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疫苗試驗數據堪憂 難撼動美國地位(圖)


2020年9月6日,中國國家生物技術集團(CNBG)候選COVID-19冠狀病毒疫苗在北京國際服務貿易展覽會(CIFTIS)上展出。
2020年9月6日,中國國家生物技術集團(CNBG)候選COVID-19冠狀病毒疫苗在北京國際服務貿易展覽會(CIFTIS)上展出。(圖片來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1月21日訊】英國醫學雜誌《柳葉刀》本週二刊登了中國科興公司研製的新冠滅活疫苗的數據,在一期和二期試驗中,該疫苗在人體血管內產生的抗體水平要低於新冠病毒(又稱中共病毒,COVID-19)康復者。

此外,743名參與者中的一部分出現了不良反應,這個比例在有的試驗組高達38%。相比之下,美國製藥公司Moderna和輝瑞的疫苗產生的抗體水平,與新冠病毒康復者的抗體水平相當,甚至是更高。該報告並沒有提供科興疫苗有效性方面的具體數據,而Moderna和輝瑞的疫苗有效性都達到了95%左右。

牛津大學學者傅立門告訴美國之音,儘管中國的研究者在報告中強調疫苗安全有效,但是數據卻不盡人意。他說:「 中國科興公司的疫苗剛剛發布了二期試驗的數據,看著並不好,在人體內產生的抗體水平低於Moderna和輝瑞的疫苗,而且毒性更大,這意味著人們更有可能經歷副作用,比如疼痛、噁心等嚴重的反應。從這些初期數據來看,如果你能夠選擇的話,就會更傾向於這兩種能得到發達國家監管機構批准的西方疫苗。」

輪狀病毒疫苗的共同發明人、費城兒童醫院疫苗教育中心主任保羅·奧菲特(Dr. Paul Offit)則質疑中國遲遲沒有給出有效性和安全性的具體數據,他說:「輝瑞和Moderna都提供了數據,中國沒有理由給不出數據,他們本來走在我們前面。之前別人問我首個商業疫苗會是哪個,我說應該是中國的滅活疫苗。但是我們到現在還沒看到三期試驗的數據。」

目前中國已有4種疫苗進入臨床三期,其中3種疫苗都屬於傳統的滅活疫苗,包括上述的科興公司的疫苗,而Moderna和輝瑞的疫苗都是「信使核糖核酸」即mRNA疫苗。傳統疫苗是在體外生成病毒的有效成分,再把有效成分提煉做成疫苗注射到人體內。mRNA疫苗則使用一種新的技術, 是把核酸物質注射到人體內,讓疫苗的成分在人體內產生,然後不斷刺激人體的免疫系統形成抵抗力。

相對於滅活疫苗,mRNA疫苗的生產過程中不需要新冠病毒,因此成本較低,能夠實現迅速和大量的生產;在有效性方面,mRNA疫苗還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應對病毒變異,並且注射之後的免疫期更長。

但是滅活疫苗也有自身的優勢,比如對儲藏和運輸的溫度要求不高,2-8攝氏度可保存1-3年。在風險方面,滅活疫苗已經存在了數十年,技術成熟。mRNA疫苗則是人類歷史上的第一次,可能存在一些未知的風險。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全球衛生政策中心主任斯蒂芬·莫裡森(Dr. Stephen Morrison)告訴美國之音,中國選擇傳統的滅活疫苗有其合理的考量。他說:「中國的滅活疫苗是用死亡的病毒注入人體,這是最標準和傳統的疫苗類型,有很多的研究和歷史可以證明其有效性。所以中國會說,也許我們的疫苗是疫苗中的老古董,但是我們瞭解和相信它,也對它有信心,而且也能預料到可能的風險和問題。中國的選擇是合理而保險的。」

莫裡森指出,中國疫苗的問題不在於類型,而在於缺乏數據的透明度和中國政府抄近道的做法。中國目前有兩款新冠滅活疫苗已經展開了大規模接種,中國醫藥集團在9月份表示,其研製的兩款疫苗已經在國內接種了數十萬人次。

