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維洛專訪】三峽工程質量和猛士裝甲車質量問題驚人相似(視頻)

2020-09-17 12:42 作者: 李靜汝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王維洛專訪(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9月17日訊】 (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根據中共軍方高層內部評估,中共軍隊腐敗成風,已毫無戰力,而且這種腐敗也展現在軍備上。前不久網上曝出中國東風廠生產的猛士裝甲車,在這次的中印邊境衝突中發現中共裝甲車防彈鋼材被低廉鋼材替代,被擊穿,造成戰士死亡。那猛士裝甲車質量和三峽工程質量有什麼聯繫?看中國記者邀請了旅居德國的著名環保生態學、水利工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

猛士裝甲車扯出貪腐案

據悉,最近網路上曝出猛士裝甲車,打邊境戰時發車身被擊穿,造成兵士死亡。與它對應的消息指製造猛士裝甲車的東風汽車集團公司紀委,查出東風汽車集團現貪腐鏈,裝甲車防彈鋼材被低廉鋼板替代,公司層層分贓,每人分贓6千萬,兩名高管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王維洛對此指出:「就是說東風汽車集團製造的東風猛士牌裝甲車的質量問題,在中印邊境戰爭中暴露出來了。如果他們廠的產品猛士牌裝甲車質量好,價格也是公正,那麼他們也沒地方可以貪腐,紀委也沒什麼東西好查的。就是說這兩個人在產品的質量上做了手腳,這樣才能有錢到自己的腰包裡去。就根據他們的報導,就說他們是用了普通的鋼來替代特殊鋼來生產猛士牌的裝甲車。」

中國特種鋼板質量不過關

據王維洛介紹,以前最早中國只有第一汽車製造廠,在長春,生產解放牌卡車,也是生產紅旗牌轎車的工廠,是蘇聯的專家幫助中國在第一個五年計畫裡面建設的第一個中國汽車製造廠,就叫第一汽車製造廠。而東風汽車集團是1969年成立的。「1969年的時候當時毛澤東就發出了‘備戰、備荒、為人民’的指示,因為和蘇聯發生了衝突,打了中蘇邊境戰以後,蘇聯要用導彈打北京,所以中國高層很害怕,就開始把中國工業布到第三線去,就是西部的山區裡頭去,就成立了第二汽車製造廠,也叫二汽,在湖北西部的山區裡頭,就是現在的實驗室(P4),離現在丹江口水庫不遠的地方。二汽當時又叫東風汽車製造廠。

大家都知道那段時期是西方國家對中國實行技術禁運。中國以前技術進口是靠蘇聯,後來跟蘇聯鬧翻了就自力更生。但是中國一直跟德國關係比較好,德國政府老是利用其中的一些灰色地帶向中國出口一些先進的技術設備。20世紀60年代末,德國答應賣給中國一臺1.7米的軋鋼機,這種設備中國是沒有的,它是用於生產坦克和裝甲車鋼板的,就是這個猛士裝甲車的這種鋼板,當時中國特別需要這種鋼板。中國以前生產鋼,因為沒有軋鋼機,軋不出質量好的鋼板來。德國答應進口以後中國就很高興,說這個設備安裝在哪裡呢?當時就開始布局了,就說這個德國進口的軋鋼機安裝在武漢鋼鐵廠。它的鋼給誰用呢?就給第二汽車製造廠,生產裝甲車和坦克用。當時還缺生鐵,鐵礦在哪裡生產呢?在南京的梅山生產,叫梅山鐵礦。就利用長江的水路把它連起來,這是當時的布局。

後來突然發現德國進口的這臺軋鋼機它的啟動電流要特別大,因為它軋鋼的鋼板很寬,有1米7的寬度,能把鋼錠軋成鋼板,所以它要求啟動電流很大,對電網的要求很高。當時武漢所在的是華中電網,不能夠滿足它的要求,就必須要擴建華中電網。所以湖北省革命委員會和水利部革命委員會就向毛澤東打了一個報告,從新說要建三峽大壩,這樣來擴大華中電網的供電能力,保證這一臺軋鋼機的需要。」

