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恆大「套」住的三個普通人(圖)


人們在恆大總部門口
被恆大「套」住的普通人(圖片來源: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9月20日訊】恆大西南某區承諾給龐賢的返款便遲遲沒有兌現,累計到目前,他共計認購了4套房子,近200萬元投在上面。龐賢負責該城市某區域的銷售工作,而據他瞭解,他所在城市類似這樣被拖欠返款的員工房有幾千套。

動力:員工福利

過去一年裡,龐賢所在的恆大西南某片區已經開展了三次員工購房優惠活動。

恆大員工購買恆大新房,可以享受七折優惠。他記得,以往搞活動的時候,每位員工每次限享受一次購房優惠,到了今年,只要員工提供一個新手機號,便可以享受一次購房優惠,也就是說,可以購買多套。

這是一個不小的誘惑,按龐賢的說法,價值100萬的房子,花70萬買下來,再以低於市場價10萬的價格賣出去,還能淨賺20萬。對於員工來說,只要恆大給出的折扣足夠低,房子搶到就是賺到。

因此員工優惠購房開售時,熱門房源甚至出現搖號場景,在瘋搶氛圍下,從認購到上交房屋全款的時間也被壓縮到3-5天,為此,不少員工會向親朋好友眾籌,一起投資。

員工房被認為是極好的內部福利,因此,也有像龐賢一樣抱著「肥水不流外人田」想法的員工,通過各種銀行貸款湊出一筆房款,畢竟房子轉手帶來的回報要遠高於貸款利息。

龐賢給經濟觀察報算了一筆賬,他從銀行貸了將近90萬元,年化利息在5%左右,也就是一年4.5萬元,而他手頭上這4套房子,轉手出去至少可以賺40萬,如果不著急賣,甚至可以賺50萬、60萬。

員工購房之後會收到一份資金單,如果員工在接下來半年時間裏賣出了該套房,那麼恆大在收到客戶房款之後,會將員工之前墊付的資金以及銷售差額返還。

雖然各個地區具體情況不一,但是員工一般會收到口頭承諾,房子正式成交後5天或者一個月內可以收到返還的房款。當然,如果在半年或者更長的時間裏,員工找不到接盤的客戶,只能自己買下這套房子。

在龐賢看來,這樣「中間轉一道」的銷售模式能給恆大帶來很多好處:首先是資金回籠快。優惠折扣下,員工通常在新盤發布當周就能消化掉所有的員工房名額,並在隨後3-5天內上交全部房款。這個速度遠高於恆大直接將房源銷售給市面上的客戶。

其次,恆大可以先收雙份錢,第一筆是員工認購房源時繳納的全款,第二筆是真正的客戶成交時的房款。

最後,以內部優惠的形式先將房子銷售給員工,可以順利繞開備案價。

總體而言,無論員工最終能否將房子出手,對恆大來說,都已經達到了迅速提升去化率、回籠資金的目的。類似這樣的「員工福利」還包括優惠的商鋪、車位、公寓,「基本覆蓋了所有房地產產品」,龐賢告訴經濟觀察報,車位、商鋪的員工價甚至低到5折,並且推出的頻率也高於住宅。

不過,從去年開始,恆大西南某區承諾給龐賢的返款便遲遲沒有兌現,累計到目前,他共計認購了4套房子,近200萬元投在上面。

龐賢負責該城市某區域的銷售工作,而據他瞭解,他所在城市類似這樣被拖欠返款的員工房有幾千套。

壓力:全員營銷

在恆大,賣房的契機不僅來自低折扣的員工福利房。恆大一年兩次的「全員營銷」季一到,無論員工身處內勤、工程、或營銷等任何崗位,還是高層、中層或基層等任何職級,都背有銷售任務。

龐賢說,一般在四五月份以及八九月份,一年有四五個月都是全員營銷季。賣房是全員營銷季的主要任務,差不多一個星期就要賣出去一套房子。

如果任務不達標,則面臨降三級工資或者被裁員的命運,由此甚至催生了公司內部的「黃牛產業」,龐賢自己加入的「黃牛群」不下10個。「黃牛」能提供的服務應考核要求而生,小到帶客看盤,每個客戶收30塊;大到介紹購買恆大理財產品或者樓盤的客戶,每個名額收費3000元到5000元不等。

