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掉牛仔褲 塔利班統治首日阿富汗人徹底絕望(圖)


2021年8月31日,美軍撤離阿富汗後,塔利班士兵在首都喀布爾沿街巡邏
2021年8月31日,美軍撤離阿富汗後,塔利班士兵在首都喀布爾沿街巡邏。(圖片來源:HOSHANG HASHIMI/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9月1日讯】美軍在周一宣布全面完成從阿富汗撤軍,在最後一班美軍軍機飛離了喀布爾機場後,結束長達20年的駐軍任務。8月31日是激進伊斯蘭組織塔利班(Taliban)完全統治阿富汗的首日,女子阿瑪迪要做的第一件事,即是燒掉她的牛仔褲,以及許多很可能會遭塔利班禁止的衣服。有男子穿著T恤短褲,也被塔利班用槍逼迫必須「穿得像穆斯林」才能夠出門。有民眾指稱,街上充斥絕望的氣氛,很多人都已了無生趣。

根據《衛報》報導指出,阿瑪迪(Arifa Ahmadi化名)與許多年輕人一樣,於過去20年的成長期間,阿富汗是由西方國家所支持的政府統治,使得婦女享有受教育和就業的自由。她經過了重重努力之後,7月份才進入法拉巿(Farah)海關的辦公室工作,但3周後塔利班卻已奪權,讓她一夕間失業,「塔利班要求很多女性離開工作崗位,經我觀察情況後,自己也根本不嘗試回去工作了」,「現在我的位子坐著一個留長鬍子的男人」。

塔利班曾經在1996至2001年期間,以古老的嚴格伊斯蘭律法來統治阿富汗,現今試圖向世界展現其比較溫和之面貌。但當塔利班佔領法拉巿之後,阿瑪迪還是保不住工作。她之後前往喀布爾,原本希望能夠透過外商公司來協助她逃離阿富汗。

阿瑪迪在周二表示,我今天一早就開始哭了,因為我的兄弟買一件罩袍(burka)回來給我,隨後我就把牛仔褲燒了。我哭著燒掉它們,且也將我的希望一起燒掉,再無任何事物能夠讓我開心。我只有等著死期的到來,這輩子的人生我已不想要了。

阿瑪迪說,從塔利班佔領法拉巿以來,我就覺得自己一直在崩垮,今天更覺得自己已徹底崩潰了,正在漸漸地死去。我已經無感覺了,似乎已是一個死掉女子,我的所有的一切皆於今天早晨來臨之時終結了,這座城巿的人也都與我一樣,並沒有人臉上是帶著笑容的,整座城巿已籠罩著徹底的絕望中。

周二,在喀布爾巿區內,在銀行外排著等待提款的人龍。塔利班於上周六還下令銀行開門營業,而每人每周的提款上限為200美元。

擔任工程師的卡里米(Nesar Karimi)稱,他也站在銀行門外排隊展開塔利班完全統治的第一天,而且我一早6點在銀行尚未開門營業時就來了,但有很多人都已經在排隊。我一直排至12點,可是他們卻關閉了自動提款機,聲稱現鈔已用完。這是他第二天排隊來嘗試領錢,仍依舊落空了。

他說,現場就有幾百人,「塔利班用水管抽打民眾,我本來想留下來,但現場卻一團混亂,我只好回家了」。他大半輩子皆居住在喀布爾,從來沒見過喀布爾會變成這個樣子,因為街上瀰漫著麻木的氣氛,人們都已經失去感覺,但他們不在乎了,我亦不在乎了。在我這個世代的人,人生的一切皆於幾個小時內消失了,大家都已經支離破碎。

在過去20年期間,喀布爾是阿富汗的一個最自由城巿,有新潮健身房、髮型屋,甚至人們為了流行歌曲與土耳其肥皂劇而瘋狂,可是如今大家僅能迅速改變生活的方式。在美軍最後一架軍機撤離之前,喀布爾民眾已經開始將過去20年的一切,拋於腦後,並強迫自己適應塔利班的嚴厲管治。

儘管塔利班高層官員已經多次宣稱,將會尊重一般百姓的生活,而且不會任意懲罰,可是民眾普遍不相信他們,至少不信塔利班能夠控制好他們的基層成員。住在赫拉特(Herat)的沙里非(Reshad Sharifi),他多年以來都習慣一早爬山,但此前他中斷爬山習慣已多日,而在周二決定恢復上山,但他因穿著長年慣穿的T恤短褲,而遭街上的塔利班成員攔下,並用槍指著我說,回家去,穿得像穆斯林再來。他自己從未如此傷痛,已失去了對人生的希望。

責任編輯:王君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