建葛洲壩是為德國一臺進口的軋鋼機

王維洛指出,在文化大革命剛開始之前,毛澤東接到了中國軍方副總參謀長張愛萍領導的當時關於中國三峽工程軍事安全的研究報告。報告說在當前的情勢下,中國人民解放軍無法保證三峽工程的人防安全。「毛澤東把這句話記得很牢,所以他就對湖北省革命委員會主任張體學和水利會革命委員會主任錢錢正英說了這句話,‘頭頂一盆水,你能睡著覺嗎。’就拒絕了這個要求。

但是生產坦克的鋼板是中國軍方急需的,所以他們就想了一個辦法,弄來弄去就搞了一個小的、低壩,就是當年孫中山設計的三峽大壩、一個低壩,就現在的葛洲壩工程。在毛澤東生日的時候拿去讓毛批。毛澤東就同意了,但後面又說要邊建設、邊設計、邊修改。到現在沒人能讀懂毛澤東這個批文到底是什麼意思。反正就同意建一個小的三峽工程,就是葛洲壩工程。這樣就上馬了。1974年這臺機器就運到了武漢武鋼。

葛洲壩建設的不是很順利,所以使得這一臺機器投入生產就比較滯後了一點,從它安裝到生產大概用了4年多的時間。到了1978年,武漢鋼鐵廠能軋出鋼板來供東風汽車廠(集團)生產裝甲車、坦克車用,這樣也就有了葛洲壩工程。由於葛洲壩工程建設的不順利,所以葛洲壩工程就停工了兩年,最後請出了最反對葛洲壩工程的林一山來建葛洲壩工程。周恩來和他兩個人就是做了一筆買賣,林一山說他不建葛洲壩工程,就要建三峽工程。周恩來跟林一山說你先不要管三峽工程,只要把葛洲壩工程建完了你再說三峽工程。林一山後來想想這也對,這是我最後的機會,他就答應建葛洲壩工程了。

因為他是臨危受命,前面幾個人的不好,工程就要完蛋了,所以他來了,他手上的權力很大,花的錢也很多,他花了四倍的錢。葛洲壩工程當時規定不用10億人民幣能建成的,他最後用了將近38個億。他把全國各地的水電建設部隊全部都拉到宜昌來了,所以宜昌為什麼一下子發展成這麼大的城市呢?也主要是有一個葛洲壩的建設。宜昌以前不到5萬人,葛洲壩工程連同家屬一共進來是20萬人。必須說中國以前的水電工程隊伍他的條件真的是很辛苦,他們是住在帳篷裡,轉戰各地的。對於一些大人來說還不是很辛苦,他們最擔心的是子女的教育問題,因為他們是住在帳篷裡,哪裡有建設任務就去哪裡,建設完就撤走。這些孩子上學問題怎麼辦?所以林一山很聰明,他就把這20萬部隊全部拉到葛洲壩去,在那裡先給他們建住房、建小學、建幼兒園。

葛洲壩就在宜昌,合在一起叫了,那20萬人就在那裡落戶了。葛洲壩建完以後10幾萬人沒有工作了,要失業了,你再帶他去轉戰南北他不去了,他就要建三峽。所以其實三峽工程在上馬的時候有一點是因為就業的壓力。你就想20萬人的就業擺在那裡了,如果沒有工作,這20萬人是要造反的。隨著葛洲壩上馬以後,這個生成鏈就形成了。就是東風汽車廠製造坦克、製造裝甲車,武漢武鋼,和寳鋼是一起的,由武漢、寳鋼供他們特殊鋼來生產。

大家都想中國的質量不好,這個質量不好,那個質量不好,但軍用設備、坦克、裝甲車它的設備能造假嗎?敢造假嗎?所有的人都想不敢。大家都是從這個邏輯的推理來認為這軍用品它是不會造假的,中國再也不會出現象甲午戰爭這種情況,就是炮彈裡面填的是沙子,打不出去這種事情,認為是不可能的,這就和三峽大壩工程是一樣的。很多善良的中國老百姓,都說這個大壩關係到這麼多人的生命安全,它是不可能質量不好的,它是不可能有腐敗現象的。大家都是從一種善良的思維出發。但是事實它卻是很殘酷的。