龐賢曾經有段時間也是群裡面的「黃牛」。黃牛產業的運行邏輯是,資源豐富的「黃牛」與資源匱乏的員工進行交易,最後各部門間水平基本一致。

80%的完成率是部門間心照不宣的默契,一開始業績過高的部門害怕中途被加任務,後期會有意放慢速度,而整體業績不如意的部門通過花錢購買「黃牛」手頭富余的資源,也能追上其他部門的步伐。最後大家的完成水平都在80%左右,數據既不難看,也達到了全員營銷的目的。

除了全員營銷季,還有日常分派到部門的業績任務。吳莉的丈夫在恆大東北某分公司上班,對她來說,幫丈夫完成各種考核指標是家常便飯。

「如果沒有爆雷這個事情,即便恆大突然要求員工下個月一個部門賣出去幾個車位或者幾個房子,或者還要去買理財額度,我都覺得是一個極其正常的事情,不需要討論,不需要思考。」吳莉說,結婚3年來,她幫丈夫拉過恆房通的註冊會員,完成過樓盤到訪、賣房、賣車位等各種指標。

因此今年五月份得知丈夫有銷售恆大財富理財產品的任務之後,吳莉沒有絲毫遲疑,「說實話,前面那麼多全員營銷鋪墊,到現在也有點麻木了」。當即,吳莉一家便與另一位同事各出5萬元,一起湊齊了10萬元額度。

理財產品的銷售任務也在今年下達到了龐賢的部門,考核要求,基層員工需要拉到10萬元的投資,中層20萬,而每拉到10萬元投資,員工可以拿到幾百到上千的佣金。

事實上,在龐賢看來,這個佣金與其他保險產品的銷售佣金相比並不高,大家拉動親朋好友購買恆大的理財產品主要是為了完成考核任務。不過,高回報率確實是吸引大家入手的重要原因,並且投資金額越大,理財產品回報率越高。

龐賢與其他四位員工共同湊了50萬元的理財產品額度,年利率超過8%。

除了利率,親友入資還出於一份信任,一方面是對熟人,另一方面則是對恆大「世界500強企業」的名頭。

信心:世界五百強企業

「恆大耶,世界500強企業。」在採訪過程中,雨子不斷向記者重複這句話,「如果不是因為他們是恆大,說有那麼好的東西我是不會相信的。」

雨子人生中買的第一套房就來自恆大。2013年,她和丈夫以不到7000元/平方米的價格在長沙購入一套精裝房。「小區環境真不錯,綠化也好,物業也好。」而當時首付分期的政策更是一下子拉近了兩口子對恆大的好感,本來需要一次性付清的10萬元首付,分三期支付後,雨子和丈夫每個季度只需要付3萬多。能夠以相對輕鬆的方式在長沙立足,以致於很長一段時間,雨子都對恆大懷有感激之情。

成為業主之後,雨子對恆大的瞭解也越來越深入。她知道恆大的經營板塊特別多,除了已經上市的恆大物業,還有恆大冰泉、社區生活電商平臺恆優選等等。最終所有業務都濃縮成一個標籤:恆大,世界500強。

打開恆大官網,首頁上最鮮明的文字是:恆大集團連續6年入選世界500強,2021榮登第122位。

其實,在購買恆大理財產品之前,雨子並沒有任何投資理財的經驗,一方面是出於對品牌的信任,另一方面則來自生活經驗:她曾看著在恆大工作的朋友購買過幾次,不僅本息如期兌付,並且小有回報。

說到這,雨子反過來問記者:「朋友之間,且信任恆大,換了是你,會不投嗎?我不相信,因為人也是自私的,貪心想賺錢。」

於是,在小區恆大物業人員的推薦下,雨子先後認識了三位恆大財富理財顧問。2020年初和年底,小雨分別花10萬和15萬購買了恆大財富上的兩款理財產品,到期利率分布為7.8%和8%。

這兩筆投資最後都提前兌付,小雨賺了將近2萬元。這些都令雨子更加信任恆大,每次收到本息後,雨子很快又復投了。

她陸續又投進去超過50萬。最近一次,雨子在七月底購入恆大財富上一支名為「恆國新康」的產品,投資金額30萬,固投441天,利率是11.8%。這是雨子目前為止最大手筆的一次投資。但是隨後就發生了恆大財富兌付風波。

