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調查報告:中共國企世紀大醜聞(圖)

2021-12-03 20:43 作者: 成容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剛果 鈷
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非正規採礦業中的手工採礦者「挖掘者」。(圖片說明:Julien Harneis/CC BY-SA 2.0 )

【看中国2021年12月3日讯】(看中國記者成容編譯/綜合)中非論壇在塞內加爾(Senegal)首都達卡召開之際,彭博新聞社、歐洲調查合作網(EIC-European Investigative Collaborations)等十多家媒體,共同展開了名為「搶劫剛果」的調查,曝光了中共國企掠奪的「世紀大醜聞」。該調查的主要信息來源,是被泄露的來自剛果金沙薩BGFI銀行的350萬份文件。

中共利用國營企業,在全世界掠奪資源已經不是新鮮事了。但在所謂的「電池軍備競賽」中扮演關鍵角色的鈷開採,中共國企是如何讓綠色環保的理想蒙上了污名呢?

剛果民主共和國(簡稱剛果(金))蘊藏著世界上近7成的礦,根據價格數據提供商「基準礦物情報」(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BMI)的數據,10萬噸鈷中的9.3萬噸來自大型工業礦。其餘來自非正規採礦業中的手工採礦者「挖掘者」。

鈷是一種藍色金屬,包括電動汽車電池在內的許多類型電池都要用到鈷,這種礦物有助於提高鋰電池的穩定性。在全球發展清潔能源科技的趨勢下,鈷成為了地緣政治競爭的重要資源。

中國在「電池軍備競賽」中暫時領先

中國的電池製造商寧德時代(CATL),控制著世界電動車電池市場的30%左右。鈷市場的權威研究與分析公司「達頓商品」(Darton Commodities)估計,去年中國的精煉廠提供了全球85%的電池用鈷。

本文提到的國家都是剛果(金),為了方便,本文之後所述的「剛果」,都是指剛果(金)這個國家。

如果您驅車穿過剛果南部的銅鈷礦帶,在賭場、酒店、商業場所,中文標識隨處可見。

騰克豐谷魯美銅鈷礦(Tenke Fungurume)、簡稱TFM,是剛果最大的工業礦之一,由中國公司「洛陽鉬業」(CMOC)擁有80%的股份。該公司還以5.5億美元的價格購買了附近的基桑富(Kisanfu)銅鈷礦95%的股份。

同為中國企業巨頭的華友鈷業(Huayou Cobalt),在剛果擁有或持有至少三個銅鈷礦的股份,並且是鈷供應鏈中每一步的關鍵參與者,從礦山到精煉廠到電池正負極材料生產。

據總部設在英國倫敦的人權倡導組織「企業責任資源中心」(Business&Human Rights Resource Centre)的一份調查報告稱,華友鈷業在剛果成立了一家全資子公司,名為「剛果東方國際礦業」(Congo Dongfang International Mining),該公司於2015年建造了兩個鈷精煉廠。據內部消息,到2017年,華友鈷業全球市場份額已達到21%。

儘管一些電池和汽車製造商已經減少了電池中的鈷含量,但BMI表示,未來十年,鈷在該領域的銷售量將上升四到五倍。世界銀行估計,到2050年,對鈷生產的需求將增加585%。

這對大多數鈷礦所在的剛果南部的人們來說應該是個好消息,但英國企業監督組織Raid和剛果司法援助中心的律師,11月8日發布的一份報告稱,許多跨國礦業公司,以及他們僱用的分包商,創造了報酬低下的工作,使工人處於貧困之中。

Raid主任沃登伯格(Anneke Van Woudenberg)說:「鈷是綠色轉型的重要礦物,但我們決不能迴避虐待性的勞動條件,這些玷污了數百萬電動汽車所需的鋰電池。」

中國企業被指控侵犯人權

雖然中國公司主導了剛果幾乎70%的採礦業,但卻讓剛果人付出了瀋重的代價。

英國《衛報》的一項調查發現,中企的分包商僱用的工人聲稱,他們是嚴重剝削的受害者,這些剝削包括:每小時工資低至人民幣2.55元、無合同的不穩定工作,以及微薄的食物配給。在一些由中國公司經營的礦場,工人們指控遭到虐待、毆打、侮辱和種族歧視,讓人想起殖民時代的奴隸。他們指稱,中國的監管人員無視他們的經驗,相比人身安全更看重生產。他們的工資低於做同樣工作的中國工人,並受到中國主管有辱人格地對待。

另外,2016年對剛果非正規採礦業中的人權侵犯行為進行調查的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表示,主導電動車市場的公司國籍並不是他們的主要關注點。

但國際特赦的項目主任達米特(Mark Dummett)說:「問題是許多中國礦業公司拒絕對其業務透明化,對電動汽車電池的開採將對世界各地的社區產生的影響,國際特赦對此極為關注;如果頂級汽車品牌不利用他們的影響力,要求這些新的全球供應鏈以尊重人權和環境權利的方式建立起來,它有可能是毀滅性的。」

國際特赦2016年在這份名為《不惜賣命的真相》調查報告中,披露了一幅令人擔憂的「全球鈷供應鏈」圖景。國際特赦的研究人員跟隨採礦者和貿易商運載鈷礦石的車輛,從科盧韋齊的手工礦場來到姆松坡一個交易礦物的市場。在姆松坡,這些獨立的貿易商大多數來自中國,他們沒有理會礦石的來源或開採方式,而只管收購礦石。

