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托海的牧羊人 新疆伊犁我心中的痛(圖)

2021-01-12 07:00 作者: 伊羅遜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我們在無盡的可以燙熟鷄蛋的戈壁灘看到藍色的海子,真能傻呆了。
我們在無盡的可以燙熟鷄蛋的戈壁灘看到藍色的海子,真能傻呆了。(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聼《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回到伊犁……

新疆伊犁是我心中的一個痛。

那幾年我每年都去新疆搞創作,社會實踐。那年我和幾位攝影人要翻過達阪雪山進入南疆塔克拉瑪干沙漠,還在烏魯木齊整了一部越野車。

可可托海在南疆,伊犁在天山的西部,那裡也有像海一樣的內陸湖巴爾喀什湖什麽的,當車行了一整天後,突然看到一片我們在無盡的可以燙熟鷄蛋的戈壁灘藍色的海子,真能傻呆了。

伊犁路上的海子沒有草,沒有樹,沒有聲音,只有清澈的水閃爍著水下圓圓的石子,一眼望不盡的湖面泛著銀色的光點。

走過這個湖就是伊犁了。

我的三舅在伊犁,我們沿著巴爾喀什湖,走進鄉村院落,當我向三舅介紹了自己後,這個滿臉風霜的大漢子像小孩子一樣失聲痛哭了。

那一天是三舅Day吧?

由於求了同車情,才得來到三舅這裡看望他一眼的恩典,一捆大菸葉塞進車廂,他們同意住一晚第二天再離開。

那一夜我和三舅都沒睡,他給我講古,講述我從未見過的姥爺和姥姥,還有舅舅和姨媽們。

悉知前後兩個姥姥生有13個孩子,3男10女,我的母親最小和老大差有20多歲,

大舅是國民黨外交官去了臺灣又到了海外,二舅上大學逃婚跑了,三舅參加了CCP(注:中共)的軍隊因爲隱瞞地主身份又有文化,被CCP清理出隊伍,三舅帶著全家逃到新疆伊犁,在伊犁一個狼群出沒的地方安營了,教那裡的遊牧民種植山東大蔥讓那裡的牧民富裕起來,自己做起了信用社,他還種了很多貝母放在菜窖裡,準備從口外運到口內(張家口),想著賣個高價錢。

沒有人到新疆看過三舅,他就像千年荒漠戈壁上的紅柳一樣,聽著都那麽遙遠。

估計姥爺是秀才、鄉村士紳那樣的人,賣房地把孩子們都送出去上學。後來被CCP定爲地主沒收了財產,共產黨在山東對地主出身的人要斬草除根,姥爺爲了不交代出走的姨和母親在哪裡,在被批鬥的台上咬斷了自己的舌頭。

再後來因爲家裡有一把獵槍的罪名,被CCP當衆槍決了,當場陪綁批鬥的一個親屬,在搶聲響起來的時候,瘋了。

三舅說起我母從小過於聰敏,事情沒發生就先知道了,叫她先知。我告訴三舅我媽在文革時因爲出身、因爲聰敏而遭到屈辱的災難,我看到三舅的淚水匯入了伊犁的那個「海子」。

三舅去世於糖尿病,因爲那裡沒有醫沒有藥。

《可可托海牧羊人》是一首新疆情歌,曲調淒美,聽了讓人會想起曾經的伊犁,我聽遍了每個人的翻唱,聽了各種樂器的演奏,其實薩克斯的演奏最讓我剜心。

来源:看中國來稿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