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暴力案受害女子身份曝光 唐山如臨大敵(組圖)


時評人士唐靖遠強調,要把這個案子稱為暴力侵害案或暴力案,是因為案件的真相恐怕遠不止「打人」這麼簡單。
時評人士唐靖遠強調,要把這個案子稱為暴力侵害案或暴力案,是因為案件的真相恐怕遠不止「打人」這麼簡單。

【看中國2022年6月21日訊】外媒報導,距離唐山燒烤店暴力侵害案已經過去11天了,但從唐山當局甚至是中共更高層的所作所為來看,可謂是「欲蓋彌彰」。有時評人士強調,要把這個案子稱為暴力侵害案或暴力案,是因為案件的真相恐怕遠不止「打人」這麼簡單;而當局處理該案出現了三大蹊蹺。

唐山暴力封堵各路記者

持續關注唐山案的時評人士唐靖遠在節目《遠見快評》上表示,唐山暴力侵害案越來越走向徐州鐵鏈女案的軌道,真相正迅速被拖入黑暗深淵。而唐山當局封殺真相的力度,已經遠超一般輿論管控,顯示該案嚴重程度非同尋常。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對外地媒體記者的嚴密管控和暴力阻攔。

6月17日,貴州廣播電視臺《百姓關注》欄目記者張巍瀚在微博上發布視頻,講述自己11日晚間抵達唐山後的經歷。張巍瀚遭到當地高鐵站工作人員阻攔,要求外地人必須提前48小時跟社區報備,取得同意才能出站。但他一直等到半夜,直到發現一出口通道無人把守,才出了站。

6月12日,張巍瀚前往燒烤店採訪時,看到市民送花並播放哀樂,但卻遭到抵達現場的警察帶走,而他則在機場路派出所遭遇警察暴力​。他遭遇強行按頭下跪、多次搜身、被破口大罵,還被扣押了7、8個小時,才獲准離開。整個過程警方都沒有給這名記者任何證明文件,而張巍瀚平安回到貴州後才敢發布視頻曝光自己遭遇的事情。此事件曝光後還一度上了微博熱搜。

《北青報》一名記者則轉發了中共海外黨媒鳳凰網編輯的一則信息,稱鳳凰網記者去到唐山後,被扣押了8小時,警察還篡改了他的口供,硬說他是去蹭流量賺錢,並將他手機中所有視頻全部刪除後才放了他,並威脅說唐山這事可大可小,如果再拍視頻隨時再抓進去。

「傳媒特訓營」也發文披露,一家名叫「新黃河」的媒體記者到唐山後也遭遇阻攔,包括出火車站時被要求填寫表格,寫明自己居住地點等,還必須簽「不外出承諾書」,出站後還要乘坐指定車輛,抵達目的地後必須人車合影作為憑證。

報導稱,如果不住小區住酒店,要提前48小時報備,如果不是當地人,又不住酒店,是無法進入唐山的,只能打道回府。

唐山為什麼會有如此嚴苛的規定?唐靖遠表示,按照官方說法是為了防疫,但唐山全區始終都處在低風險地區,現存確診數是零,所謂的疫情根本就不足掛齒。

唐靖遠強調,這是唐山當局的第一個蹊蹺大動作,為了官方聲稱無人死亡的普通傷害案將全市變成外地人進不來,進來了卻哪裡都去不了,連本地人也無法說話的獨立王國,這樣的力度跟徐州豐縣是不相上下的。顯然不是唐山市公安局單獨就能搞定,這需要唐山所有黨政司法等系統全面動員協調才能辦到。

上海律師披露:高層疑介入唐山案

提到第二個蹊蹺,則是來自上海律師的爆料。6月18日,上海市榮業律師事務所主任周雙虎律師發帖文說:「唐山的黑手已經伸到上海了?昨晚接到通知,不許我們律師接唐山的案子。」

唐靖遠表示,蹊蹺之處在於,上海律所是由上海市司法局管轄,唐山作為河北省下轄的一個地級市,不論其司法局或政法委,都無權對上海司法局這個級別更高的單位下達指令,所以禁止上海律所介入唐山暴力案的指令,只可能是來自上海市政法委,甚至是更高層級。

唐靖遠認為,連上海這麼一個跟唐山案八竿子打不著的地方都接到這種指令,唯一合理解釋就是指令是普發的,可能全國各地律所都接到了類似通知。因此周雙虎律師的說法其實不太準確,黑手並不來自唐山,而是更高層;其次,該通知嚴格說並未指明是燒烤店暴力案,而燒烤店暴力案發酵後,大批唐山民眾前往公安部門舉報自己被黑惡勢力侵害,很多案子都涉及有組織的黑惡勢力犯罪,也就是都涉及公安系統的保護傘。

因此,他推斷,這個指令是一個一刀切的指令,只要是唐山的案子都不准接。因為中共怕舉報的案子要是都被翻出來,比燒烤店更黑更可怕的事情說不定就曝光了。這對唐山、對中共來說,都是絕對的災難。

如果周雙虎的話是特指燒烤店暴力案呢?

