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學貫中西」的侷限(圖)

2020-12-10 10:13 作者: 陶傑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2018年5月4日,幾個中國遊客在柏林一處公園裡的馬克思和恩格斯雕像處拍照。
2018年5月4日,幾個中國遊客在柏林一處公園裡的馬克思和恩格斯雕像處拍照。(圖片來源:Sean Gallu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2月10日訊】中國百年的知識份子,無法深切瞭解西方的「自由主義」(liberalism),因為文化水土衝突。其中許多在清末之後極力想「學貫中西」,但一生時間太短。

只錢鐘書類,窮其一生達至文學百科全書式的學貫中西,中國詩詞與西方文學比較;或楊憲益、余國藩將紅樓夢和西遊記譯成英文,與文化名詞翻譯的困難搏鬥,一生幾十年就這樣完了。

但錢鐘書和楊憲益無法將他們在文學上的學貫中西,延伸到中西方的文化思想,也無法由應用角度為中國人指出一條通往現代之路。

西方的自由主義由十八世紀末開始,總分為上下兩期。第一期,西方的自由主義者由大自然春夏秋冬的秩序,思考人和宇宙的關係,漸漸對於神學裡的上帝,有了新的認識。前期自由主義者認為:上帝的神聖、自然秩序、人性,應該是三位和諧一體。自然的秩序是上帝意志的體現,人性的發展,也與自然配合,不應該有衝突。

西方文化至此,與道家的「師法自然」有所契合。所謂「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本來中國人的生活哲學,以蘇東坡為典範,也與自然契合。但是中國文人未能將人性由儒家君臣父子倫理的束縛釋放出來,由大自然得到人性體驗的靈感。看見春花秋月,結論只是「若無閑事挂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這便略沒有出息了。

但西方的自由主義,由對自然的觀察和參與,形成了對以神權為中心的西方建制的反抗。

於是即使包括了道家精神的中國文化,再學貫中西,在這一點上也分道揚鑣。

但是到了十九世紀中之後,自由主義者由關懷人文社會,衍生了社會主義的平等思想。到了這一點上,就與中國人的傳統人文思想衝突。加上工業革命,西方的自由主義者開始有了野心,由順從自然,轉而想駕馭和操縱自然。馬克思主義的介入,令西方自由主義思想有一旁支走上了邪路。這一支勢力,目前正在回過頭來侵蝕美國的自由主義主流,鼓吹吸毒、墮胎、變性,全部是淪為反自然的質變。

中國知識份子在「五四」後也有一分支,認為要選擇共產主義。以後的災難,不必細說。

中國的自由主義到胡適梁啟超一代尚算健康,如果那時起不走上邪路,有足夠的留學生研讀文科,你自己慢慢探索,避免踏共產主義的陷阱,也就是說,中華民國在大陸正常跟隨三民主義的憲政發展,到了二十一世紀,中國人其實有機會能糅合西方自由主義的前期與道家佛家的文化,東西方的自由主義陷入魔道,中國能為全世界推出一個真正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潮。

但是現在一切已經太遲。

(文章由作者授權《看中國》轉載自《蘋果日報》。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蘋果日報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