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選:高科技資本深度參與的數據政變(圖)

2020-12-02 08:09 作者: 何清漣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川普
11月7日,比佛利山莊支持川普集會(圖片來源:DAVID MCNEW/AFP via Getty Image)

【看中國2020年12月2日訊】2020美國大選是一場精心謀劃的數據政變,堪稱人類選舉史上集各種舞弊手段之大成的經典教科書,暴露的不僅是美國政治的暗黑,還讓美國引為驕傲的「軟實力」陷入破產,讓熱愛這座民主燈塔的人們失望傷心。更重要的是,這場數據政變從多方面暴露了美國政治體制在高科技時代缺乏足夠的風險防範能力。這一點,賓州參議員Mastriano 11月27日在賓州議會的聽證會上已經說得非常清楚:「50年前我們可以將人送上月球,但(今天)我們不能在費城和賓州舉行可靠安全的大選,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這絕對是設計好的,因為我們有這種技術,我們擁有令世界羨慕的隱形飛機,但我們卻不能比阿富汗更好地舉行大選。」

放任各州使用有安全隱患的Dominion系統

Dominion在11月3日晚創造的「拜登曲線」(Biden Curve)讓世界深感震驚:美國民主黨怎麼可以這樣操作選舉機器,棄真實民意於不顧,為美國定制了一位總統?當我遍查各種資料,最後竟然發現:選舉機器這一特點——其實是選舉安全的缺陷,並非秘密。不僅美國選舉委員會及相關專家早就知道,大選之後宣傳Dominion系統是安全的幾家主流媒體也曾報導過。

我在The Technology that Drives Government IT(GCN,一家提供技術評估、建議和案例研究,支持負責規範、評估和選擇技術解決方案的公共部門IT經理的行業協會)上找到2019年1月和2020年1月的兩篇文章,連標題都極為相似,一篇是《選舉安全行為準則:是否太少太遲》(Voting security guidelines:Too little too late?FEB 28,2019);《選舉機器安全:是否太少太遲?》(Voting machine security:Too little too late?Jan 10,2020),作者是同一個人,德里克.B.約翰遜(Derek B.Johnson)。這兩篇時隔一年的文章講的是同一件事情:2019年1月,美國選舉委員會在關於選舉機器安全性的聽證會中指出,Dominion公司的機器安全標準僅涵蓋投票系統的技術方面,未涉及可能對選舉產生影響的網路安全。各州與會者指出,聯邦選舉委員會頒發了《自願投票系統指南》,但不少州可能沒有時間在2020年選舉之前針對新標準測試其系統。密歇根大學教授兼選舉安全專家亞歷克斯.霍爾德曼(Alex Haldeman)在會上指出,更新後的標準「範圍相對較弱」,不包括有關選舉後審核和安全選舉系統其它整體組成部分的指南。他要求立法者要求各州和投票機供應商遵守最低限度的可行安全法規,以作為聯邦資助的條件。

2020年1月9日,全美選舉委員會再次就選舉機器的安全性開會,一些專家警告說,Dominion機器不利於有效的選民核實和選舉後的審核程序。對公司的軟體和硬體供應鏈也存在擔憂,因為至少有一個主要的投票系統供應商從中國採購零件和組件。但各州官員表示,在大選之前來不及改正了。(這次會議的視頻:2020 Election Security,https://c-span.org/video/?467976-1/2020-election-security)

也就是說,機器存在問題是肯定的,結合美國選舉委員會2019年、2020年兩次關於機器安全性能聽證的結果,結論是:早就發現Dominion的安全有問題,而且就出在不能核查選民身份與不能事後審計這兩點;中國提供部件也是事實。但美國多數州還是無視選舉安全專家的警告採用了(據說不少州購買Dominion系統拿了回扣,喬治亞州長與國務卿就是一例)。

《紐約時報》、CNN在前幾年都曾報導過美國選舉機器系統出錯的問題。遠的不說,彭博社今年1月3日就發表過一篇《美國不會放棄易被入侵的無線投票機器》,這篇文章以密西根州的投票系統為重點,指出Dominion系統兩個大問題:一是即使短暫連接到網際網路,哪怕只有接一毫秒就足以通過系統傳播惡意軟體;二是地方政府將熟悉性、便利性和可訪問性放置安全性之上,任何人都可以進入系統操作,導致安全隱患。事實上,這次拜登曲線就出現在密西根州。這是不是故意留下的作弊後門,只要看民主黨為此做的法律準備就知道了。

有件事情必須提一下,上述兩次聽證會召開之時,是11月7日向CNN聲稱大選沒有舞弊的前任聯邦選舉委員會主席艾倫.溫特勞.布希在任,這位主席任由各州使用這些有安全隱患的機器並為作弊一方背書。現任聯邦選舉委員會主席Trey Trainor今年7月中旬到任。

