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學泰斗余英時辭世 一生反共 預言中共快垮台(圖)


史學大師余英時在美國寓所睡夢中辭世。圖為余英時生前在美國居處前留影。(中央社)
史學大師余英時在美國寓所睡夢中辭世。圖為余英時生前在美國居處前留影。(中央社)

【看中國2021年8月5日訊】史學泰斗余英時於8月1日在美國寓所睡夢中逝世,享耆壽91歲。余英時是當代最具影響力的華裔知識分子,他堅持中國文化與民主人權價值可共存,一生反共,曾預言共產黨政府「很快會垮台」。他跟香港中文大學淵源深厚,也十分關支持香港、台灣與中國的民主人權運動,他曾讚揚香港人能看清中共,並提醒台灣切記提防中共統戰滲透。

台灣中研院8月5日證實余英時(1930-2021)逝世的消息,指余英時深入研究中國思想、政治與文化史,貫通古今,在當今學界十分罕見;在中國歷史、尤其是思想史和文化史方面所作的研究,皆扮演開創性的角色,西方學界皆推崇其為二十一世紀中國史學之泰斗。

師從錢穆 與香港中文大學淵源深

綜合眾新聞、立場新聞等報導,余英時1930年生於中國天津,與香港中文大學(中大)有著極深的淵源。他1950年入讀中大新亞書院,師從國學大師錢穆,是新亞書院第一屆畢業生,曾形容「這五年中,錢先生的生命進入了我的生命,而發生了塑造的絕大作用。」

他之後赴美國哈佛大學取得博士;1973年回到中大擔任新亞書院院長,兼任大學副校長,兩年後重回哈佛任教。余英時於1974年獲選為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1978年獲香港中文大學頒發榮譽博士學位,也是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歷史學與漢學研究榮譽教授。他2006年美國國會圖書館「克魯格」人文與社會科學終身成就獎(John W. Kluge Prize),2014年獲得首屆唐獎漢學獎。

儒家發展出民主思想 共產黨破壞殆盡

余英時專長以現代學術方法詮釋中國傳統思想,公認為當代最具影響力的華裔知識分子。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余英時在2014年在新亞書院65周年講座中,指出中國文化與民主人權價值可共存,「中國文化是人文主義的,因此中國文化與現代的民主、人權應該可以連在一起。」他又強調民主是普世價值之一,對中國文化發展有益。

余英時一生反共,留下不少對共產黨本質的透徹分析。2014年他獲得唐獎漢學獎時接受聯合報專訪,指中國從儒家「以人為本」思想發展出的民主思想,要求人人有尊嚴。但共產黨從1920年代開始就極力破壞這一切,如今越來越腐敗,變成最壞的資本主義——國家的資本主義、黨的資本主義,看不見改變的希望。他舉蘇聯為例子,預言一個僅以武力(槍桿子)統治國家的共產黨政府,「很快會垮台!」

共產黨不會永存 中國將回歸文明主流

2018年,余英時接受《端傳媒》專訪時再論及中共政權本質,強調古今中外沒有出現一個全恃暴力而能傳之久遠的政權。他批評「共產黨假借『共產主義』之名,以暴力征服了中國,又用暴力統治人民至七、八十年之久」,中共透過將一切生活和生產的資料收在「黨」的手中,任意擺布士、農、工、商。

余英時也曾說過,他對中國前途並不悲觀,堅信中國傳統文化不會消失,共產黨不會永遠存在;中國總有一天會「回歸文明的主流」。

余英時也十分關心中國、香港和台灣爭取民主自由的運動,曾就六四事件、香港佔中運動和台灣太陽花學運發聲,也有很多前瞻性的見解。2014年,香港爆發爭取真普選的佔中運動,余英時同年接受台灣媒體專訪,形容在極權底下抗爭要付出代價,「坐牢是很光榮的事情」,「但香港現在反抗的不是中年人、老年人,都是年輕人、大學生,這是很可怕的,這表示會有很長期的抗爭。」

讚香港富人文傳統 學生認清中共

2016年香港發生銅鑼灣書店跨境綁架事件,余英時預見「共產黨把香港逼成真正的反對力量」。同年電影《十年》在香港上映,余英時也發表評論文章,指電影引起轟動正反映香港人民心所在,強調香港和台灣一樣不接受共產黨極權統治。

眾新聞報導,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余英時當年11月出席在台灣最後一場「公開」線上談話時,形容香港學生從中學生到大學生,是最強烈反抗共產主義的一群,反對共產黨將香港收回己有,這是因為香港有很高的人文修養。1949年以後,學者逃到香港後辦了很多大學、學院,留下很多人文傳統,在香港校園中起了很大作用,「這就是今天香港學生能夠完全不受中共意識形態影響,尤其能夠抵抗共產黨民族主義號召。」

余英時也不斷呼籲台灣人民應認清中共是最大的威脅。在同一個演講中,他表示,台灣對於共產黨的認識還是需要加強,人民修養若不能補起來,就不能對抗共產黨無所不入、想將台灣奪回的政治意圖。他2019年接受中央社採訪時,也提醒台灣人莫輕易為賺錢而妥協,「如果妥協到政治上都不顧的話,我想台灣將來就會變成第二個香港」。

最後來信贈言:人的主觀奮鬥極重要 決不能放棄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周保松5日在社交網站臉書發文悼念余英時,指上星期才收到余英時來信,正想回信時卻收到噩耗,形容「生命中極為尊敬、信賴、精神上甚為依靠的一個人走了」。

周保松抄錄了余英時來信中的話:「香港情況向民主自由相反的方面進展,我早在NY時報、電視等媒體上注意到。在短時間內,大概不易改變,但我始終相信:人類文明正途不可能被少數自私自利的人長期控制。香港自開始(1843)便享有自由,不在專制王朝手中。以香港人的覺悟程度而言,也決不甘心作奴隸或順民。但人的主觀奮鬥是極重要的,決不能放棄。但願我們有足夠的勇氣和智慧,繼續作一點事。」周保松相信,這些話一定不是只想和他一個人說,而是想和所有關心香港命運的人說。

作家陶傑也在臉書發文讚揚余英時「不僅是今日華人世界學識最博雅、學問最通達、學養最高貴之人,而且是全球對中西文化本質認知最透澈一位智者」,又相信若過去20年余英時於美國智庫講論,「今日的世界,會很不一樣」。他並分享自己過去一篇文章,當中形容余英時為「中國傳統文化了解最透徹的智者」。

責任編輯:李家宏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