大家都知道裝甲車它是關係到一個戰爭的勝敗、關係到士兵生命的事情,它都敢貪腐、造假,以次充好。那麼在三峽工程上是不是像中國官方所宣稱的那樣,那個質量是經過嚴格控制的?」

三峽工程特殊鋼材不合格 牽出貪腐案

王維洛進一步指出,三峽工程也需要很多很特殊鋼板。「你就想它那幾個沖沙的閘門,現在泄洪的閘門,這麼大的水流帶著沙子這麼衝出來,它那個鋼板要特別的好。還有它那發電機引水管質量也要特別好。就是中國的武鋼和後來的寳鋼,當時他們不能夠提供這樣的質量,所以三峽工程當時最早的引水管的鋼板是從日本進口的,要摻這種稀有金屬。中國的特殊鋼製造不行,就像中國生產的不鏽鋼,不鏽鋼的鍋子、不鏽鋼的什麼東西,它賣得很便宜,但那個不鏽鋼用幾個月它就生鏽了。

那你就想日本人是很講究質量的,而且又是給三峽工程生產這個發電機的引水管的質量,不可能是鋼板質量不合格的吧。但是,這還是中國自己查出來的,是武漢的海關查出來的,就是從日本給三峽工程進口的一批鋼管質量是不合格的。說是給三峽工程負責進口的叫戴蘭生的這麼一個人,那時候說他貪污了十億人民幣,後來不知道怎麼處理的,就沒有他的消息了,就知道當時在中國的報紙上報導出來了,是表揚武漢的海關在質量上把關這麼一個消息,其它的消息就沒有了。人們只知道有一批鋼管的質量是不合格的,從日本進的鋼板有多少鋼板已經裝進去了,有多少鋼板沒有裝進去,具體的就不知道了。」

三峽工程質量問題是狗咬狗咬出來的

據王維洛介紹,三峽工程從準備工作一開始三峽工地就實行全封閉管理,沒有任何人能夠進得去的。關於三峽工程的報導都是來自於新華社駐三峽工程工地的記者站,沒有其它的消息來源。「但是到了2003年這一年,就突然傳出三峽工程的大壩出現裂縫的消息。就是澆筑水泥的大壩塊出現裂縫,報導這個消息的不是新華社駐三峽工地的記者站,而是來自南方都市報系的一個叫趙世龍的記者,他是武漢人。他是受到一個宜昌朋友的邀請讓他去寫這個報導。事後他寫出來,他說為什麼報導這個消息呢?就是因為三峽那個總公司要換屆了,就是老的領導層要下去了,新的領導層要上來了,是新的領導層不願意為老的領導層承擔這個質量不好的黑鍋,他要甩鍋。所以他就有意請其他的新聞記者進入三峽工地寫報導、拍攝圖片。就說明三峽工程的質量問題的暴露是由於後面的領導層不願意為前面的領導層承擔責任而爆發出來的,而不是通過一個監管的機制透露出來的。

它所謂的監管機制,那時候說有國務院成立的三峽工程質量檢查處,一年去兩次。就從來沒有這樣的質量報告出來過,或者起碼沒有在公眾的眼睛裡出現過,而只是裡面的狗咬狗咬出來的。

咬出來了以後當然是引起很大的震動,這些專家們又出來解釋了,說混泥土發生裂縫這是正常的、是常態、不可避免的,世界上所有的大壩都是這樣的,沒有一個是例外什麼什麼的…大家不要擔心,出來說了一通。最後打這些專家嘴的也是這些專家,因為幾年以後另外一個壩段完工了,這些專家又出來說了那個壩段的施工質量特別好,一條裂縫也沒有。所以就是說不是看這些專家說的話是有道理還是沒有道理,往往這些專家自己說了一句什麼話他自己都忘了他前面說的,那是一個常態,那是不可避免的,世界上都有的。」