值得注意的是,這兩款疫苗都還沒有完成臨床三期試驗,也還沒有證明試驗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從來沒有其他國家在常規藥物試驗程序之外,以如此之大的規模給人們注射未經檢驗的疫苗。

國藥集團董事長劉敬楨11月初表示,在數十萬已經接種該集團兩款疫苗的人中,沒有一例嚴重不良反應,而且注射疫苗後的離境人員有5.6萬人,目前無一例感染。

然而,中國在2004年到2018年間,陸續有過將近10起疫苗醜聞,包括著名的長春長生生物公司案件,導致數十萬兒童接種了問題疫苗,中國醫藥行業的亂象可見一斑。而這次進入疫苗三期試驗的製藥公司中,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以及上文提及的科興公司,也都曾涉及過疫苗醜聞。

武漢生物在2018年生產了40多萬劑有缺陷的疫苗,在接受了輕微的處罰後,很快獲准恢復生產。2016年,科興公司總經理尹衛東為了令其疫苗產品獲批而賄賂疫苗監管官員的行為遭媒體揭露。

莫裡森指出,國際社會依然對這些疫苗醜聞心有餘悸,而且此前中國疫苗生產商康希諾在幾個國家尋求獲得緊急批准,試圖在未完成第三期試驗之前,在這些國家使用其生產的實驗性疫苗。他說:「中國現在有幾種可能成功的疫苗,並且已經開始對普通民眾進行接種。他們號稱這些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得到了證實,但是還沒有完成三期試驗,沒有達到標準和要求,還不能獲得世衛組織的批准,也很難讓很多國家接受他們的疫苗。在這方面,中國面臨的壓力很大。他們正在手忙腳亂地想要拿出合法可信的疫苗,具體就是試驗數據。但是中國在抄近道,改變法規,很多國家認為這是一個問題。」

與此同時,中國正在進行一場「疫苗外交」,不僅在將近二十個國家展開疫苗試驗,並且向那些具有戰略價值的國家承諾優先提供疫苗,這些國家包括南中國海主權聲索國菲律賓、印度尼西亞,以及中國在拉美最重要的政治經濟夥伴巴西。墨西哥外交部6月份表示,中國計畫提供10億美元貸款,讓拉美和加勒比地區的國家可以獲得中國的新冠疫苗。

莫裡森說:「我們會看到很多低收入國家使用中國的疫苗,所以在外交、聲望、疫情恢復、還有影響力的競爭上,中國走在我們前面,但是這場競賽還沒結束。我們不知道中國的疫苗是不是安全有效的,如果不是安全有效的,而且他們已經給大量本國公民和其他國家民眾接種,那就會變成很大的麻煩,對中國的聲譽有影響,我希望這不會發生。」

中國10月份正式加入世衛組織領導的「新冠肺炎疫苗實施計畫」,該計畫的目標是2021年為全球提供20億劑疫苗,主要是幫助發展中國家。與此同時,美國和世衛組織的關係依然不樂觀,並且還沒有表態加入這一計畫。

不過,傅立門告訴美國之音,美國每年在國際公共衛生事業上的支出超過任何其他的國家,長期來看依然擁有相當大的國際影響力。他說:「在很多方面,美國依然是全球公共衛生事業的領導者, 這就是為什麼很多國家將美國視為國際秩序中的模範和領導,甚至是先進富裕的民主國家中的道德楷模,美國在這一領域向中國讓步的話,會是一個巨大的錯誤。但是這場競爭還遠遠沒有結束,中國通過各種投資暫時增加了軟實力,但是美國依然有很大的贏面。」

美國醫療非營利機構凱撒家庭基金會2019年的報告指出,美國是全球衛生事業最大的捐贈國,資金投入在過去的15年內穩步增長,2019財年達到110億美元。

在2018到2019年度,美國給予世衛組織的捐助站到了該組織總預算的20%,遠超其他國家。從2001年到2019年,美國向最重要的國際醫藥衛生援助機構——抗愛滋病、結核和瘧疾全球基金(The Global Fund to Fight AIDS, TB and Malaria,簡稱全球基金) - 捐贈總額達到150億美元,佔該機構獲得的捐贈總額的30%。

原標題:中國新冠疫苗試驗數據堪憂 疫苗外交難以撼動美國地位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