民主黨立法者出於黨派私利對選舉法的修改

美國民主黨這次作弊是經過長期精心準備。11月10日,華府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高級法律研究員、前聯邦選舉委員會成員、選舉法專家斯帕科夫斯基(Hans von Spakovsky),接受了著名保守派主持人萊文(Mark Levin)的專訪。他除了詳述本次選舉舞弊的具體操盤過程,並指出民主黨為收割選票所作的準備:大選前,民主黨及其代理人提起了幾百個訴訟——這種針對選舉法進行的密集訴訟前所未有,所有的訴訟都試圖消除已有的缺席和郵寄選票的安全措施,如證人簽名、簽名對比,讓本次選舉陷入選舉欺詐和選票收割的泥潭。11月12日,《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Kimberley A.Strassel在《2020美國大選中的收割選票》(Harvesting the 2020 Election,By Kimberley A.Strassel,Nov.12,2020,)一文中,簡述了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在2019年公布的一份長達600頁的法案House Resolution 1(H.R.1),專門用於「選舉改革」。其中一些立法旨在武器化競選融資法,賦予民主黨更多控制政治言論和恐嚇反對者的權力,兩大類內容:1.該法案將要求各州提早投票,必須允許選舉日和在線選民註冊,從而削弱了投票冊的準確性。將使各州從政府資料庫中自動註冊選民,包括聯邦福利受益人。高校被指定為選民登記中心,並且16歲的年輕人將提前兩年進行投票登記。2.該法案要求「無過錯」的缺席投票,允許任何人以任何理由通過郵件投票。它設想了聯邦缺席選票的預付郵資。這將削弱大多數州的選民身份證法。它保留了「選票收集」規則。該規則使有薪激進主義者可以在社區中四處徘徊,以提高缺席者的選票。

今年的疫情給了郵寄選票最好的藉口。可以說,除了實施多年的傳統舞弊手法,比如一人多次重複投票、幽靈投票、非公民投票、點票員改票、護理員受薪後在自己服務的養老院收割選票等之外,最大的舞弊發生於郵寄選票與電腦軟體系統改票。

郵寄選票舞弊的類型有郵遞員丟棄川普(特朗普)的選票,這已經有十餘起郵遞員被捕事例為證;郵局命令員工改票,比如賓州的郵寄選票截止日期是11月3日,郵局命令員工加班,將所有準備好的郵寄選票全改成11月2日的郵戳。賓州郵遞員霍普金斯向「真相工程」的奧基夫舉報了賓州郵政局長把遲到的郵寄選票的日期倒填回選舉日的11月3日,霍普金斯因此受到聯邦特工拉塞爾.斯特拉瑟的威脅,他的Twitter賬戶@titansfanjeff亦被特工關閉。

這類事件在主流媒體上見不到,但在Twitter上到處都是,美國的一些中小媒體也紛紛加入了揭露真相的行列。選舉安全專家@RussRamsland已經對美國的選舉機器進行了許多調查。在本節目中,他說,「我們開始意識到改變選舉是件多麼容易的事情,這次選舉發生在選舉日之前」。

目前,川普團隊及美國一些NGO正在各地開展對選舉舞弊的訴訟。由於對作弊看不下去,越來越多的人挺身而出揭露作弊,證據陸續浮出水面。

高科技資本對選舉的黑灰色介入

美國大選歷來都會有資本的介入,但這種介入只是體現在捐款上。2020大選有兩點不同於以往,一是高科技資本取代了金融資本,成為介入的主力;二是這種介入不止於捐款,而是直接操盤,因此,這種介入是槓桿性的,標誌著美國資本和權力的關係進入一個新除階段,高科技資本對權力的支配將成為美國的政治災難,Dominion系統只是高科技介入美國選舉的災難之一。

早在幾年前,我就指出過,美國民主黨的社會基礎構成發生極大變化,基本成了一個社會邊緣化群體和科技、金融大佬結合、知識群體(60%左右)結合起來的一個黨,其中不少社會主義者。今年美國大選展示了高科技資本有足夠的能力從各個層面介入大選這一能力與願望,Facebook的CEO扎克伯格是做得最肆無忌憚的一位。根據托馬斯.莫爾基金會(Thomas More Foundation)的「阿米斯塔德計畫」(Amistad Project)在賓州中部提起的訴訟,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向市政當局提供資金,以違反州法律進行選舉。堪薩斯州前檢察長菲爾.克萊恩(Phill Kline)支持賓州的訴訟。他表示,「我們正在與扎克伯格進行鬥爭」,他(扎克伯格)正在利用CTCL(Centers for Tech and Civic Life,科技與公民生活中心),向數個搖擺州的左翼據點輸送數億美元資金以影響選舉結果。克萊恩表示,選舉私有化破壞了選舉的誠信,有大量私人的資金湧入政府選舉辦公室,以影響和改變選舉,其中包括費城,扎克伯格實際上還支付了選舉法官薪水。

這一事實應該引起西方社會的警惕:高科技企業的優勢一是資本,二是信息的傳播與壟斷權,Twitter、Facebook早就通過刪帖、禁言限制保守派言論,放大左派言論的傳播效應,對政治與言論自由的禍害遠比傳統的金融資本大得多。

本文分析的三點——2019年的H.R.1法案進行的選舉法改革為民主黨用各種方式收割選票進行了制度性的鋪路準備;堅持使用被專家數度指出問題且使用中國供應商部件的選舉機器為民主黨在短時間內向拜登灌注選票;高科技大資本對選舉進程的直接干預,都是美國過去未曾出現過的現象,美國也缺乏對這些破壞憲政之舉的制度性防範。2020年大選的最終結果,將決定美國的命運,此刻情形,正如弗林將軍11月26日在接受豪斯採訪時所說,「美國正站在一個十字路口,將決定它是作為一個自由的國家生存還是變成一個無法辨認的東西」。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大紀元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