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胎記轉生 和前世的子女們團聚(圖)


土耳其亞達那  果園(16:9)
阿比在土耳其亞達那有果菜園,他是果園主。(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胎記轉生

1956年1月在土耳其亞達那(Adana)這個地方,一個名叫比‧史茲爾姆斯(Abit Suzulmus)的果園主,在馬廄裡被數個果菜園園工聯手攻擊,凶手拉洛桑(Ramazan)狠狠地擊打他的腦門,阿比發出了慘叫,當場死亡。他的妻子斯海迪(Sehide)和兩個兒子聽到阿比的淒厲慘叫,尋聲衝向馬廄,結果,也被凶手殺害。遇難的是阿比的5個孩子中最年幼的兩個。一星期後,凶手拉洛桑被捕。

數月後,在離阿比家1里外的穆罕默德‧艾爾廷克里克(Mehmet Altinkilic)家出生了一個男嬰,取名叫伊士邁(Ismail),男嬰的頭上有一大塊黑黑的胎記,就像黑色疤痕。

當伊士邁長到1歲半時,有一天突然間講出了奇怪的話,講話的口吻也變了樣。當時,他和父親同睡一張床,突然說道:「我不願再在這個家住下去了,我要回去和我的子女們團聚。」

躺在一旁的父親穆罕默德聽了大為驚愕,回答說:「伊士邁!這是你的家呀!」伊士邁不理會父親,自顧自地又說出更令人驚詫的話來:「我就是被殺害的阿比‧史茲爾姆斯。50歲時被人擊破腦袋而斃命。」

充滿疑惑的穆罕默德把伊士邁的話告訴了妻子迺媲哈。迺媲哈馬上聯想到伊士邁頭上的胎記,她說:「如此說來,伊士邁頭皮上的黑色疤痕就是傷痕了。」

前世記憶伴隨「思念兒女」的濃濃情感一直滔滔不絕地流瀉出來。伊士邁看到父親烤肉,就哀求留一片給他前世的兒女送去。當父母給他從沒吃過的糖果,他一顆也不捨得吃,存起來,要送給前世的孩子。

而且,伊士邁一直懇求父母讓他回去「老家」和子女團聚,可是他的父母一直不同意。然而,從此以後,父母叫喚「伊士邁」時,他都不回應,當父母試著叫他「阿比」時才應聲。

本來,伊士邁的父母不想讓大家知道伊士邁這種奇怪的言行舉動,擔心事情傳開去引來各方人士打擾他家的小生意。但之後發生了兩件奇特的事情,讓伊士邁的事不脛而走,成了公眾的熱門話題。是什麼事呢?

兩歲的伊士邁常背著父母偷喝拉克酒(Raki),這是一種土耳其的茴香味開胃酒,而阿比生前就是特別愛喝拉克酒。有一次,伊士邁偷喝拉克酒被叔父撞見,當場被教訓了一頓。伊士邁竟回嘴說道:「少管閒事,小子!你罵我喝酒?你在我的果菜園當園工時偷喝了我的拉克酒,被我發現,我默不作聲,你現在忘恩負義。」

什麼,眼前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娃娃偷喝酒,竟然還煞有介事地回嘴。更關鍵的是,他怎麼知道我的醜事?伊士邁的叔父目瞪口呆。

還有一次,伊士邁第一次見到一位冰淇淋小販,就走過去打招呼道:「嗨!賣冰淇淋的,你認得我是誰嗎?」一副大人說話的口氣。

冰淇淋小販瞅著他道:「啊!我可不認得,小鬼。」伊士邁說:「我是阿比!你從前不是賣西瓜和蔬菜的嗎?什麼時候改行的呢?」接著他又說出了對方的一件私密事兒。就這樣,「阿比再世」的消息傳開了。伊士邁的父母也斷了守密的念頭,加上伊士邁不斷苦苦哀求,他們決定在伊士邁3歲時,帶他初訪阿比家。

當時,同行的人故意指示錯誤的道路,但伊士邁毫不理睬,一路上像熟門熟路一樣逕自走進阿比的家。伊士邁毫不費力地認出阿比的所有家人。在阿比的果園,伊士邁還說出了園工的姓名和他們的故鄉,毫無差錯。知道的人都驚嘆:「伊士邁果然就是阿比轉世的!」

伊士邁還帶著眾人走到了墳區,直接走向一個沒有標誌的墳墓前方,停住了,指著那墳墓說:「這裡是我前生最後的歸宿處。」要知道,當阿比被埋葬的時候,他已經死亡了,對墳墓的記憶從何而來呢?另外,伊士邁所說的遇害過程和警方調查的一致,只能說,伊士邁的元神見到了整個過程。人們也都認為,伊士邁額頭大大的黑色疤痕一樣的胎記,可以說,就是阿比臨死前遭到毒手的印記。

責任編輯:岳爾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