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集團眾多股東都發生變化 趙薇跑了(圖)



螞蟻集團股東結構裡,那些不易被人察覺的實際得利者。
螞蟻集團股東結構裡,那些不易被人察覺的實際得利者。(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8月28日訊】2020年11月,螞蟻集團上市進程被緊急叫停,給整個行業以及資本市場帶來震動。這些人通過股權代持,是螞蟻集團股東結構裡,那些不易被人察覺的實際得利者。

只是,收到了請柬,卻沒能等來最後的狂歡。這場盛會草草收場,賓客四散,杯盤狼藉。投資了螞蟻集團,這是人情。螞蟻集團上不了市,這是事故。有關係嗎?當然有關係。這是中國資本市場最為昂貴的一場人情事故。

近一年時間過去了,螞蟻集團的股東結構,有一些的新變化。

螞蟻集團的股東結構及其龐雜

其境內股東32個,且多是私募基金。而且在私募基金的GP或LP裡,又嵌套了不少的私募基金。要瞭解背後真正持股的是誰,必須穿透到基金的最上層,找到那些具體出資的合夥人。

依據每個股東的背景,將他們大致劃分為若干不同的陣營。這一年來,螞蟻集團這32個股東,及其各自分配的股份比例,並沒有變動。但是,通過私募基金背後合夥人的協議買賣,螞蟻集團的份額,也變相實現了流通。

當然,這只是少數。科創板的股票這麼多,而螞蟻集團只有一個。雖然還沒有重啟上市,但大多數投資人,顯然更願意和馬雲站在一起,一起做時間的朋友。

被公開披露過的一次變更,就發生在這個月。在上海雲鋒新呈投資中心的LP裡,洋河股份以自有資金12.8億元,受讓了民生信託原來10億元的份額。這28%的溢價率,相信也可以給其他有意退出的螞蟻集團股東,做一個參考。

不止如此,洋河股份還斥巨資從泛海手中拿下不少民生信託的股份,直接戰略入股了這家信託公司。去年以來,「喝酒吃藥」的行情,讓洋河等一眾白酒股票飛上雲梢,難得財大氣粗了一回,甚至當起了盧志強的白武士。這在以前是難以想像的。

還有不少的變更,不涉及上市公司,所以並沒有披露出來。

比如,在中金甲子伍號這支私募中,鄭州君麟與河南東曦兩個LP,分別在去年11月和今年1月發生了投資人變更,表示公司已經易主。

去年有一家河南的地產企業,通過中金公司的私募渠道,悄悄持股螞蟻集團。以上發生的變更也意味著,那家河南地產公司最終選擇了退出螞蟻集團。只是,這一切都發生在水面之下,波瀾不驚。

還有「明天系」。螞蟻集團股東裡有兩處較為明顯的「明天系」的痕跡。一是北京京管投資中心一個叫宏瓴思齊的LP,另一個,是上海金融發展投資基金二期(壹),這支私募的管理人上海金浦有一個小股東叫西安盛和,層層穿透之後,均指向了「明天系」的關聯企業。

螞蟻集團上市叫停之後,這兩處的公司相繼進行了投資人的變更。「明天系」的痕跡被抹去。

「明天系」在螞蟻集團盛宴的角落裡隱現,很可能是一個還沒來得及處理的歷史遺留問題。它們的出現,確實非常不合時宜。

中國最不缺乏的就是這系、那系。但是「明天系」背後所代表的一種灰暗的攫利模式,依托於金融機構和影子公司大肆進行關聯交易。它操持的牌照,以及控制的金融機構實在太多了,茫茫無際的關聯交易,為金融系統積累了龐大風險。

從影子中走出來,把資本運作置於光能照射到的地方,才是「明天系」的出路。

比如,上海雲鋒麒泰這支私募,今年2月新增了幾家機構投資者,其中就包括了隸屬於「明天系」的天安人壽。天安人壽目前正處在監管和風險處置中。這個時候出資5億作為雲鋒基金的LP,間接持股螞蟻集團。這是正當的投資行為,當然可以擁有正當的利益訴求。

螞蟻集團的股東陣營裡,還有一些零零散散的變化。有的跟股東們各自當下的處境,息息相關。

比如張近東的蘇寧在雲鋒新呈的5億元份額,因為債務糾紛被凍結。新華聯主席傅軍的長石投資,也轉手了一部分其在上海麒鴻投資中心的份額。

今年3月,錢峰雷將其在雲鋒基金直接所持的份額,全部轉給了錢友定。

這是錢峰雷的父親。如此,錢峰雷個人不再通過雲鋒持股螞蟻集團,而是隱於幕後。去年11月,在螞蟻集團上市被叫停的十天後,錢峰雷在香港的街道上被砍,讓這個疊碼仔出身的寧波馬仔,再次遭遇生死考驗。僥倖逃脫後,錢峰雷還發布重金懸賞尋找真凶,該案至今未果。

