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她修成了千手觀音(十)(圖)


千手 觀音 妙善
唐僧取經路上魔難重重,觀音菩薩多次出手相救。(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歷史上帝王、將相、富貴人家能修煉得道的並不多見,你聽說過妙善公主嗎?你知道妙善公主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嗎?妙善公主捨身救父,挖眼為妙莊王治病將其感化,終於成為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

公元前6世紀父城(今李莊鄉古城村)國王,王后名寶德,未有太子,只生育三個女兒:長女妙顏、次女妙音、三女妙善。後世依據其三女姓名第一字都是「妙」推斷莊王姓妙,因此又稱妙莊王。

第十一回 遇善土指點前程 戀風景旁生枝節

話說永蓮好意勸她前行,到了村落之處再找地方休息。可是一人拗不過兩,妙善大師和保姆,因為腿酸腳軟,委實不能再走,只得放下包囊,各各找塊平淨的大石,坐下休息。

走路也有個秘訣,最忌的便是中途休息。你若走長路,到半路上覺得力疲,儘管放緩些腳前行,雖然覺得勉強,但勇氣不退,始終可以走到;若覺得力怯,便坐下休息,非但越休息越覺疲乏,並且連前進的勇氣也會因之減退,重新站起來走時,竟有寸步難行之勢哩!

她們三人都不會走慣長路,故不知此種訣竅,當時一坐下來,竟如生了根一般,恨不得就在此間過宿。還算永蓮催迫得緊,好容易催得妙善大師和保姆站起身來,撣了撣身上塵埃,正待各攜包囊往前走。不料正在此時,當頭「哇——哇——哇——」一連幾聲烏鴉叫,嚇得三人沒了主意。

永蓮道:「常言說得好,老鴉叫,禍事到,何況叫的又是吃人的烏鴉呢?我早叫你們走路,若聽了我的話,此刻相去已遠,避得過烏鴉之厄。如今卻是怎處?」

她們說話之際,四方的烏鴉,都聞聲而集,滿天空都是‘啞哇,啞哇’的叫聲,也不知共有多少。它們好似今天得到了可口的食物,大家都在那裡歡欣鼓舞,互相慶幸似的。這麼一來,把永蓮等弄得手足無措。到底妙善大師修持功深,定力堅固,卻反而坐將下去,向二人說道;「你等且都坐下來,收攝心神,休得驚慌,我自有道理。」

二人沒法,只索坐下,聽候烏鴉來啄食,那恐懼一念,早已拋向九霄雲外。但那許多烏鴉,嘴裡雖「啞哇,啞哇」地叫,在三人頭上不住地來往盤旋,卻並不下來啄食。原來心神不亂的人,異類眼中看得極偉大,是不敢驟然相侵的。烏鴉盤旋不下,也只為此。但烏鴉雖不下來啄食,卻盤旋飛鳴,圍守著三人,也終究不肯舍之而去,如此約有半個時辰。

妙善大師坐到分際,忽然覺得靈臺間光明一閃,就似乎有人告訴她道:「你這人好呆,烏鴉飛鳴,志在求食,它又不是一定要吃人。你如給它些東西,它們自去爭食,你等不是就可以脫身了嗎?你那袋中的飯干,不是很好的食糧嗎?」

妙善大師此心一動,便立刻將自己身上的黃布袋解開,抓了一大把飯干,用力向平地上撒去,烏鴉見了,果然都爭著去啄食。她於是摻撒了大半袋飯干在地,空中已不見一隻烏鴉,她這才喚同二人,各各帶了行李,三步當兩步地一路踉蹌下山,也不顧腳下高低,直奔到山麓,果真不見有烏鴉追來,方才安了心緩緩向村落前進,直走到紅日西沉,方才達到村舍。

那村中的人,見三眾打扮離奇,不像近地之人,男男女女都圍上來觀看問詢。妙善大師南無著手,向大家說道:「貧尼妙善,是興林國耶摩山下金光明寺中的住持,只因發願往朝須彌,與她二人一路行來。不料錯走了路程,出了南谷,幸蒙善者指點,才繞道越過神鴉嶺,方得到此。如今天色已晚,前面又沒村莊,不能再走,還望哪一位施主慈悲,借一席之地容過一宿,討一盂素齋果腹,別無所求。明朝一早,就得告辭的。」

