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智庫公布國家賬本 金融風險向政府集中(圖)


金融 風險 資產
中國宏觀槓桿率遠高於其它新興經濟體。(圖片來源:Hale/Adobe Stock)

【看中國2021年2月28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正鑫綜合報導)中國社科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發布《中國國家資產負債表2020》新書,公布了中國的「家底」。中國宏觀槓桿率遠高於其它新興經濟體,金融風險向政府和公共部門集中。

一個國家的「家底」即資產負債表,這是各界關心的國家賬本。作為中南海智庫的中國社會科學院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末中國社會淨財富已經攀升至675.5萬億元(人民幣,下同),預計2020年肯定超過700萬億元。

中國社科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和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月26日發布《中國國家資產負債表2020》一書。

這本書指出,40多年來中國累積了大量財富。但是,同時也累積了不少體制性、結構性的問題和風險,因此官方將防範化解重大風險作為重要任務。

數據顯示,從金融槓桿率來看,其峰值出現在2016年年底。此外,中國企業部門槓桿率從2017年第一季的160.4%下降到2019年底的151.3%,3年間下降了9.1個百分點。不過,中國總體金融風險仍處在高位,且有向政府和公共部門集中的態勢。尤其在疫情衝擊下,中國宏觀槓桿率大幅攀升,中國總體金融風險進一步上升。

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中國宏觀槓桿率達到270.1%,比新興經濟體槓桿率208.4%高出61.7個百分點。

《中國國家資產負債表2020》指出,金融機構與政府部門風險承擔比重處在前兩位。 「考慮到中國金融企業絕大部分為國有經濟性質,再加上即便是民營金融機構,最終也有一個政府救助問題,因此相關風險損失最終還是要由政府買單。」假定金融機構的80%都由政府來擔保,那麼,最終政府部門所承擔的金融資產風險為61.3%。

書中估算,國有企業債務佔企業部門債務的比重,從2015年年初的57%上升至2018年年底的67%。

根據《中國國家資產負債表2020》的數據,無論是從資產端還是從負債端分析,廣義的政府或者說公共部門承擔的金融風險都佔到6成左右。

這也意味著,中國民眾隨時承擔著政府轉嫁的金融風險。智庫天鈞政經也指出,習近平當局也在走著金融「維穩」的險棋。

近年來,中央政府債務尤其是地方政府債務的規模不斷擴大,其債務是否可持續一直備受國內外的關注。尤其去年為應對COVID19疫情衝擊,北京當局不僅提高赤字率,發行一萬億元特別國債,還大幅增加了地方專項債券新增規模。

對此,出席《中國國家資產負債表2020》研討會的中國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指出,目前中國的地方政府債券絕大多數由商業銀行購買,特別是由地方的小銀行購買,也就是說地方政府的財政風險已經外溢到銀行系統,特別是中小金融機構裡面,使得財政風險和金融風險互溢性增強。

中國社科院金融所所長張曉晶在研討會上稱,「去各個地方調研大家都在哭窮,就是說你看我沒辦法了,應該多發地方債或者發國債來替換,大家都在要政策,要中央的免費的午餐,要來的比較容易的支持。」

中國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馬駿1月份在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CWM50)主辦的研討會上表示,中國經濟槓桿率上升得非常快,2020年前三個季度,中國宏觀槓桿率上升25個百分點,是2009年以來升幅最高的一次。槓桿率大幅上升,自然會導致未來的金融風險。

馬駿表示,有些領域的泡沫已經顯現。去年中國幾個主要的股市指數都大幅上升接近30%,在經濟增速大幅下降的情況下出現如此漲幅,不可能與貨幣無關。

責任編輯:辛荷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