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洛專訪】江澤民與三峽工程始末 (二)(視頻)

六四鎮壓改變了三峽工程命運

2020-11-06 09:22 作者: 李靜汝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王維洛專訪(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11月4日訊】 (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三峽工程是江澤民當政期間最大的一個工程建設。江澤民為什麼會極力支持三峽工程呢?看中國記者採訪了旅居德國著名環保生態、水利工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

六四遭鎮壓後 江澤民登上中共總書記寳座

王維洛指出,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去世,全國掀起了一場追求民主的運動。這一場運動,把江澤民推上了中共中央總書記的寳座。「在六四鎮壓民主運動之後,6月23日到24日,中共中央在北京舉行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會議增選了江澤民、李瑞環、宋平為中央政治局常委。原來江澤民是政治局委員,這一次就增選為常委,並選舉江澤民為總書記。江澤民在會上發表了重要講話。他說我根本就沒有思想準備,又缺乏中央全面工作的經驗,所以感覺到擔子很重,力不從心。現在既然全會決定了,他說我感謝同志們的信任,將和大家一起把這個工作干好。

接著江澤民就認為徹底平息反革命暴亂,是當前重要的政治任務。江澤民說:知識份子中間出現了極少數罵共產黨、罵社會主義出名的所謂的精英,他們已經失去了愛國民主的外衣。這幾年來,他們被捧的很高,不僅進行反共、反社會主義的宣傳,而且形成一種妖言惑眾的很壞的學風,他們不能代表中國的知識份子,恰恰是中國知識份子的敗類。他對中國的一些追求民主自由的知識份子進行了很多的攻擊,但是他在這一次就職演說中關於三峽工程,他是一個字沒有提到。「

江澤民、李鵬聯手 對反三峽工程派開始政治迫害

王維洛表示,有一點必須明白,三峽工程是中共歷史上的一個政治交易。「1989年北京發生的這場民主運動,鄧小平最後用軍隊來鎮壓這個民主運動。它的結果是趙紫陽下臺,江澤民做總書記,而在鎮壓民主運動中出力最多的李鵬並不是一無所得,而是拿到了三峽工程。可以說這是一個政治上的交易。

接著江澤民與李鵬聯手,開始對三峽工程反對派進行政治迫害。

1989年7月14日這一天,李鵬在江澤民的默許下,將著名記者戴晴關進了中共最高的秦城監獄。逮捕戴晴的理由是戴晴是天安門運動幕後黑手。其實戴晴和天安門追求民主自由的運動關係還真不大,她也不絕不是什麼幕後黑手。她到現在還是認為天安門這些學生的激進運動,斷送了趙紫陽的這個政治改革的路線。就是說她的罪已經很重了,被關進中國最高的監獄。原因就是一個。在1989年的2月底,也就是在中共兩會召開的時候,戴晴主編了一本書,叫《長江長江》出版了。這本書,收集了三峽工程幾乎所有的反對派的主要的意見。她印了五千本,拿到兩會代表住的賓館的小賣店裡去賣,去發放。而且在會議召開的那一天,她又在旁邊的歐美留學生的協會裡召開發布會,把這本書推出來。」

六四前三峽反對派佔上風 且多名知名專家學者

據王維洛介紹,其實三峽工程的反對派在六四之前,在輿論上他們絕不佔劣勢,反而處在優勢,他們比那些主上派更加積極。但李鵬在江澤民的支持下,把三峽工程反對派上升到一個政治高度。「李鵬就借這個機會把戴晴抓進了秦城監獄。國務院下屬的三峽經濟辦公室,就給這些書的裡面的這些作者寫信,說這本書是一本為反革命暴動製造輿論的一個準備。他把這個反對三峽工程這麼一個民主決策過程中的一個爭論問題,上升到為反革命暴動製造輿論準備的這麼一個政治罪名。