實際上,早在去年1月7日,長沙市雨花區打擊和處置非法集資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就曾下發過紅頭文件——《關於謹慎投資恆大集團旗下公司發布理財產品的風險提示》,裡面提到「恆大集團旗下恆大財富(原恆大金服)、宸宇投資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並未取得湖南省從事金融業務的資質(金融信息中介、理財產品等)」,並提醒市民提高警惕。

這份紅頭文件也在雨子的社區刊登過,她還因此問了理財顧問,理財顧問回覆她,問題正在解決。一個星期後,理財顧問聯繫雨子反饋問題已經處理好了,雨子也就不再追問。

今年6月,恆大因商票未兌付傳聞和打折賣房等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時,雨子也沒有將之與自己的理財產品聯繫在一起。理財顧問向雨子轉發了恆大已安排自有資金136億償還即將到期美元債的消息,並且告訴她,恆大到明年3月都沒有債務需要償還,希望打消雨子對負面消息的疑慮。對此,雨子發送了幾個表情包表示並不擔心。

一直到8月中旬,理財顧問還在向雨子推銷恆大財富的新品。鑒於以往幾次提前兌付的經驗,雨子心血來潮問了一句,「九月份那筆錢能按時回來嗎」。理財顧問安撫她說,別瞎擔心,恆大垮不了。

預警信號:山雨欲來

「其實準確來說,在7月25日之後,我們就明顯感覺到公司不行了。」龐賢說。

7月25日那天,龐賢被告知,他們的銷售佣金停了。在龐賢和同事們看來,恆大停了銷售佣金就意味著停了銷售,而停了銷售則意味著這次徹底完了。

實際上,在此之前,龐賢已經感覺到公司在資金鏈上的吃緊。

去年9月份,恆大被曝資金緊張,網路上更是流傳出一份恆大致廣東省政府的「求助信」。對此,龐賢表示當時確實存在商票延期,供應商因恆大拖欠款項集體斷供的事情。

龐賢明顯感覺到,近兩年,給供應商的付款週期越來越久,從三個月到一年,再變成商票,然後是商票延期,最後是無法兌付。從採購部同事那裡,龐賢也瞭解到,供應商對公司的態度產生了反轉,最初是爭破頭想跟恆大合作,如今卻是採購部同事求著供應商幫忙幹活。

其次,裁員變得密集。龐賢印象中,幾乎每個季度都要裁員一次,每次每個部門都會有一個員工離開。通常,考核不達標的員工就在下一次的裁員名單上。另外,不少部門之間重組,只保留一個部門負責人,另一個降級。

再次,日常各種名目的罰款也抓得越來越嚴,比如下班忘了關電腦要罰款,工牌戴反了要罰款,帶手機進會議室也要罰款……而一次罰款的金額就高達200元。龐賢說,每次公司運營吃緊的時候,人事部抓考勤也就會變得嚴苛起來,「開源節流到員工身上」。

不過,7月25日的佣金停發還是出乎龐賢的意料。而他認為最後才可能出問題的金融產品也在9月初出現了波及全國的逾期未兌付風波。

目前,龐賢手頭的銷售工作已經全線暫停,四處奔走追回那200萬元房款反而成為他新的「工作日常」,「你到外邊上10年班,也掙不回來這200萬,所以我寧願花1年時間去找恆大要剩下10年的錢。」現在客戶還是隔三岔五給龐賢打電話追問網簽、交房等事情,龐賢同樣感到不知所措,有時候電話太多,他也就不接了,到下班時間則開啟手機靜音模式。

跟龐賢一樣,雨子與一群長沙的恆大業主也走上了「維權之路」,長路漫漫,她深嘆了一口氣。採訪臨近尾聲時,她問記者:「你相信恆大會破產嗎?」

吳莉的丈夫現在還在恆大正常上班,不過他接到內部通知,從這個月起所屬地區全員工資砍半。「你去告也告不贏的,因為勞動合同上的工資本來就只有一半,另一半是以績效的形式存在。」吳莉現在很擔心丈夫會失業,並且過去那麼多年,抱著「能穩則穩」的想法,一次次的考核任務他們都忍過來了。

現在他們一家有30萬元被套牢,除了5萬元的理財產品,之前為完成績效任務,還跟朋友湊了25萬合夥押了兩套恆大房子,那兩套房子因行情不好一直沒有轉手出去,他們申請了退款,但退款遙遙無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和訊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