不久,我就要去世了。」時年他已經78歲了。次年秋天,鄭介夫得病了。他對孫兒鄭嘉正說:「人這一身,由四大合成(四大就是地水火風)。四大如果散了,這個身體也就沒了!」說罷,鄭介夫吟誦一首詩:

「似此平生只藉天,還如過鳥在雲邊。如今身畔渾無物,贏得虛堂一枕眠。」幾天之後,他就去世了。

舊情難忘 授字緬懷先賢

湘山逸人毛文仲是蘇東坡的舊友,他有一個兒子,對蘇東坡很仰慕,成年後,毛文仲為兒子改名為「在庭」,但還要為他取字。

古時,男子20歲成年後,在社會上與別人交往時,需要使用字,以示相互尊重。因為名字只供長輩、恩師或自稱。名與字,或為互補,或是相似。毛在庭應該取什麼字呢?

這天晚上,毛在庭夢到蘇東坡授他二字「季子」,作為他的字。毛在庭醒來後格外興奮,高興得廢寢忘食,還把這兩字拿去請教僧人惠洪。而毛在庭成年之時,蘇東坡已經去世十多年了。

有賓客不理解,於是問僧人德洪:「為在庭,取字『季子』,是什麼意思呢?」

德洪回答:「世人不知那是怎麼回事,只有我一個人知道。」他說,蘇東坡非常喜愛西漢,尤其推崇賈誼、蘇武二人。不僅喜愛他們的文風,也愛他們身為人臣的氣節。

賈誼是漢朝時梁懷王劉揖的太傅。劉揖是漢文帝最小的皇子,很受文帝寵愛。漢文帝十一年(公元前169 年),賈誼隨梁懷王入朝朝見,懷王不幸墜馬身亡。賈誼認為自己身為太傅,卻沒有盡好責任,為此深深自責,終日哭泣,於隔年憂鬱而終。

而蘇武於天漢元年(公元前100年),奉漢武帝之命出使匈奴,卻被匈奴扣留。匈奴貴族多次勸降,都沒有成功,就將他放逐到北海(今貝加爾湖)牧羊。蘇武留居匈奴十九年,歷盡艱辛,仍持節不屈,不辱使命。直到始元六年(前81年),才被匈奴釋放,返回大漢。

蘇東坡認為,雖然這些賢士的氣節,各有不同,但都是向吳國季子(季札)所學。春秋時期,季子出使魯國,途徑徐國。徐公宴請季子,席間看中了他身上的佩劍。季子心想完成出使任務後,要把這柄劍送給徐公,但返程途中即得知徐公去世的消息。於是季子來到他的墳墓前,將佩劍掛在墓旁的樹上才離去。季子不因徐公已死,就違背贈劍的初心。

從春秋至漢朝,時間跨越了數百年,但季子「不欺心」的風采未嘗不「在」漢「庭」?德洪解釋,或許因此,蘇東坡為毛在庭取字「季子」。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