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史上最慘就業環境(圖)

2022-05-16 06:43 作者: 略大參考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大學畢業生在人才市場找工作
大學畢業生在人才市場找工作。(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5月16日訊】半隻腳已經踏入職場的22屆畢業生親歷著一切,有人還沒拿到畢業證,就在公司「畢業」;有人到手的職位被取消;有人成功拿到了滿意的offer;還有人乾脆躺平。

史上最大規模的一屆畢業生,遇到了可能是史上最嚴峻的就業環境。

2022年高校應屆畢業生再創新高,達1076萬。與此同時,疫情等原因導致多個行業出現大規模的裁員、縮編、降薪。許多畢業生還未完全踏出校門,就開始面臨面試取消,offer違約,被裁員。

內蒙古政府官網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4月17日,全國高校畢業生去向落實率為23.61%。智聯招聘4月發布的數據顯示,已簽約畢業生平均簽約月薪為6507元人民幣,較2021年的7395元人民幣下降約12%。中國傳媒大學發布公開信,「求助」用人單位積極展開招聘,支持本校學生就業

半隻腳已經踏入職場的22屆畢業生親歷著一切,有人還沒拿到畢業證,就在公司「畢業」;有人到手的職位被取消;有人成功拿到了滿意的offer;還有人乾脆躺平。

以下是他們的自述:

01 在學校還沒畢業,在京東先畢業了

劉陽:京東程序員

我正在準備畢業論文,但有些「畢業」不需要論文。

2021年11月,我入職了京東的安全部門。在京東的工作很累,每天9點、10點才能下班。每天都得學全新的東西,我經常週末都得把電腦帶回去學。有的實習生被逼急了,直接上網花錢請人做,我們的工作難度可見一斑。

當然也有好的地方,比如部門的哥哥們都很照顧我,他們都是業界的大牛,人也很好,和他們能學到很多東西。

好景不長,從年後開始,伴隨著京東的裁員潮,他們一個不剩地被公司裁掉。裁員規模之大讓我非常震撼,京東有個專門員工服務中心,我的幾個哥哥被裁員的時候,預約排名都到了500、600位了。

之前我對裁員的印象就是在網上看到的新聞,那時覺得裁員和自己關係不是特別大,但這次是親眼目睹,親手為他們整理東西送別他們。我當時就想裁員有一天會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果然,壞的擔憂總是很靈驗,很快我的部門整體被縮編,和其他部門合併,原定給我的轉正名額直接取消,這意味著我也被「裁」了。

從京東離開後,我又面試了米哈游,但因為疫情面試直接取消了。好在我還有個後手,去年秋招我拿到了一家市場份額排名第一的網路安全企業的offer,月薪16K左右。

但親眼目睹大裁員給我留下了心理陰影,我現在就使勁給自己多加幾層保險。因為擔心到手的offer再起幺蛾子,我已經跟聯通安全部門的朋友打好了招呼,如果offer不能履行,我就去他那兒試試。

我還安排了其他後路。

我之前在MCN機構實習過,從零做出過2萬粉絲的抖音美食號。我跟過廣告劇組,做過錄音。另外,我還在B站開了兩個自媒體號。我打算好好經營這些副業,萬一將來失業,還能混口飯吃。

對於接下來的職業生涯,我非常不樂觀。據說我拿到offer的那家企業加班特別嚴重,比996還瘋狂。公司倡導狼性文化,許多同事都不回家,從早干到晚。不過在京東待了六個多月,我對這些已經適應了。儘管身份上我仍然是學生,但在心理上,我已經成為合格社畜了。

2022屆畢業生確實很慘,我周圍的同學都特別焦慮,尤其是那些沒找到工作的。有的同學辭職以後在家待了一兩個月還沒找到工作,其中很多都是因為技術能力不強,大廠沒留下,小公司也不容易進。

找到工作的也沒好到哪去。我們班級統計過就業數據,除了三個在大公司,剩下的都在北京等城市的網際網路外包公司,平均月薪就是8000元左右。

看著這樣的就業形式,我也十分焦慮,只能加倍努力去工作。就像《四世同堂》中的老爺子,只要家裡有餘糧,有後路,大門外啥樣我都餓不死。

02 工作兩個月,我快被裁兩次了

佳佳,人力資源

我剛參加完一場老闆連續發言四個小時的會。

就在幾天前,董事長通知全國分公司集體線上開會。會議開始的前三個半小時,他從國際經濟形式談到子女教育,我聽得快睡著了,不知道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直到最後二十分鐘,老闆終於進入正題:公司要裁掉那些可有可無,對公司沒有價值的人。