大家聽說是從神鴉嶺那一邊來,都面面相覷,其中有好事的人問道:「既是從那邊來,一路上可曾遇見神鴉?」

妙善大師回說遇見,又將剛才的情形訴說了一遍,眾人聽了,齊聲說道:「奇事,奇事!這三人有何魔力,連神鴉都不去傷她們,遮莫竟是神人嗎?」

其中有個村長模樣的人向眾說道:」爾等且休囉唣,這三人呢,原不是尋常人物,修行之人,上自三十三天,下至三十六道,無不敬畏,何況神鴉又是通靈的,自然不會去難為她們了。現在既然來到我們村上,前面又是數十里沒有人煙的去處,我們就該好好地款待。老漢家中現成有著空房子,就請三位到我那裡去歇宿吧。」

妙善大師等三人都合掌稱謝,一班村人也都說道:「劉老兒,今番倒叫你當一次上門差了。三位高尼如其明天不上路的話,我們好歹輪流備齋款待,以盡地主之誼。」

說著大家散去,劉老兒便領了三人,一同到他家內,讓她們坐下,然後命家人出來相見。他一家的人,的確都是好善向道之人,一見三位高尼,忙著去燒茶送水,準備齋飯,讓三眾吃了。天色已經不早,便將她們送入一間潔淨上房,床褥整齊,十分清爽,妙善大師等就在此中打坐參禪。

次日清晨,劉老兒準備了早齋,請三人吃過,苦苦挽留。妙善大師謝道:「現在因朝山心切,不敢多留,有負老人家的盛意,只請指點前途路徑,那就感激不淺了。」

劉老兒情知留她們不得,便道:「從此間一直落北而行,走了三十里,前面有座小小山頭,名喚金輪山。你們不必翻山而過,只消迤東而行,抄過山嘴,再投北走十七、八里,就是塞氏堡,可以投宿。但在金輪山左近,卻須悄悄地從速過去,不可有所留戀,到得塞氏堡,也就沒事。前途路徑,可從那邊再行探問。’

妙善大師等三人連連稱謝,告別登程,出了村子,一直取道向北而行。起初只見一片漠漠平原,除了黃沙滾滾,白日昏昏之外,旁的一無所見,四邊連水草都尋不到。只有她們三個人在沙漠中行走,在幽寂之中,稍稍露著一點生機。她們呢,畢竟定力堅固,全不覺得有艱難畏懼之意,若在常人走到這種人煙水草都沒有的地方,誰也不免要心驚膽戰呢?

再說三人行了一程,果然遠遠望見一座山頭,斜迤在西北,雖不甚大,倒也林木森然,風景很是壯偉,這分明就是金輪山了。她們在寂寞如死的荒原走動,如今忽見一座生氣勃勃的山林,不覺精神為之一振,連腳步也覺輕了不少,鼓勇向山下面來,不多時已到了金輪山麓。

只見那座山嶺,雖不高大,卻生得怪石嵯峨,奇峰疊嶂;青青的樹木,碧碧的小草,中間還夾雜著不知名的野花,好一派宜人的風景。妙善大師看丁山景,不覺口中喃喃說道:「善哉,善哉!我等一路行了這許多的路,經過的山嶺也不少,何曾見過如此好風景!不料在這廣漠之間,卻有如此好山,這可見天地造物,出人意外了!」

她對於此間風景,生了愛之一念,於是貪看山色,流連不進。那永蓮卻從旁催促道;「大師呀,我勸你莫要恁地留戀不舍。劉老兒頃間不是曾經說過,叫我們到得金輪山下,要悄悄地從速過去,話中有因,看來此間定有什麼危險之處,我們還是快快過去吧!休再弄出枝節啊。」

妙善大師道:「劉老兒不過如此叮囑,他究竟沒有說出什麼。我看這座山生得如此可愛,也決不至於藏什麼妖魔鬼怪,況且在青天白日,看一會又怕怎的?」

永蓮道:「話雖如此說,但到底仔細為妙,貪閑玩畢竟也遲了朝山的路程。況且,我往常聽大師講過,六賊之來,都由自肇。照目下的情形講來,大師對於此山,已生了愛的意念,留,戀不舍,又動了貪的意念。一念尚不能妄興,如今兼生二念,如何了得?我們還是走吧!」

妙善大師聽了這一番話,也自警悟,收攝心神,連說:「好,好,好!——走,走,走!」

可是待要走時,已經來不及了。正是:

剛在收心處,邪魔已到來。

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責任編輯:陳錦緣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