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比出國還難 下車即遭遣返(圖)

2022-01-27 06:12 作者: 高旭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過年前的火車站
過年前的火車站很蕭條(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1月27日訊】過小年了,老趙和孫女們卻不能團圓。

孩子們從北京回哈爾濱過年,沒走出哈爾濱火車站,就被直接勸返回北京。

不接受勸返的代價是:只要出站,一律大巴拉走,集中隔離14天。

而此前,老趙沒有查到任何關於「北京、海淀、低風險區」回哈爾濱受限的信息。

除了自己不能和孫女團圓,老趙還覺得對不起尿袋不離身的80多歲老岳母,「說難聽點,見一面少一面。」

16歲當兵、50多年黨齡、在某學院教書一輩子的老趙教授認為自己無能,為這事兒老淚縱橫,「孫女們到眼前了我都接不回來,我一輩子都在保衛國家,為什麼不能讓我的小家春節團圓?」

老趙獨子一家在北京生活,倆小孫女一個12歲,一個5歲。

去年就因為疫情沒回來團聚。今年放寒假,兒子早早買了火車票,讓姥姥帶孩子們,仨老小先回哈爾濱。

虎年,剛好是大孫女的本命年,老趙夫婦倆給她買好了虎頭鞋,家裡也隆重置辦了一番。大孫女淇淇喜歡運動,練了幾年跆拳道,老趙還給她準備了沙包和射箭靶、微型蹦床;小孫女悠悠最喜歡的小鹿也洗乾淨了,她總是騎著滿屋子轉。

老趙覺得,這個年,一定是熱熱鬧鬧的。

接站

從北京到哈爾濱的Z15直達列車開了10個小時,早上七點半到站。

23號一大清早,老趙就開車載著老伴兒迫不及待出發了。

以防萬一,老趙出門前又給社區打了電話,想諮詢外地返鄉的防疫政策,但是無人接聽。這個結果,他毫不意外——此前兩天,他接連給社區的4個不同座機打了7次電話,都無人接聽。

