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浮山異境 蘇東坡記錄的神異之事(圖)


广东 山区 桃花(16:9)
羅浮山這個地方是凡人與仙人混雜居住的地方。(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蘇東坡寫了一本記載了各種神異之事的小書《東坡志林》,記錄的神異之事頗多,例舉三例。

羅浮山異境

有個官吏從羅浮都虛觀到長壽院去遊覽,半路上看見幾十間道士居住的房子,還有個道士坐在門檻上,但他看見官吏過來並不起身問好。這讓官吏大為光火,就派人前去斥責他。奇怪的是,等所派之人走到那裡時,卻發現道士和院落都無影無蹤了。由此可知,羅浮山這個地方是凡人與仙人混雜居住的地方。

在蘇東坡看來,這等奇異境界,即便是終生修行的人都未必有機會見到,這官吏是何等人物,卻獨獨可見!即使一個普通的道士見到自己而不起身行禮,又有什麼好生氣的呢?這個官吏如此驕縱,卻能夠見到如此異象,應該是前世種下的緣份吧。

蘇氏筆下提到的羅浮山,在廣東省南部,橫跨博羅、增城二縣。《藝文類聚》卷七引《羅浮山記》曰:「羅,羅山也;浮,浮山也。二山合體,謂之羅浮。在增城、博羅二縣之境。」

羅浮山自古就是一座仙山,至今還流傳著許多神仙的故事。根據《列仙傳》和《神仙傳》所載,周靈王時,有仙人浮丘公帶著王子晉上嵩山修道,後來曾雲遊到羅浮山修行。秦時有個叫安期生的人在東海一帶賣藥、救治病患,時稱千歲翁,曾經在羅浮山澗中採菖蒲服用,今菖蒲澗因此得名,後據說在此飛升。除此之外,秦朝時還有桂父、霍龍,漢時有朱隱芝、華子期,三國時期的葛玄等,皆在此山修行或得道成仙。因此,蘇東坡言及的異象應並非虛言。

一別人間歲月多

蘇東坡聽虔州的平民賴仙芝說:連州有一個名叫黃損的僕射,他是五代時期的人,僕射應是他出任南漢時的官職。不過,他沒到退休的年齡時就選擇了歸隱家鄉。突然有一天,黃損不知去向,人們不知道他去了哪裡,也不知道他的生死。沒辦法,他的子孫就將他的畫像懸掛在家中祭拜。

沒想到,三十二年後,黃損出人意料地回到家中,並坐在大堂前的台階上,呼喊家人。他兒子剛好不在家,只有孫子出來見他。黃損索來筆硯,在牆壁上寫道:「一別人間歲月多,歸來人事已消磨。惟有門前鑒池水,春風不改舊時波。」寫罷,投筆離去,他的孫子也無法將他留住。

等到黃損的兒子回來,詢問來人的相貌,他的孫子說很像畫像中的老人家。他的後代有很多做官之人。

史載,黃損是後梁龍德二年登進士第,後官至南漢尚書左僕射。他為人耿直、重義輕利,為百姓做了很多好事,曾經捐資修築高良之邪陂,灌溉非常之廣。按照蘇東坡的記述,黃損應該是位修道者,而且有所成就。

肉身不腐

信佛的蘇東坡的好友中有幾位是高僧,比如佛印、辯才,還有韶關南華寺的住持重辯法師。堪稱書法大家的蘇東坡曾應重辯之邀,寫下了柳宗元的《賜諡大鑒禪師碑》,用於在南華禪寺刻石立碑。

重辯圓寂後,蘇東坡在嶺南回來的路上前去南華寺憑弔,時間是在北宋元符三年(1100年)十二月十九日。他來到寺中,詢問法師的墓塔。有僧人說:「師父本來應該葬在南華寺東邊幾里地的壽塔,但寺中有人不同意,所以就葬在別處,如今已有七百多天了。現在長老明公不顧反對之聲,已經將師父的法身挖了出來,重新葬在壽塔中。在打算給師父更換棺木、重新更衣時,發現師父肉身如同生前一般,衣服也依舊光鮮有香氣,那些不喜歡他的人又慚愧又佩服。」

肉身兩年多不腐爛,這說明重辯果真是得道之人啊。 

責任編輯:岳爾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