唐靖遠表示,由於該案是由檢察院公訴的,只有兩種情況要請律師,一個是被告需要辯護律師,另一個就是原告在刑事判決之外還要打民事訴訟。

至於為何中共高層不想讓外地律師參與此案?唯一合理解釋就是不准案情的真實情況流出唐山。因為一旦外地律師介入,案情肯定包不住了,但本地律師則不敢亂說一句話。

毀滅罪證?燒烤店被拆毀

第三個蹊蹺是來自案發地點「老漢城燒烤店」。

北京眾再成律師事務所的主任律師宋中清在微博發帖說,燒烤店被正式拆除了。網傳視頻也顯示,燒烤店內的桌椅等物品已經全部清空,連天花板也正在拆毀中。

唐靖遠表示,這個動作非常經典,對中國時事稍有瞭解的人都會感覺熟悉。像2011年溫州動車事故發生後,官方簡單粗暴地把整個車頭挖坑埋了;疫情爆發後不久,官方下令拆除華南海鮮市場;徐州豐縣鐵鏈女案的輿論剛發酵,官方就將關押鐵鏈女的小黑屋夷為平地。現在輪到了唐山。

唐靖遠表示,這一系列標準化操作說明拆毀燒烤店顯然不是普通店面轉讓、重新裝修的問題,很有可能是來自官方的壓力與指令。很多人說,這在銷毀犯罪現場。因為整個案子尚未進入法庭程序,還在調查取證階段,為了徹底查清整個案情,隨時都可能需要重返現場勘察。

唐靖遠說,現在拆毀燒烤店,的確是有意在銷毀犯罪證據。在他看來,當局意圖遠遠不止於此。中共對能引發大眾輿論關注的重大事件都要拆毀事發地的相關建築和設施,更主要的目的是想抹殺大眾的群體記憶,或者說是中共重塑大眾群體記憶的開端第一步。因此官方在拆除、銷毀相關設施後,緊接著要做的就是重新編造一整套說辭來作為官方定論,一旦定論出來,跟它不同的說法就自動被貼上謠言的標籤予以封殺。不需太久時間,大眾就會接受官方的說辭才是唯一真相。

唐靖遠說,相信將來唐山官方對燒烤店暴力案給出的最終定論,恐怕都跟民間版本、甚至可能跟監控顯示的畫面不盡一致。像董志民結婚證上的小花梅與鐵鏈女容貌差異這麼大,官方都能一口咬定是同一個人;因此未來如果出現陳繼志們是正當防衛,對抗手持啤酒瓶的女性歹徒這類說法,他是不會感到驚奇的。

4名受害女子的身份曝光

民間最新傳出4名受害女子已經全部死亡,包括黑衣女子被從二樓扔下後,又遭汽車碾壓致死,兩名白衣女於11日、12日搶救無效先後去世,而被認為傷情最輕的灰衣女則在16日凌晨3點21分去世。

民間傳出4名受害女子已經全部死亡,像黑衣女子被從二樓扔下後,又遭汽車碾壓致死。
民間傳出4名受害女子已經全部死亡,像黑衣女子被從二樓扔下後,又遭汽車碾壓致死。

民間最新傳出4名受害女子已經全部死亡。
民間最新傳出4名受害女子已經全部死亡。(以上圖片來源皆為網路圖片)

此外,民間21日傳出4名被害女子的名字:陸麼琳、李琦、劉薇、朱小貞,但在中共官方封殺了所有可靠的信息渠道,並不對4名受害女子的傷情狀況給出可信證據之際,外界與媒體們只能選擇公布傳言以進行求證。

同時間,打人一方被抓捕歸案的9個人當中,已有8個人的姓名被曝光,只有一個被標注為「無名」者。坊間對這無名氏的說法不一,有人懷疑其可能是某個有背景的家庭成員,也有人猜測可能是打人一方中的一名女子。

唐靖遠在搜索大陸媒體「封面新聞」在6月13號發出的一篇採訪報導,聲稱採訪到一名在事發現場的目擊者,而其人還自稱是報警者之一。據報導表示,這位化名海先生的報警人聲稱,在報警10多分鐘後警車與120就先後來到現場,毆打過程只持續4分鐘左右,受傷4名女性中,1人傷情嚴重,「救護車來了後,被打得很嚴重的那名女士躺在地上一直哭。另外兩人看起來受傷不太嚴重,還有一人自己上了救護車。」

對此,唐靖遠強調,這篇報導的說法與官方通報基本一致,民間爆料者卻說是造假撒謊。誰的說法更可信呢?唐靖遠說,陸媒在政治高壓下擺拍造假早就是常態,尤其是這家媒體極可能是通過當地警方才獲得報警人的聯繫電話,而進行採訪,否則外地記者不太可能如此迅速就能在當地挖到一名不願真名示人的報警者。

唐靖遠接著說明,從唐山近期封鎖各路記者的力度能看到,以當地如此全方位動員的危機公關規模,確實很難確認這名報警人身份,他究竟是一名真實的目擊者,還是一名便衣公安在執行維穩任務、背著台詞?

最後,唐靖遠再次強調,唯一能夠澄清真相的途徑只有一個,就是讓受害人本人及其家屬公開接受媒體的訪問,講述她們的經歷;同時公開燒烤店完整的所有監控記錄及機場路派出所出警的執法視頻記錄,這是確認燒烤店究竟發生的是打人事件或虐殺事件的唯一正確方式。

責任編輯:隅心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