潘家錚2003年就發現三峽質量問題

對於三峽工程的質量,王維洛表示:「其實2003年的時候,當時的國務院三峽工程質量檢查組的組長潘家錚他就已經說過了這個三峽工程的質量問題,他說了五個大的問題,裡面就談到了這個裂縫的問題,也談到了這個壩塊的混凝土澆筑質量不好的問題,包括水平位移的問題。而且特別指出了三峽大壩中的幾個壩段,比如說左非八號八段、臨船三號八段都有存在水平位移的問題,而且這個水平的位移不僅僅是由於冬季溫度下降引起的,而是由於壩基中的斷層發生了非線性的變化所引起的。大壩的花崗岩的基礎當中是有斷層的。以前一直都吹噓這個三峽大壩的壩基怎麼好,是上帝的恩賜,說是很結實的花崗岩的壩基,沒有裂縫的。最後挖開來一看,是有斷裂層,而且還有很多斷裂層在這裡。所以說2003年的時候,當時就已經有水平位移問題,它不是什麼彈性變化引起的。當時的這個潘家錚院士他自己就已經講了這個問題。現在中國政府一會兒承認,一會兒不承認。

我們只要返回到2003年,看到潘家錚的這個報告,他當時就已經說了這個問題。他也說了這個裂縫問題,也指出了特別是具體的壩段,左廠就是左邊發電廠一號到五號壩段這個施工問題,裂縫特別嚴重。他也指出了三峽工程這個船閘的問題,而且指船閘底部有空穴,就水泥澆灌的特別不好。

現在還有人出來說國務院每年都查質量,大家放心,好像有國務院查這個問題大家就可以放心了。但是你國務院查這個問題你是不透明的。就像這個猛士牌裝甲車一樣,大家想這是不可能有質量問題的,因為這個質量關係太重大了,對不對?關係到戰爭的勝負,關係到士兵的生命安全,不可能造假的,也是不應該造假的。就像三峽工程一樣,大家認為是不可能造假,也不應該造假,不應該出問題的。但往往在這種地方它就會出問題。」

中國沒有有效的監管機制

王維洛進一步指出,中國整個這個社會,它的監管體系是不起作用的,如果它的監管體系起作用的話,它就不會有今年的這個疫情的發生,它也不可能有像這種裝甲車的質量問題的產生。「因為它一發生的話就馬上就會被消滅在萌芽之中了,對不對。生產線上的工人他會指出這個問題,你進料的時候,質量檢查他會發現這個問題,這個會計你會發現這個問題,幾萬噸的鋼板你進來的只有幾千塊錢一噸,他馬上就會發現問題,都可以檢查出這些問題來。但是中國的這個社會,現在的這個監管制度就是不起作用。中國的這些問題很多你是不能用常人的腦袋去想這些問題。你說可防可控,不會這樣,不會那樣,到時候它都會發生。那你不能說到時候發生的以後,你說是一個意外,是一個疏忽。為什麼呢?因為中國的質量檢查組的這些人他們自己就說了,我們所說的質量好和一般的要求的好,它是不一樣的,我們是怕外國反華勢力藉機攻擊我們,所以問題又回到了海外的這些人的批評聲音上來了。不是因為他們的質量不好,而是因為有海外人的批評,所以他把不好的說成好的。

去年,大家討論三峽工程質量問題什麼東西,直到討論到今年三峽工程的質量問題。其實大家回頭看2003年之前,三峽工程從進口日本的鋼板是不合格的這個事情,就可以發現它那個監管是不起作用的。為什麼這個三峽工程船閘這個施工問題這麼大?水利部部長、全國政協副主席錢正英她都不敢把這個問題拿出來說。為什麼?因為船閘的施工是中國武警水電縱隊施工的,就承包施工的。那不是因為武警水電縱隊當時的政委是劉源,劉少奇的兒子,所以他不敢說。而是因為李鵬的這個小兒子李小勇是武警水電縱隊管材料供應,船閘這個水泥質量不好,那個東西都是李小勇進的,那是李小勇,那是李鵬家的的生意,錢正英、張光斗、潘家錚、陳厚群,都是李鵬家的狗,你敢把這個問題給抖落出來嗎?不敢。所以說不要說你國務院,年年都查的,你都報了。這個問題你給它公開出來,把它透明瞭,那就不用年年去講了,不用請那麼多專家出來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