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引600證據:病毒源自武漢實驗室(圖)

2021-02-20 11:36 作者: 肖然

手機版 简体 5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世卫组织到达武汉病毒研究所
世衛組織到達武漢病毒研究所(圖片來源:HECTOR RETAMAL/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2月20日讯】(看中國記者肖然編譯/綜合報導)美媒《國家脈動》報導,德國漢堡大學知名科學家維森丹格(Roland Wiesendanger)引用600項證據指出,武漢肺炎(中共病毒,又稱COVID19病毒源自武漢實驗室

自中共病毒大流行發端以來,迄今有兩種有關病毒起源的觀點。一由蝙蝠傳染人類的說法,另一個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實驗室釋放出來。

維森丹格2月的研究否定以上兩種理論,即COVID19是通過動物市場或實驗室事故傳播給人類。

「對於任何一個提到的理論到目前為止,沒有科學依據的有力證據,」維森丹格說。

這位科學家在長達105頁的報告中提出疑問,「當前的全球危機實際上是自然巧合的結果嗎?冠狀病毒的巧合突變是蝙蝠在中間宿主的協助下發生的?還是科學家在執行過程中粗心大意的結果?該項目是具有全球大流行潛力的高風險研究嗎?」

為了回答這些問題,維森達爾引用了600項無可辯駁的事實來支持他的理論,即「證據的數量和質量清楚地表明武漢病毒研究所發生了實驗室事故。」

該報告的摘要概述了維森丹格的五個主要論點:

-與較早的冠狀病毒相關的流行病(例如SARS和MERS)相比,直到今天,即當前大流行爆發後的一年多,沒有發現能使蝙蝠傳播SARS-CoV-2病原體的中間宿主。因此,用人畜共患病理論來解釋大流行,並沒有足夠令人信服的科學依據。

《Inside Paper》報導指出,維森丹格的論證表明,「這間位於武漢的病毒研究所是目前世界上收集蝙蝠病原體最多的機構之一,而這些蝙蝠病原體卻發源於中國南方遙遠的洞穴。因此這些蝙蝠極不可能以自然的方式遷徙2000多公裏到達武漢,然後在緊靠病毒研究所的地方引發了全世界範圍的病毒大流行。」

-SARS-CoV-2病毒可以驚人地與人類細胞受體偶聯並穿透人類細胞。通過與冠狀病毒刺突蛋白的特殊(弗林蛋白酶)切割位點相連的特殊細胞受體結合結構域,使之成為可能。這兩種特性以前在冠狀病毒中都是未知的,它們表明SARS-CoV-2病原體是非天然來源。

-武漢市病毒學研究所的一個研究小組多年來對冠狀病毒進行了基因操作,目的是使它們對人類更具傳染性,危險性和致命性。科學專家文獻中的許多出版物證明了這一點。

-已有文獻記載,甚至在冠狀病毒大流行爆發之前,武漢市病毒學研究所仍存在重大安全缺陷。

-有大量直接跡象表明SARS-CoV-2病原體實驗室來源。據說,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一位年輕科學家首先被感染。也有許多跡象表明,SARS-CoV-2病原體最早於2019年10月從武漢市及周邊的病毒學研究所傳播。還有跡象表明,中國當局在第一時間對病毒學研究所進行了相應調查。2019年10月下半月。

該報告還指出武漢病毒研究所如何精心策劃掩蓋事實。有大量獨立證據表明,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一位年輕研究員是第一個研究這種新型冠狀病毒的人,因此是在COVID-19感染鏈的起點。該研究所網站上的條目已被刪除,並被認為已消失。

自1986年以來,維森丹格的著作已被引用35,000次以上,他審查了30多個國家和國際資助機構的提案,撰寫了2本教科書和620種出版物,並參加了130場國際會議或為其提供諮詢。他還獲得20多個獎項,包括當選為歐洲科學院院士,並獲得了漢堡科學院的漢堡科學獎。

與閻麗夢、蓬佩奧的說法不謀而合

迄今為止,全球的科學家仍沒有科學證據支持,以解釋武漢肺炎病毒是如何實現從野生動物傳播到人類身上。

世衛專家組經過一個月的調查後,其負責人表示,蝙蝠和冷凍食品仍是病毒的可能來源,值得進一步調查。但排除了病毒從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但美國政府認為中方未能提供病毒起源調查所需的透明度。

維森丹格並不是第一位提出病毒源自武漢實驗室的人。

2020年4月30日,川普總統在白宮記者會上首度講出「看到大量證據武漢肺炎來自武漢病毒實驗室。」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去年5月曾表示,有「大量證據」表明COVID19病毒起源於武漢實驗室,而不是附近的海鮮批發市場。並說,人們「高度相信」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該實驗室正研究蝙蝠病毒,又說「中國有感染世界的歷史,也有管理不及格實驗室的歷史」。

蓬佩奧並於今年1月世衛組織專家組赴武漢調查病毒溯源之際,再次提及病毒可能來自武漢實驗室的,並呼籲全世界必須繼續要求了解武漢實驗室的真相。

2020年8月,逃亡美國的中國病毒學家閻麗夢指出,她有「很多一手的臨床數據訊息來自中國醫院與政府」,病毒確實是來自解放軍實驗室,但若中共不交代他們如何改造病毒,研發出來的疫苗不會真正有效。

閻麗夢接受在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的《戰斗室》(War Room)節目採訪時指出,中方一開始稱病毒發源地是湖北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後又有消息指出可能是從當地實驗室外洩,但這都是中國官方要人相信的謊言,今年1月19日之前,中共政府發現病毒起源於海鮮市場的謊言被拆穿,就啟動「備用方案」,當外界發現這病毒不是自然演化而成,中方就開始放消息,讓外界得知是實驗室意外洩漏。

閻麗夢去年出版了兩份研究報告,指出中共軍方在6個月內就能用模板病毒製造出COVID19病毒,這場疫情大流行是「超限生物戰」的結果。

相關報導: 病毒学家闫丽梦指控中共刻意释放病毒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