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取豪奪盜竊國寶 康生「保護文物」的高招(圖)

2021-07-22 10:00 作者: 曾節明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左:齊白石《荷花蜻蜓》右:齊白石《墨蝦圖》 人物:齊白石
康生對文物趁火打劫,巧取豪奪。圖為齊白石作品,左:《荷花蜻蜓》,中:《墨蝦圖》。(圖片來源:看中國合成圖)

在中共高層人物中,康生是一個奇葩的複合體:一方面他是貝利亞式迫害狂;另一方面他又是國學大家——其書法和國學造詣中共黨內皆無出其右,他的書法堪稱當代中國書法大家——前清翰林院庶吉士、商務印書館董事、文化鑑賞家陳叔通認為,當代中國四大書法家:康生、郭沫若、齊燕銘、沈尹默,以康生的造詣最高,陳叔通家中就收藏有康生手書的真、草、隸、篆的四幅書屏。

書法出類拔萃之外,康生還擅長國畫、彫刻、通曉音樂,能夠演奏二胡,算一個多才多藝的人物。

康生對文物有著近乎瘋狂的嗜好,是中共黨內的公開秘密,但對康生將大量文物收藏於家中的行為,各方的評價卻迄今莫衷一是。

康生死後,中共鄧小平當局對他的控罪,就有盜竊和掠奪文物一條,鄧小平當局指控:

1968年至1972年,康生先後到北京市文管處32次,竊取圖書12080冊,竊取文物1102件。其中有大批宋元版和明版的珍本、孤本圖書,有2000多年前的青銅器,有1000年前的古硯、碑帖、書畫和印章,還有30萬年前的玳瑁化石等,都是一批具有重要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的珍品,有的還是絕無僅有的國寶。

「文化大革命」中,康生將京城有名的文物收藏家鄧拓、阿英、龍雲、章乃器、傅惜華、傅忠謨、趙元方、齊白石等人名單開出,交給心腹,煽動紅衛兵前去「抄家」,將這些名家的收藏全部集中到文物管理處,自己隨後趁火打劫,巧取豪奪。

康生多次跑到北京市文管處詢問:「傅惜華的書集中起來沒有?」並且一再囑咐:「他的書一定不要丟失和分散。」1969年10月18日上午,康生得知傅惜華的書已經「抄」出並已經集中到國子監藏書庫,趕緊驅車前往。到了又髒又冷的書庫,他一屁股坐在一個破木箱上動手挑書,就這樣,71歲的老頭子,嘴唇發紫了,鼻涕也流出來了,一個人竟挑了3個多小時。

當局還指控康生以低價強買文物:「有一次,他(康生)在文物庫房裡發現宋拓漢石經,這據傳是蔡文姬之父蔡邕書寫,國內僅存3件,是異常珍貴的文物,他從口袋裡掏出10元錢,說:「這件東西我買了。」隨後,他又看到了《臘梅三詠》,係黃庭堅真跡,極其名貴,又說:「這件東西給5元吧!」過了一會,他又看到宋畫院仿趙乾的《起蛟圖》,愛不釋手,但口袋裡僅剩下一角錢,就厚著臉皮取走了。」

但是,對於康生「盜竊、掠奪文物」的指控,康生的遺孀曹軼歐斷然否認,反而辯稱康生這是在「保護文物」,不僅無罪,而且有功。

曹軼歐說:「現在還有人說康生盜竊文物和古董。這也是莫須有的罪名。不錯,康生是喜歡鑑賞和收存文物的。他一生的花銷沒有任何的嗜好,就是愛買圖書,特別是古版書和一些古董。

1966年6月,文化大革命大「破四舊」的時候,許多很有價值的文物和古董都被作為「四舊」來破壞。康生得到消息,一面和一些紅衛兵頭頭打招呼,要他們注意保護文物,同時他親自到銷毀市場去,花錢買或者收集了許多有價值的東西。當時他就說:『這些東西如果不保護好就會毀於一旦。我現在把它們先保存起來,將來國家要的時候,我全部送還。』就這樣,他是收存了許多的無價之寶。從這個意義上講,康生不但無罪,還且有功。」

(師東兵《訪原中共中央副主席康生的遺孀曹軼歐》增刊,第六四七期)

另一位與康生共過事的人、「四人幫」幹將王力,也否認康生盜竊和掠奪文物,並認為康生保護了文物,王力指:康生對「破四舊」痛心疾首,收藏文物是為了保護,並沒有據為己有的意思,王力說:

「康生的其它文物﹐特別是善本書和部分字畫都很值錢。據谷牧同志介紹﹐康生在死前自己刻了枚「交公」字樣的圖章﹐並在自己的收藏品上都打了「交公」章。他把自己所有的收藏品都捐獻給國家﹐一分錢沒要。」

(王力《康生收藏的文物到哪兒去了》)

但是,關於康生在死前自己刻了枚「交公」字樣的圖章一事,只有王力間接證明,並沒見谷牧的本人證明,而谷牧已死,死無對證。

關於康生「盜竊文物」的指控,另一位過來人李傳俊也持否定態度,李傳俊生於1942年8月,曾任北京軍區部隊機要參謀,於1966年8月~1972年12月在中央文革辦事組工作;李傳俊指證,康生死前留下遺囑:所藏文物一律交公,不留子女。

(見:《在中央文革辦事機構的見聞》之「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的若干情況」部分口述:李傳俊原載於《炎黃春秋》2012年第11期)

然而,李傳俊的指證也是孤證,因為迄今不見「康生遺囑」的字跡或或錄音件。

筆者相信:當局對康生「盜竊和掠奪文物」的指控,肯定有誇張和失實之處,因為「一旦倒臺,就一無是處」,這是共產黨黨內鬥爭的傳統;

但是,由於當事人、證人基本已去世,以及中共當局的隱瞞,康生在利用權力之便獲取大批文物時,是否有存有據為己有的私心,已經很難證明或證偽了,但有兩點可以肯定:

其一,康生內心肯定是反對毀滅文物的;

其二,不管康生是否存有據為己有之心,康生利用職權收藏大批文物,客觀上起了保護文物的作用,使得這些文物在「文革」免於毀滅(誰敢抄康生的家?)

大陸官方的百度百科說:「康生死後的1980年夏天,中共當局在北京故宮後院舉辦了一次私人收藏品的展覽會,展出了康生的巨量收藏,作為康生「罪狀」的展覽;參觀者被價值連城、琳琅滿目的收藏驚得目瞪口呆。當時,一位參觀展覽的日本遊客說:「誰說你們中國沒有富翁?康生不就是一個嗎?」」

這等於是從反面證明了康生對保護文物,起了巨大的客觀作用。

責任編輯:辰君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