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猝死 曾說太累 因病請假被導師拒絕(图)


他的父母認為是導師給他分配了過多的任務,才導致他猝死。
謝鵬曾說,導師很嚴,安排了大量的工作,自己每天都在苦幹。(示意圖/StartupStockPhotos/Pixabay)

【看中国2021年12月7日讯】遼寧工程技術大學研三學生謝鵬即將在12月中旬畢業。但是,11月23日,34歲的他倒在了學校的自習室裡,再也沒有起來,在死亡證明書上寫著「心源性猝死」。

其父母準備起訴校方

據「紅星新聞」報道,謝鵬去世後,父母翻看他與導師董天文以及同學、朋友的聊天記錄,聊天中謝鵬多次提到「我現在一個人就是一支軍隊」。他說,導師很嚴,安排了大量的工作,自己每天都在苦幹,還倒貼費用做研究,結果導師還讓他延期半年畢業。他的同學們告訴記者,他們認為謝鵬已經基本具備按時畢業的條件。

謝鵬與導師董天文的聊天記錄則顯示,董天文將自己課題中的多項工作交給謝鵬,例如查找資料、撰寫課題材料以及製作PPT、幫助課題組其他成員做實驗、出差等。在生活上,他還要打掃老師辦公室、給老師燒水、送煙、去老師住所拿衣物等雜活他都得干。

今年5月他感到身體不適,到醫院檢查發現是「冠心病心律失常」。他曾在和朋友聊天中提到,嚮導師請假未獲批准。

11月23日凌晨2點32分,謝鵬在電腦裡保存了最後一個文檔。

謝鵬猝死,家屬認為是導師給謝鵬分配了過多的任務,並已經委託公益律師賈方義、郭乘希律師,準備起訴校方和他的導師。

自習室突發心臟病

11月23日10點左右,謝鵬來到學校知信樓4樓的自習室。這個自習室有數十個自習座位,謝鵬坐在靠中間位置。如果順利,還有二十天,他為期半年的延期畢業就結束了。

謝鵬突發狀況時,同學小梅在4樓的另外一個房間裡。他趕過去時,看到謝鵬躺在地上,抽搐著,舌頭外吐。約十幾分鐘後,學校醫務室的工作人員和救護車趕到了,將謝鵬送到醫院搶救。

謝鵬的父母在當日10點半左右接到學校的電話,匆忙從山東濱州市驅車趕往遼寧阜新。在醫院,他們見到了兒子的遺體,已沒有了體溫。

家裡沒人有心臟病史

謝鵬1987年出生,是家裡的獨子,父母均已年逾六旬。2010年,謝鵬從湖北工業大學工程技術學院畢業,曾在兩家公司當過助理工程師。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他辭職考研,2018年9月,他被遼寧工程技術大學土木工程學院錄取為岩土工程專業碩士研究生

家裡沒人有心臟病史,痛失愛子的二老,想要找到兒子的死因。他們知道兒子讀研期間,總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有時老謝會接到兒子的電話,大多是謝鵬從自習室去食堂的空檔時間打的。電話中,謝鵬常說自己一直在忙著做實驗、寫論文。

放假回家也在忙工作

謝鵬家在同一小區有兩套房子,父母平時住在那套低樓層的房子裡。2021年春節,謝鵬放假回家,父母也只能在飯點見著他。他一直住在另一套5樓的房子裡,有時候母親上樓看他,想和他說說話,他就做一個小聲的手勢,低聲說老師要開會安排工作什麼的。

母親看兒子一直在忙,每次到了飯點,也只是在微信上發消息,告訴兒子可以下樓吃飯了。而自從兒子過完年離開家後,就一直沒再回家。

在謝鵬讀研究生的這三年多時間裏,父母給了他很大的幫助,老謝多次轉賬給兒子,單是今年一共給了4萬元。

他已經符合畢業條件

謝鵬父母從兒子生前的微信聊天記錄中發現,今年5月,他已經跟同學說心臟不舒服,想請假回家寫論文,但是導師董天文不同意。

6月在論文答辯後,導師要他延期半年畢業。謝鵬跟朋友說,延期畢業的真正原因是導師讓他幫忙做課題。

多名學生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根據規定,參與一項發明專利即滿足申請全日制碩士研究生學位的要求,即可著手碩士畢業論文撰寫,然後準備畢業論文答辯。

而謝鵬參與了一項發明專利,專利受理時間為2019年11月14號,專利號為201911146369,2。他的畢業論文也早已經寫好。同學們認為他已符合畢業條件,在常規情況下,應該在今年6月畢業。

導師大事小事都找他

謝鵬的父母梳理了謝鵬與導師的日常微信聊天記錄。

他經常回覆導師說:

