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兒託夢陰間受苦 父請冥官為其換優差(圖)


亡兒託夢陰間受苦,父請冥官為其換優差。
亡兒託夢陰間受苦,父請冥官為其換優差。(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蔣濟,字子通,楚國平阿(今安徽省怀远县)人。東漢末及三國時曹魏名臣,官至太尉。

有一晚,蔣濟的妻子在睡夢中見到了死去的兒子。兒子對她說:「母親,我現在才知道,死與生是多麼的不同啊!我活著的時候,是卿相子孫,過的是富貴的生活。如今在地下,卻只能做泰山衙門中的役卒。這其中所遭到的苦難和所受的羞辱也不用多說了。今天聽到消息,太廟西面有一個叫孫阿的人,將被召來陰間做泰山縣令,正好是孩兒的頂頭上司。所以我托夢給母親,請母親將此事轉告父親,讓他找到孫阿,求他為我安排好一點的工作。父親往日對孫阿有恩,孫阿定會幫此忙。」

亡兒說完話,蔣濟的妻子便驚醒了。她感到很奇怪。盡管她很想念兒子,但他已逝世多年,這是頭一回托夢,竟這般離奇。

妻子將此夢原原本本地告訴了蔣濟,並問他說:「要不要到太廟那邊去找看有沒有孫阿這個人?兒子這可是頭一回托夢給我。」

蔣濟聽完笑道:「這只是個夢,怎能當真呢?你大概是思念兒子心切,才會做這種夢。這種心情任何一個母親都會有的,也不必感到奇怪。」

第二天晚上,蔣妻又在夢中見到了兒子。兒子說:「母親,我今天是來迎接泰山縣的新縣令的,就是我昨天對您提過的那個叫孫阿的人。新縣令就住在太廟的西面,現在還沒出發,所以我趁此空檔回來與母親說說話。新主人明天正午出發,到時候,我這個差役一定有許多事情要忙,恐怕就沒有時間回來了。說不定以後再也沒有機會來看母親了。父親為人太自信,脾氣倔強,只怕他不肯相信孩兒在夢中說的話,所以只能再次請求母親,對父親再說一次,請他為兒子向孫阿求個情。請對父親說,不管他信不信,就為兒子試一下吧!」接著,他又將孫阿的長相和穿著打扮詳盡地告訴母親。

第二天早晨,蔣妻又將前一晚做的夢告訴了蔣濟,並說:「雖說這只是個夢,但兒子說得也對,你去試一下,總沒有什麼害處吧?萬一是真的,你豈不後悔?」

蔣濟覺得妻子說得有理,便派一名軍士到太廟去找尋孫阿。後來,軍士回來報告說,太廟那裡的確有一個叫孫阿的人,而且其相貌和衣著,就跟兒子在夢中所講的一模一樣。

蔣濟聽後大驚,涕泣道:「啊呀!果然兒子托夢是真的,我差一點對不起兒子啊!」蔣妻聽了也淚流滿面。

於是,蔣濟急忙與妻子一同趕到太廟。見到孫阿後,蔣濟便將妻子的兩個夢原原本本地告訴孫阿。

孫阿聽完,為自己死後能當上泰山縣令而感到高興。他對蔣濟說:「做泰山縣令倒是我孫阿很願意的事,只是不知恩公您的公子想擔任什麼職務?」

蔣濟說:「其實我也不知道他想擔任什麼職務,請你看著辦,撿一個輕松些的職務給他吧!」

孫阿鄭重地說:「我如果真的做了泰山縣令,一定遵命辦妥!」蔣濟於是重重酬謝了孫阿。

蔣濟離開太廟後,很想知道兒子托的夢是否應驗,於是在自己的軍門到廟門口的這段路上,每十步安排一名軍士,用以傳遞孫阿的消息。

到了辰時,軍士傳來消息說:孫阿感到心口痛。到了巳時,來人報告說:孫阿心痛加劇了。到了午時,傳來消息說:孫阿死了。

此時,蔣濟終於知道兒子的夢千真萬確地應驗了。他含淚說道:「我真是悲喜交加,既為兒子先我而死感到悲哀,又為他在地下有知的而感到高興。」

過了幾個月,蔣濟的亡兒又托夢給母親說:「我現在很好,已經轉為錄事了。」(魏、晉時的錄事,是文書一類的吏員)。

蔣濟心想:陰間的情況大約跟陽間差不多,兒子已經脫離了差役的賤職,至少不至於被人呼來喝去而勞碌辛苦了。我以前對下屬做過好事,如今看來行善真的能得善報啊!

(據《列異傳》)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