我是這家公司的實習HR,但入職一個月,還沒成功招聘過一個人。我一想:「沒有價值的人」,這說得不就是我嗎?但我很平靜,別看才實習兩個月,姐姐也是經歷過裁員的人。

兩個月前,我進入一家上海網際網路租房平臺的北京分公司,為公司門店招聘店長。儘管底薪只有4500元,但成功招聘一個人就有500元獎勵,我第一個月賺了接近8000。開門紅讓我心情大好,每天都充滿希望。

但突如其來的上海疫情擊碎了我剛剛起步的職業生涯。疫情導致租房訂單驟減,部門大量縮編,我招來的人全部被公司清退,全公司的工資延遲半個月發放。我工作很努力,領導很器重我,但總公司通知領導,必須把我裁掉。

經過領導的推薦,我來到了現在這家人力資源第三方企業做招聘,主要是幫餐飲行業的客戶招聘服務員。我的底薪沒變,但原來招一人500塊的提成,變成了招一個人獎勵10塊錢。

工作中也充滿不順利。我與服務員等崗位的候選人溝通十分不順暢,甚至有的面試者因為不認識字無法入職,直到現在,我仍然沒有成功招到一個服務員。但我知道工作大環境的艱難,有活干我已經很滿意了。

沒想到新的困難這麼快又來了。餐飲行業是我們的主要客戶,在疫情影響之下,全國很多餐飲門店歇業,我們公司的訂單量也驟減,緊接著就出現了開頭的那一幕:董事長大講四個小時,最後表示公司要降薪、裁員。

董事長還表示,以後開會不要佔用正常工作時間,意思很明顯:加班。但加班加什麼呢?我每天聯繫幾十個人,回覆者寥寥,想加班都沒得加。

我能明顯感受到公司並不信任我,領導不願意給我付費的招聘賬號,也沒人帶我,教我。入職一個月,我還沒給公司創造過任何價值。看來,我又快被裁了。

03 我現在特別樂觀

武子,網路安全開發

我不喜歡談大環境好壞,我只關注個人的本事。

比如我,都說現在大環境差,我還是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一個月拿著一萬二的工資。

我在春招時順利拿到了一家網路安全企業的offer,這家企業在中國的防火牆市場佔有率排名第一,是絕對的的頭部企業。而我轉正以後月薪能達到12K,有很多漲薪機會。除此之外,我還拿到了4家小公司的offer,根本不缺工作機會。

在今年能拿到這麼好的工作機會也不容易。我的學校很差,是一所二本末流院校。但是我的技術基礎打得比較牢,大三開始就積極實習,主要是干數據分析師,雖然是不知名小公司,但也讓我的簡歷豐富很多。

除了個人能力,我也感謝自己所在的行業。今年直播、旅遊、遊戲等行業裁員確實嚴重,但我所在的網路安全對企業來說是一塊「死預算」,由於國家要求,每年都是只增不減,因此,就業受到的影響並不大。

但我的情況,在班級裡確實算少數。我看過班級統計的就業名單,大部分人都沒有找到技術的對口工作,許多去做前臺、銷售等文職崗位。少數幾個找到對口工作的,都在外包公司做程序員,那都是一些內蒙本地的「不正經」公司。

22級的就業環境確實不好,我們1萬人的公司,目前春招群裡只招了66個人。身邊的同學、學長也有很多被裁員。

一個不可否認的客觀事實是,我們這屆大學生,一半時間都是在疫情中度過的,在校時間只有2年出頭。大量的網課直接導致我的知識不紮實,線上修的課程都不怎麼會,有一次面試的時候被問到相關知識,我沒答上來,最後就挂掉了。

但這些客觀條件只能束縛多數人,你可以成為少數人,比如我現在就摸到了少數人的邊邊。不論外界怎麼看待我們22級畢業生,總之我對自己未來的很有信心,我覺得自己能發展得很好。