「老師,發您郵箱了」

「找到了,老師,別急」

「好的老師,沒有問題」

董天文有時晚上10點多還會給他安排工作。

從他的電腦文件看,他去世的當天至少工作至凌晨2點32分。

常熬夜 要喝咖啡提神

謝鵬父母在兒子去世後,去過他在學校旁邊租的出租屋,只有7平米左右,出租屋多是由隔板隔出的小房間,每個月500元。「謝鵬平時除了正常吃喝,沒有什麼高消費。」謝鵬的父母表示。

謝鵬去世後,家人在收拾他的衣物時,看見還有一些安神、提神的物品,比如一盒盒安神補腦液,多袋茶葉、咖啡,還有成條的香菸。

和謝鵬合租的人是他同校的學生,在他們的印象中,謝鵬經常晚睡,有時晚上熬夜白天睡覺。謝鵬睡覺的呼嚕聲比較大,有時在隔壁也能聽見。

同學小梅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自己在學校經常和謝鵬見面吃飯,「他病發前一兩個月情緒很低落。」謝鵬常說董天文老師給他派太多的活,「大事小事都找他。」導致他經常熬夜,困了就喝咖啡、抽煙。

10月兩人見面吃飯時,謝鵬就說自己已經不太能喝酒了,心臟有些不舒服。「其實他研一時已有專利,只要把畢業論文交了,就能順利畢業,是董老師讓他延期半年畢業。」小梅說。

一直沒收到過勞務費

謝鵬曾向同學吐槽,自己「幹啥都貼錢」。

小梅還告訴記者,研究生階段,導師一般會給學生派發一些工作,但一般不會那麼重。如果接一些聯合企業的項目,研究生幫忙做的話,一般都能收到勞務費,但謝鵬一直沒有收到過勞務費。小梅說,如果出差的話,除了可以報銷差旅費,還可以報銷一定的生活費,但謝鵬出差,生活費都是自費。

患病不讓回家寫論文

謝鵬父母在翻看兒子的微信聊天記錄,看到兒子的生活充滿著「疲憊」和「煎熬」。

謝鵬多次向朋友表示,「我現在一個人就是一支軍隊」「我一個人在當5個人使」。

謝鵬和同學小陶曾談起找工作一事。謝鵬擔心如果在校期間找到工作,董天文會不簽字,讓他繼續延期畢業,他想「先畢業再說」。

謝鵬對小陶提到,「(導師)不讓走,前幾天開完組會,他又給我幾個項目,加上3個實驗,得6月畢業。」他想在12月就能畢業離開。

今年5月5日,謝鵬在微信聊天中和同學小雷說,他到醫院檢查是「冠心病心律失常」。那時他還口不離論文,「完了,回家寫大論文吧,沒招了。」5月10日,小雷問謝鵬回家了沒。「不讓走。」謝鵬回答。

6月5日,朋友小吳在微信上問謝鵬,董天文近期是否讓他幹活,謝鵬回答說,自己的「大論文換了」,原先的大論文留給了大師弟。「老董不公平沒事,還有老天爺呢。」

謝鵬與小陶的微信聊天記錄顯示,6月28日晚,謝鵬告知對方自己延期畢業了,「不讓畢業,一直幹活,一直讓修改。」

不讓畢業的真正原因

謝鵬向朋友解釋導師不讓他走的「真正原因」。

7月6日,謝鵬給小吳發來一個在河南鄭州某小區的定位,說在做實驗。謝鵬和小吳聊起他延期畢業的原因。「老董不讓我走的真正原因,後面緊接著一個混凝土的,9月還有錨桿現場實驗。」謝鵬提到他只能延期畢業半年,他沒有辦法完成大論文。他認為老師「天天讓我瞎搞,我也沒辦法。」

今年8月的時候,謝鵬稱向好友稱,自己當時一直在寫大論文,但老師不斷給他派活。

謝鵬還向小余提到自己貼錢做實驗,「感覺一萬不夠我半年的房租、吃飯、水電費、桶裝水、3個大實驗貼錢出去。哎,頭痛。」小余問謝鵬,「大實驗你們老師不給報銷嗎?」謝鵬回答說,「他只要結果,不問過程。」

還要幫師弟分析數據

謝鵬稱導師讓他給師弟實驗數據分析。

11月20日,小余發消息問謝鵬在做什麼。「寫SCI,給我大師弟實驗數據分析。」謝鵬說。小余說他都要畢業了,還管那麼事幹嘛?謝鵬表示,「我也不想,老董逼著我干。開組會說了,不寫SCI不給簽字,不幫忙不給簽字。」

謝鵬那段時間與朋友溝通中,經常提到自己很累。

謝鵬猝死後,家屬認為,延期畢業使得謝鵬情緒長期不好,並且日常過度勞累,才導致身體狀態變差。導師分配過多任務才導致謝鵬猝死。

12月4日,「紅星新聞」記者前往土木工程學院院長室,詢問謝鵬猝死一事,院長沒有予以回答。記者通過多個渠道聯繫董天文教授,但均未獲得回覆。

責任編輯:沈青玉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