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不過山海關?華晨風波未平 遼寧又一國企違約(圖)


華晨 盛京能源 違約 國企 債券
法院受理對盛京能源的破產重整申請,意味著其發行的兩隻債券已於10月23日提前到期。(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10月30日訊】(看中國記者丁曉雨綜合報導)日前,東北千億規模的國企巨頭華晨汽車集團首曝債券違約的風波尚未平息,本週遼寧省另一家國企瀋陽盛京能源又爆出兩隻私募債違約。兩起違約事件引發共振,使「投資不過山海關」的魔咒再現,且遼寧省內其他主體發行的債券也將受到牽連。

據《路透社》報導,瀋陽盛京能源發展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盛京能源」)發行的兩隻銀行間私募債「17瀋公用PPN001」、「18瀋公用PPN001」,到期日分別是2020年10月31日、2021年8月10日。

但是,盛京能源於10月23日收到《民事裁定書》,瀋陽市中級法院已受理對盛京能源的破產重整申請。根據破產法46條規定,未到期的債權,在破產申請受理時視為到期,附利息的債權自破產申請之日起停止計息。這意味這兩隻債券進入加速到期狀態,已於10月23日提前到期。

市場關注盛京能源已到期的這兩隻債券是否被判定為違約,且債券是否能夠得到償付。兩名知情人士向《路透社》確認,這兩隻債券在10月28日稍晚已得到債券擔保方瀚華擔保公司的全額代償。

截至近期,上述兩隻債券的本金餘額分別是4.2億元與0.8億元,總規模5億元人民幣。

據財經媒體《小債看市》10月29日報導,瀚華擔保公司在10月23日盛京能源破產重整申請受理時沒有代償債券,而是在10月28日違約消息在市場廣傳後才代償,這點值得注意,其中的緣由至今也還是一個迷。

《路透社》引述一名熟知情況的本地人士報導稱,違約是真的,擔保代償也是真的,兩隻債券都有加速清償的條款,10月28日晚錢已還上。盛京能源這次遭重整,主要是資不抵債,原因是此前投了很多副業,經濟環境不好時,資金就斷了。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目前主要方向是破產重整,可能會引入戰投;戰略方是華潤,但目前還沒定下來。」

該知情人士還說,盛京能源事件對遼寧省當地的發債影響很大,類似當年的東特鋼事件,性質比較惡劣,直接破產,這個方向基本定了,地方政府不會救助。

據報導,2016年,遼寧省本地國企東北特殊鋼集團發生多隻債券連環違約事件,並單方面宣布債轉股,被債權銀行和債券持有人斥責為「惡意逃廢債」的典型代表,甚至引發主承銷商抵制這一行為。

當年東特鋼事件發生時,債券違約的案件還很少。此事在市場引發巨震,成為了東北地區債券違約的標誌性事件,並觸發政府的信用危機。後來,東北企業的發債成本也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增加。

一名大型券商資管部人士對此評論說,盛京能源在一個不合適的時間點突然「詐屍」,進一步放大了華晨汽車集團違約的影響。

據《中國基金報》報導,華晨汽車集團10月23日被曝10億元規模的私募債「17華汽05」,到期後未能按期兌付,發生實質性違約。債券圈炸鍋。業內人士指,該事件造成的衝擊,將使遼寧省的信用債券發行難度呈幾何級增加。

上述人士還補充稱,盛京能源的事件發生後,市場再次聚焦「城投違約」的議題。這件事顯示出,「遼寧債券已死」。

華晨和盛京能源兩個遼寧國企接連違約,引發共振,再現「投資不過山海關」的魔咒。「投資不過山海關」是中國大陸網路上、媒體間及投資圈中在東北經濟相關問題上較常見的一種說法,也是投資人對政府不信任的潛台詞。

《路透社》援引一名銀行債券交易員表示,東三省的債券「應該是基本廢了,現在大家的配置策略也就發達地區下沉,比如買浙江的縣級城投。畢竟,有個違約後續煩心事一堆」。

這名交易員說,浙江城投債的性價比變低,產品戶只敢買非發達地區的主城投。不同地區的國企未來也將進一步分化,好的更好,差的更差。「以前還(只是)分民企、國企,現在國企也是三六九等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