04 天坑專業的我們反倒更好找工作了

吳迪,機械設計

我學的就是大家說的天坑專業:機械。

機械確實坑,我們畢業以後一般都進偏遠的工廠,大量加班不說,薪資還低。你們坐在明亮的寫字樓裡,我們每天只能和鐵鏽、油污打交道,一年到頭也沒啥娛樂活動,連個女的都看不著。許多同學根本堅持不下去,幹兩年就轉行了。

但也別急著可憐我,人生就是風水輪流轉。這不,網際網路又是裁員又是降薪,我們雖然掙的還是六七千,但我們不會失業啊。

去年秋天,我通過校招簽約了一家製造業外企:恩福,成為了一名機械工程師。我每個月的薪資是6000塊,還有差不多1000塊的各類補貼。由於是外企,加班費計算很規範,實際到手還會更多。

雖然工資不高,條件艱苦,但在這樣的就業環境下,能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我已經很滿意了。

都說2022屆是最難找工作的一屆,但我們專業的就業情況反倒更好了。據學院方面透露,我們機械專業今年的就業率排到了全校第一。

去年秋招的時候,許多廠子來我們專業根本不挑人,只要是男的就要。據說今年情況也差不多,薪資待遇還相比前兩年有所提升,畢竟我們生產的都是生活必需品,不管經濟形勢好壞,人們都得用。而且只要有機床,工廠裡啥都能造,聽說我們廠子正準備改做醫療物資,以適應市場需求。

網際網路裁員的消息我也有所聽說,確實很嚇人,但網際網路不能代表所有行業,只不過大家都關注網際網路。像我女朋友是做短視頻編導的,由於疫情原因,播放量等數據甚至有所上升。

對於目前的經濟形勢,我是一點都不焦慮。我們行業雖然待遇差,工作苦,但勝在穩定,15K是我們收入的天花板,但一個有經驗的機器人在哪都有一口飯吃,40、50歲的老師傅也有廠子要,網際網路行業行嗎?

05 英語專業准畢業生,在宿舍躺平

蘇雪,無業

用我室友燕燕的話說,我正在擺爛。

對此我不愛聽,但也不否認,我現在每天的生活很簡單:吃飯、睡覺、打王者。

我焦慮嗎?都是成年人,怎麼可能不焦慮。同學都在忙著找工作,不找工作的在準備二戰,考公,留學,手頭上都有自己的事,看著他們忙碌,我心裏一萬個焦慮,但我也找不到什麼解決辦法,後來索性就逃避,同學們討論簡歷和考研的時候,我會把耳機的音量調大,不去聽。

你問我為什麼擺爛,原因很簡單,懶唄,逃避唄。我想趁著自己還是學生,再過兩個月無憂無慮的校園生活。當然等拿到畢業證,還得屁顛屁顛地去找工作。

客觀原因當然也是存在的。學校封校導致我根本沒辦法出去實習。

我不是推卸責任,但我們學校的就業意識太差,與職場嚴重脫節。部分二本高校知道自身競爭力不行,早早地就與企業合作,讓學生盡快走進職場。但我們學院並不鼓勵學生實習,直到大四還有一堆課程,到現在為止,我們班一共25人,有實習經歷的只有4人。

就業環境也確實不好,去年「雙減」導致我們英語專業失去了教培行業這一最大的就業出口。外貿行業不景氣,導致第二大就業出口也涼涼。我參加了今年春季招聘會,結果根本沒有面向我們英語專業的崗位,我也因此躺平至今。

你也別笑話我「擺爛」,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

逃避工作,是我們專業的普遍情況,我還記得一位學姐在考研失敗後哭著說:「我還是想再當幾年學生。」我們英語專業的學生普遍喜歡學習和考試,就是不願意向職場邁一步。我們專業的考研報名率也極高,全年級120人,參加考研的接近100人。教師資格證考試那天,上千人的宿舍樓幾乎空無一人。

但結果是慘烈的,今年將近100人的考研隊伍,只有15人考中。而失敗的人都沒有參加秋招,沒有offer,沒有實習經歷,很多人只能困在考試的循環裡:二戰考研、考公、考編。

我的好朋友惠敏本來沒報名考研,但今年春天發現就業形勢實在太差,已經準備在畢業後脫產考研了。周圍沒人戳穿她,但大家都明白,有時候,考試只是一種更加名正言順的「擺爛」。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楊知潮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