錢峰雷是馬雲朋友圈裡一個很特別的存在,在阿里巴巴的美國上市以及這次螞蟻集團上市,都有深度的參與。而在阿里巴巴上市後不久,他差點因為賭資糾紛被一個溫州商人活埋。

螞蟻集團股東裡,最令人在意的一次變動,來自趙薇的母親魏啟穎。

今年3月,在上海經頤和上海麒鴻兩支隸屬於雲鋒基金的私募中,魏啟穎都選擇清退其合夥份額,從而也徹底退出了螞蟻集團的股東層。

其中,在上海經頤2445萬的份額,由雲鋒基金承接了。而在上海麒鴻,魏啟穎高達1億元的份額,轉給了一個非常神秘的公司:深圳市旗立投資諮詢有限公司。

這家公司的馬甲穿得很厚,它背後真正的實控人:澳門新賭王周焯華的太陽城集團。

周焯華,江湖人稱洗米華。同樣是「疊碼仔」出身的賭場大亨,縱橫於港澳的資本圈和娛樂圈。其在香港控制著太陽城集團、先機企業集團、帝國集團環球控股等多家上市公司。在內地,圍繞著深圳旗立,還有數十家關聯的公司,它們都是這些上市公司在內地的影子平臺,經營著周焯華在內地的龐大業務。

除了旅遊地產、網際網路金融、投資擔保等業務外,周焯華的太陽城集團,還在2019年,成為中信集團旗下典當類業務平臺中安信邦的第二大股東。中安信邦(現名中信浩華)曾經引入一些背景深厚的戰投,意圖在香港借殼上市,因故沒有成功。通過引入太陽城集團,這些戰投實現了退出。

不過,從去年開始,周焯華內地的業務,可能遇到了一些麻煩。工商資料顯示,這些影子公司的股權,有不少正因為刑事原因而被凍結,執行者均來自同一個單位:溫州市公安局。

去年7月,周焯華還曾親自出鏡進行澄清,「有跡象顯示內地公安機關正在進行一個反罪惡行動,規模是全國性的」,言下之意並非只針對太陽城。但具體牽涉何事,目前還不明朗。

趙薇似乎與周焯華沒有什麼直接交集。倒是趙薇的丈夫黃有龍,與紀曉波、仰智慧等博彩業大佬走得很近。黃有龍最近正在被人追債,而給其提供債務擔保的逄宇峰,與東北的政商界有深度的關聯。

將螞蟻集團的股份提前變現,或許也是這對充滿爭議的夫婦的無奈之舉。

但,「小燕子」走了,換來了一個「賭王」,這對於螞蟻集團的上市之路來說,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

螞蟻集團的第四大股東,上海眾付股權投資管理中心,是雲鋒基金投資螞蟻集團的主要平臺。

這支私募,也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並非在LP陣營,而是作為基金管理者的GP層面,廈門薈資股權投資合夥企業出資6731萬,加入到上海眾付的GP,成為這支私募的管理者之一。而廈門薈資背後的出資人只有一個:徐建軍。

縱觀雲鋒系列基金,這個徐建軍是螞蟻集團背後,除了馬雲等內部人士之外,持股量最大的個人投資者。

如果去年螞蟻集團上市成功,有人計算過,徐建軍憑他的持股能夠分得55億。如今,他進一步在雲鋒裡面增資,並且加入到GP陣營。相信如果螞蟻集團重啟上市,這個徐建軍將依然能夠迎來個人財富的極大爆炸。

但關於徐建軍的身份,伴隨著很多爭議。因為篇幅原因,暫且按下不表,留待螞蟻集團重啟上市之時,再來詳細拆解。

北京京管投資中心,同樣是螞蟻集團背後一個持股量很大的股東。這支私募的GP叫上海天岑。去年,上海天岑所備案的企業郵箱後綴,用tiancencapital.com,代替了此前一直使用的boyucapital.com。

上海天岑成立於2015年。當時的執行董事,叫王祖安,香港大新銀行王守業的二公子。作為一個豪門公子哥,他沒有選擇繼承家業,而是自主創業,創立天愛國際,進一步做大成為香港天海集團。旗下天海置業,雖然開發的項目並不多,但給我們留下了一個在倫敦大肆買樓的豪邁背影。

在內地,香港天海集團曾參與成立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公司,國開成都天府新區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大股東是國開金融旗下的開元基金。而在上海天岑管理的北京京管投資中心,一個很大的LP也是國開金融背景。

祖籍寧波的王祖安,還是浙商總會香港分會的執行主席。至於主席,是童小幪。而浙商總會的會長,當然是馬雲。

螞蟻集團的上市盛宴,基本可以看作是馬雲對其江浙滬朋友圈的一次慷慨的犒賞。

沒有什麼比IPO的造富能力更強,所以歷數那些規模宏大的上市案例,哪一個背後沒有一些隱秘的分羹者?京東?順豐?貝殼?真要深挖一下股東背景,你會發現,有很多資本層面的力量,真的不是企業可以拒絕的。

但這也極易令企業陷入不當政商關係的渦流。最近杭州發生的風暴,可見一斑。

無論是阿里2014年的上市成功,還是去年螞蟻集團的上市折戟,其背後,那些背景深厚的戰略股東,均在資本市場引發了極大的關注和爭議。

責任編輯:辛荷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