之後,這些貿易商會向剛果一些大型公司出售礦石,而那些公司則對礦石進行加工和出口。國際特赦發現,在鈷礦貿易方面,其中一家最大的公司是剛果東方國際礦業公司。剛果東方礦業從2006年起在剛果經營業務,該公司在位於剛果的工廠冶煉礦石,並將它們出口到中國。華友鈷業在收到礦石後,會在中國進一步冶煉,然後將加工過的鈷出售給中國和韓國的電池元件製造商。這些製造商之後會向電池製造商進行銷售,而電池製造商則再向國際知名的消費品牌公司出售產品。

中國礦業公司指出,他們為剛果的收入和當地社區做出了貢獻,同時在一個充滿挑戰的環境中工作。

華友鈷業表示,其子公司剛果東方礦業已經為當地社區做出了重大貢獻,包括組織農業教育、建造和翻新學校、設立醫療診所以及為當地村莊提供水電。

但在卡瓦馬(Kawama),似乎沒有這些跡象,這裡聚集了一些紅磚棚子,屋頂是用石頭壓住的波紋鐵皮。

本地人科菲說:「這裡沒有飲用水,沒有電,沒有學校,沒有醫療保健。我們的社區就在剛果東方礦業旁邊,但他們沒有為我們做任何事情。」

一直以來,中國企業的做法是讓工人過度勞累,把他們當做低等人對待。根據「企業責任資源中心」最近的一份報告,中國在非洲經營的102家公司被指控侵犯人權679次,這個數字還在持續上升。「一帶一路」倡議在烏干達、肯尼亞、剛果民主共和國和辛巴威造成了最多的嚴重侵犯人權記錄。

中國企業如何獲得了剛果礦產的主導權?

那麼,既然中國企業對待工人如奴隸,剛果政府怎麼不管呢?前面說的媒體集團曝光的「搶劫剛果」的調查報告,就具體披露了在剛果運作的中國企業及其負責人,以及來自中方的巨額資金是通過何種渠道轉向剛果前總統卡比拉(Joseph Kabila)及其親友的。這其實是中共在剛果超過15年的收買過程。

主要內容涉及一家擁有礦產運輸主幹道的公司如何將大量收入轉給一家由中國人都偉控制的剛果建築公司(CCC),然後這家建築公司又如何把錢轉向跟剛果前總統有密切關係的公司和個人,各個公司之間的關係錯綜複雜,大量資金通過現金的方式提取,很難查到後續的流向。

調查發現,至少有1.38億美元的資金,被他的公司通過BGFI銀行轉給了卡比拉總統和他的家人。這些賄賂幫助中國公司接管了剛果的大部分採礦業。

值得注意的是,剛果建築在這些中國礦業國企和卡比拉總統家族之間秘密地充當了中介。比如調查稱,2013年2月與7月,剛果建築公司收到來自中國與香港註冊在避稅天堂英屬維爾京群島的1800萬美元的資金,而這些公司之間表面上並沒有任何關聯。剛果建築在同一天轉移了資金。資金轉賬的原因據稱是建築費用或其它費用,而事實上,都偉的剛果建築公司與建築項目沒有任何關係。

剛果人民:離開我們的土地,離開我們的礦產!

在中國企業繼續收買腐敗領導人的同時,100多個為控制該地區的礦產資源和土地而戰的地方和國家民兵已經挑選並瞄準了他們的敵人。簡而言之,在剛果工作的中共官員和勞工已經成為民兵組織的目標。

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Sputnik News)報導,11月28日,剛果的一個金礦被武裝襲擊,一名當地警察被殺,8名中國公民被綁架。

這不是民兵第一次對中國人下手。8月,三名中國金礦工人也在伊圖裡省(Ituri)失蹤了。

民兵們向中國人發出的信息很明確:「不要插手我們的土地和自然資源,官僚機構可能會受到影響,但我們不會讓你插手一寸土地。」

國際社會加入「電池軍備競賽」

最近,國際社會開始反擊中國的主導地位,首先是從剛果開始。

9月,北京命令南基伍省(South Kivu)的六家公司停止運營並離開剛果,因為現任剛果總統齊塞克迪(Felix Tshisekedi)是一名反共鷹派,他以中國企業非法採礦和破壞環境為由暫停了他們的業務。

2008年,剛果與中國簽署了金額高達62億美元的世紀合同,在這一框架下,中企控制的剛果華剛礦業應運而生。然而,十三年之後,礦業透明調查初期報告顯示,該世紀合同正對剛果的國家利益造成史無前例的損害。因此,齊塞克迪最近下令,重新對這項世紀合同進行談判。

在歐洲,企業也開始追趕中國的步伐。根據「達頓商品」的數據,到本世紀末,歐洲大陸預計將有28家生產鋰電池的工廠,產能將比2020年的水平增加1440%。

「達頓商品」的格本斯(Andries Gerbens)說:「中國最終將變得不那麼具有主導地位。儘管如此,它仍將是一個大玩家。」

在美國,作為總統拜登的20萬億美元基礎設施計畫的一部分,4月份宣布了1740億美元的投資,「以贏得電動車市場」。

許多電動車大牌企業已經公開承諾對礦物進行「負責任的採購」,特別是特斯拉,正在使用創新的方法來實現這一目標。

雷諾、沃爾沃、大眾和梅賽德斯-奔馳的母公司戴姆勒回應說,他們認識到負責任的礦物採購的重要性,認真對待這些指控,並將與他們的供應商討論這些調查結果。

國際關係專家納蘭(Akshay Narang)表示,中共的工業增長和科技野心是一個大騙局。這些項目往往被證明是重大的失敗。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