如果我們仔細看一下,這些三峽工程反對派他們是一些什麼人呢?他們很多都是一些專家、學者,更多的是共產黨裡的退休幹部。如政協副主席,政協常委,國家紀委副主任,中國銀行副行長,中國商業部副部長,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副部長,交通部副部長,都是這麼一些職位很高的人,可以說他們不是白丁,他們都是共產黨裡專業的幹部。李鵬手下的這個國務院三峽經濟辦公室,就給各個單位寫信,領導就得去找他們這些人談。我們這裡就舉個例子,國家紀委副主任找國家紀委副主任林華談,還有國家紀委經濟人口研究所副所長給田方談話。就說這一次我給你保下來,我領導以我個人名義把你們保下來了,你們政治上沒有什麼問題,我也瞭解你們,你們不是反黨的,和反革命這個暴動沒有關係的,但是希望你們以後不要再公眾場合發表對三峽工程的意見。」

對三峽反對派 中共採取慣用的政治打壓手段

王維洛還談到,江澤民、李鵬當時對三峽工程反對派的打壓手段,就是89年六四以後所採取的最典型的這麼一個作法。「北京就開始全部的調查,誰去了天安門廣場,讓你們大家互相揭發。A你去揭發B,是不是去了天安門廣場,A當然不能說我看見B去天安門廣場,因為你說B去天安門廣場,就證明你也在天安門廣場。北京後面的這個調查,誰都沒去天安門廣場。那天安門廣場的幾百萬、幾千萬的群眾,不知道是從哪裡出來的,都沒去。所以領導就出面說,我現在給你們做了擔保,你們再也不要討論天安門廣場的事情,你們都沒去過,你們也沒有看見殺人,也沒有看到開槍。它的這個最惡的這一點就是在這裡。中國人的這個撒謊,他就認為是保了我的政治生命,但是你也就失去你的這個正義的這個‘制高點。’

所以三峽工程反對派從六四以後到三峽工程決策,沒有在公眾場合發表過任何反對三峽工程的意見,這批人都採取了沉默的態度。比如說,國家紀委副主任,他說他以個人的名義、以他的政治生命擔保你不說了,你不是很感激他嗎?你總不能把別人給坑了。」

江澤民當時需要依靠李鵬建立的勢力

王維洛指出,把戴晴抓進秦城監獄的同時,《長江長江》這本書不僅被下架,而且被焚燒。李鵬的這個行動,是得到了江澤民的支持。「江澤民作為被指定的總書記,可以說是孑身一人到了北京,還沒有建立自己的人脈。他在中央、在國務院,他的勢力還沒有建立起來,所以他必須依靠李鵬建立的這個體系。

李鵬的這個體系和江澤民有一個重疊的地方,就是李鵬的這個體系裡面有很多人都是留蘇的。你看他的那個副總理,部長都是,或者是留歐的,當時的社會主義國家,比如說像東德。處於一種統治的權術,江澤民肯定先會和李鵬結盟,支持李鵬做的事情。

對三峽工程,李銳他是這麼回憶的。他就說1989年六四天安門槍聲響起,江澤民當上了總書記,趙紫陽下臺,這也就決定性的改變了三峽工程命運。他說沒有六四,就沒有三峽工程。中央反對三峽的當家人趙紫陽也不在了,他說我們四個人,他們當時中顧委的四個委員都挨整,張愛萍等七位上將,因為反對六四開槍,處境也不好。陳雲在六四問題上,只能做到保留我們四個人的黨籍。

所以,這個三峽工程和六四之間的這個關係是特別密切的,正如李南央不久前說的,如果沒有六四的話,就沒有三峽工程的上馬。」

接下來江澤民為了站穩腳跟,他上任總書記後進行的第一次出訪去了哪些地方?又做了什麼呢?

請大家繼續關注第三部分【王維洛專訪】江澤民與三峽工程始末。

相關鏈接:

【王維洛專訪】江澤民與三峽工程始末(一)(視頻)

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gb/2020/10/17/949564.html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