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微草堂筆記】鬼也要通行文書(圖)

《灤陽消夏錄》卷一 之二十二

2021-02-23 15:00 作者: 紫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我在烏魯木齊任職時,有一次手下軍吏拿來幾十張文書,捧著墨筆請我簽批。
我在烏魯木齊任職時,有一次手下軍吏拿來幾十張文書,捧著墨筆請我簽批。(繪圖:志清/看中國)

我在烏魯木齊任職時,有一次手下軍吏拿來幾十張文書,捧著墨筆請我簽批,說:「凡是客死在這兒的人,其靈樞回家鄉,照例要給通行文書。不然死者靈魂就不能進關。」因為這個文書通行於陰曹地府,所以不用硃筆簽發,上面的印也是黑色的。

我看這文書上的行文字跡都極其低劣。我就說:「這不過是裡中小吏們變著法子撈錢罷了。應請求將軍去掉這個規矩。」

過了十天,有人報告我說,城西的墓地裡有哭,因為沒有文書回不了家鄉。我斥責他胡說八道。

又過了十幾天,有人報告鬼哭聲離城近了。我還像上次那樣斥責了他。

之後又過了十天,我住的地方牆外索索有聲。我以為是小吏在搗鬼,還是不理睬他。

過了幾天,聲音到了窗外。當時月光明亮,我親自出去尋視,什麼也沒有發現。

我的同事、御史觀成後來勸我說:「您所堅持的理很正。即便是將軍也不能責怪您。可是鬼哭卻是大家都真真切切地聽到了的,得不到文書的鬼,必定要怨恨你。何不試試給它們簽發文書,姑且堵堵那些說三道四的人的嘴?倘若鬼還哭,那麼您也有可說的了,別人也無的可說了。」我勉強聽從了他的建議,可是簽過之後,當天夜裡鬼就寂然無聲了。

又有一件事:有個軍中小吏叫宋吉祿在印房辦事,忽然昏倒在地。好久之後他醒過來說,看到他母親來了。

過不一會兒,臺軍呈上來一封公文。打開一看,是哈密縣報告宋吉祿的母親來探視兒子,在路上去世了。

您說天下什麼事沒有?儒生們談論起來,都說這很平常。我曾寫了烏魯木齊雜詩一百六十首,其中有一首道:「白草颼颼接冷雲,關山疆界是誰分?幽魂來往隨官牒,原鬼昌黎竟不聞。」說的就是這兩件事。(最後這句的意思是在《原鬼》中韓昌黎也沒有寫到這種事。」韓昌黎,韓愈,唐代接觸文學家、思想家、哲學家、政治家。)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捐助
退党
ebook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