打不通電話,老趙不放心,22號這天,他開了很久車到南崗區鴻翔社區辦事處,想當面問問清楚。到了門口才發現,沒有人。附近居民告訴他,「週末不上班呢。」

北京那邊,這一天晚上9點半,倆孫女和她們的姥姥在北京順利上了火車。

老趙的心放下了一半,應該沒問題的。兒子在北京的媒體做新聞工作,瞭解的政策當然比自己多,能讓孩子們上火車,應該就能平安到達。

從1月17日起,北京市的新增確診病例開始增多,21日當天有10例確診病例。但海淀區僅在21日、22日分別確診2例、1例。老趙兒子家所在街道仍然處於低風險地區。

自從19號買火車票那天起,老趙就每天都在跟蹤查看哈爾濱的最新防疫政策,「都是說低風險地區來哈不用隔離。」

或許,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起碼不應該是最壞的消息吧。

23號的哈爾濱火車站,廣場上搭建了不少藍帳篷,老趙問火車站的工作人員:「北京海淀低風險地區來的人能回家嗎,行程碼不帶星,核酸檢測也沒問題。」

工作人員告訴他,能從北京上火車那肯定沒問題,就能出哈爾濱火車站,但是能不能進社區就不知道了,建議繼續聯繫社區的人問問。

哈爾濱火車站始建於1899年,蘑菇窗、弧面頂,呈現出濃烈的歐式復古風,這座平日裡可同時容納6000人候車的火車站,在23日早上,顯得極為冷漠。

火車站的廊橋上,老趙和老伴兒趴在欄杆上,往下俯瞰著。

接下來出現在老趙眼前的畫面是:在距離負二層出站口30米遠處,孫女淇淇、悠悠和她們的姥姥穿著紅色的羽絨服,喜慶又惹眼,但正往回走……

姥姥背著黑色的大雙肩包,斜挎一個咖色單肩包,大孫女淇淇拖著黃色拉桿箱,只有5歲的小孫女悠悠帶著羽絨服的紅帽子,搖搖擺擺走著。

老趙和老伴兒原本想著三人出站後就接上回家了,沒提前做核酸檢測,此刻,他們連進站都不可能。

老兩口就趴在地面層連廊的欄杆處,看著下方,那裡有不得不折返的祖孫三人。

忽然,老伴兒叫了聲「淇淇」,邊叫邊把手裡的一把零食扔下去,噼裡啪啦散落一地,淇淇俯身去撿。

老伴兒拋下第二把零食,小孫女悠悠才剛反應過來,跪倒在地,挪動著撿零食。

扔下去的都是孫女們愛吃的巧克力糖,如今以這樣的方式散落一地,孫女們俯身一一撿起,場面有些難堪。

老趙急了,「你(倒是)拿個袋兒啊!沒有袋兒嗎?」

「哪有袋兒?有袋兒不就好了嘛?」老伴兒聲音也不小。

撿起巧克力,孫女們跟著姥姥,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去坐定點的出租車,的哥將送她們去哈爾濱西站。

親人近在咫尺,卻無法一起回家。慌亂中,老趙想拍下孫女們的樣子,本想打開相機,卻不太熟練的打開了微信對話框,開啟了小視頻拍攝,「(小視頻進度條)轉一圈就結束了,根本不夠。」

老趙很想讓她們停留久點,多拍一會兒,但工作人員在催促,老趙也擔心著,多呆一會兒被拉上大巴去隔離咋辦!

「那就趕緊回北京吧。」

目送著她們的紅色背影,老趙又拍下了一條小視頻。

北京,哈爾濱,各回各家

還想看看兩個小孫女啊,也許還有碰面的機會?從哈爾濱站到哈爾濱西站的路上,有沒有可能?

但老趙轉念一想,火車站安排的定點的士都是老司機,自己開車水平不咋樣,追上的可能性幾乎沒有。

那就回家吧。老趙和老伴兒上了車,兩人沒有再講一句話,只剩下汽車行駛的聲音。

老趙家裡,還有一位80多歲的老岳母,尿袋不離身,還伴隨著眩暈症,前陣子險些「過去」了。這個春節又見不到孩子,「太奶奶心裏難過。」

聽老趙講了原委,老太太眼眶一紅,哽嚥著說不出話。

距離上一次見到這倆曾孫女,已經一年多了。小孩子長得快,幾個月不見就變化許多,尤其是5歲的悠悠,上次見她臉上還是滿滿的嬰兒肥。

家裡就這三位老人,一時間,氣氛凝重。

老趙沒辦法安慰老伴兒和岳母。

回北京的火車上,小孫女悠悠吐了好幾次。

他們猜測,可能是情緒大起大落後引發的腸胃不適。出發的頭天晚上,悠悠開心得不得了,一下火車還沒和爺爺奶奶打個照面,也來不及反應,就被帶上了回北京的火車,一坐又是十來個小時。

老趙心疼兩個孫女,「很懂事,很講規矩,說不讓出站不讓回家,也沒在那哭鬧。」

老趙在微信上給孩子姥姥轉去500塊錢,「給孩子們弄點好吃的。」

淇淇在視頻裡對爺爺說,火車上的飯還沒學校食堂的好吃。

悠悠已經上幼兒園大班了,視頻轉到悠悠的時候,她問爺爺,「為什麼不讓我們回家啊?」

老趙回答不出來,這也是他的疑惑。

老趙1970年入伍,隨即入黨,後來教書一輩子。「我講了幾十年的歷史課、哲學課、馬列主義課,但就是搞不懂‘防疫’這一課啊!」

這兩天,老趙和老伴兒不停忙活,把前陣子花了幾千塊錢買的年貨都裝進快遞箱,有笨豬肉、笨小雞、粘豆包,淇淇的本命年衣服和禮物也都裝進快遞箱,連帶著10個新鮮椰子,原本是要給孫女榨椰奶的,「這一時半會兒是回不來了,就都寄去北京吧。」

一共10個箱子,花了300元快遞費。老趙說,快遞員還給優惠了20塊錢。

1月25日,臘月二十三,北方小年。小孩子期待這一天,老趙的灶糖早早準備好,但現在沒人吃了。

過了小年就是大年。

這一家三口,65歲的老伴兒,70歲的老趙,80多歲的岳母,也要過年了。

原題目:孫女來自北京 下車即遭勸返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流落南方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