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被裁掉的大廠人 不到30歲(圖)


工廠流水線作業
工廠流水線(圖片來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2年8月5日訊】我隱隱約約發現,從今年2月起,有不少杭州網際網路大廠人被裁了,這批人沒到「35歲那道坎」,甚至連30歲都沒到。

搜索「杭州網際網路裁員潮」,你會看到數條信息。

前幾年,杭州被認為是網際網路產業發展最快的城市,以阿里為首的網際網路巨頭在杭州締造了一個又一個財富神話,杭州甚至用一個新區,去承載這些爆棚的網際網路夢想,無數從那個區走出的大廠員工累積了千萬身家……

杭州還出臺了各種福利政策,吸引了北上廣深一大批年輕人落腳杭州,逃離北上廣——

買房均價不到京滬的一半,薪資卻持平甚至更高,落戶政策也十分友好,還有好山好水好風光……賺著北上廣的工資,踮踮腳還能安個家——杭州,年輕人沒理由不來。

但僅僅四五年光景,今年,網際網路裁員不再只盯著35歲以上的中年人了,它開始波及這些來杭州找一份平穩生活的年輕大廠人。

閑魚上,你甚至可以看到不少大廠杭漂開始變賣「家產」回血—小紅書上也開始頻繁出現這樣的標題:《杭州被裁員了,睡到自然醒》——

突如其來的失業,一開始,都很爽。終於不用996,時間能被自己掌控。接著,收入不穩定,工作沒著落,有人斷了供,有人準備收拾離開。截至今年3月,杭州的法拍房超過了5萬套,衝到了全國第一。

這些曾為了杭州逃離北上廣的年輕人,真在杭州也呆不下去了嗎?

跟很多被裁的杭漂聊完後我們發現,他們的確曾對這裡的生活寄予厚望。然後呢?

小北96年,3年大廠產品經理今年3月被裁

來杭3年不打算離開杭州

我大三時就確定要去網際網路工作,當時覺得大廠職場平等,可以充分發揮我的才能。杭州、寧波和上海的公司我都實習過,綜合下來,2019年的杭州房價低,網際網路公司多,城市自然景觀也好,於是就決定留在杭州。

但從入職開始,我就做好被裁員的準備了。

入職時年薪20萬左右,屬於大廠「底層勞工」,剛進廠,部門就陸續裁了兩個人。裁到我的時候,只有一種感覺:認命。

被裁,是我們「底層勞工」的宿命,賠償少,所以更容易被優化。這次比較意外的是,我們整個部門都被砍掉了,其中包括兩位10多年的老員工。

HR給了兩個選擇,要麼離職,要麼轉崗。我才20多歲,還年輕,有底氣,就選擇拿賠償走人。但我有4個同事選擇的是轉崗,其中包括那兩位80後的老員工——有孩子有家庭,還背著房貸,確實身不由己。

網際網路大廠就是這樣。在你年輕的時候,確實有更多出頭的可能性,但這不是一個越熬越老越值錢的行業。

被裁員後,我沒有去找工作。目前杭州就業市場太差,大把優秀人才競爭,各個公司的head count(招聘人數)也鎖了,很難找到好工作。

我有一個朋友,之前換工作,不停會有獵頭來找,如今簡歷投出去完全沒有回音,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才勉強找到一個外包的崗位。

所以我決定先試著做下自媒體,目前做了3個月,也就賺了三四千塊,接下來我給自己一年的時間,如果不能跟之前的收入持平,我就去上班。

我分享了一些裁員賠償的視頻,經常會在凌晨三、四點來了一波流量峰值,肯定是和我有相同境遇的人愁得睡不著了。

小北的媽媽讓她去考公務員,據小北說,被裁的人當中,至少70%-80%都還是繼續選擇去網際網路工作。有10%左右,會選擇去考研、考編和考公。

以前我覺得杭州宜居,留下的理由很多,如今只是因為男朋友在這裡。

現在的我,患了裁員PTSD。被裁過一次之後,就像是碰到了一個渣男,讓你覺得不敢再去愛,怕又被甩、被裁、被傷害。

大劉95年,前大廠視頻編導今年6月被裁

來杭10年不打算離開杭州

大劉發布了遛狗廣告。遛狗是真的。我們家有這個需求,想著別人可能也有,如果真有人下單,一天的飯錢不就出來了!

除了幫人遛狗,我還去接一些廣告片,這是我主要的收入來源。這個月我把稅後工資賺出來了,業績達標,下個月繼續努力。

但工作還是要找的,畢竟私活兒客源還不穩定。雖然市場整體不好,但我不是特別慌,畢竟這是個技術工種。在Boss直聘上投的簡歷,已經面了四、五家了。

我之前的職位,是在大廠的教育項目組裡當編導,干了1年半。在線教育+網際網路,你說不裁我裁誰,buff疊滿了。

當時入職這家大廠是我最好的選擇。我在杭州10年了,這是我的第3份工作,前面兩家都是傳統的影視公司。到2020年底遇到影視寒冬,而在線教育正在火熱,錢多也穩定,我就來了。

結果沒多久就遇到「雙減」,裁了一批人。到今年端午節的時候,我們項目組沒發粽子,我就有點預感又要裁員了——連粽子都沒有,得窮成啥樣了?

裁員的時候領導很痛快,直接給了N+1。我挺平靜的,在這裡拍短視頻天花板太低,上升渠道很有限。現在也算是個機會。但後來想想又開始煩躁:又要找工作了,去哪兒啊?

我現在的想法是,傳統影視、網際網路現在都不景氣,不行的話就自己幹,畢竟打工是沒有出路的。

我女朋友甚至覺得這是個好事。她覺得我在大廠的時候太安逸了,應該推自己努力一把。

網際網路確實是有泡沫的,之前覺得錢又多,又好聽。我之前在小紅書上看到有個北方的小夥子,要把老家的房子賣了來杭州,進大廠,甚至說外包崗也可以。這就真的是被大廠的名頭沖昏頭了。

現在也有很多人自己辭職走的,卷不動了唄。你得想清楚大廠究竟能給你帶來什麼,裁員讓人理智。

我沒有離開杭州的打算,畢業就留在了這裡,十年的時間,熟悉了習慣了,杭州就是我的第二故鄉,相比老家舟山,至少這裡的工作機會更多一些。

James 91年,網際網路小廠製圖師瀕臨被裁

來杭1年不打算離開杭州

一年前我在老家合肥的時候,只是個給裝修公司做圖的,對運營、網際網路這些事一竅不通,根本不懂如何把圖片價值最大化。

所以我來了杭州,這裡有阿里、淘寶、短視頻,有電商和網際網路,會給我更多的機會。

我們公司是做VR全景營銷系統的,從4月開始,就很難接到工作了。

發不出工資,老闆只能保證每個月1400多塊的社保,其他的就靠我們自己。

所以我就到閑魚上去接私活了,老闆也支持,如果接到大單,還可以整個公司一起做。

不過快3個月了,我一個訂單都沒有接到。有很多學生來諮詢,他們要交作業,覺得用VR全景的方式來呈現挺好玩的;還有很多景區也來諮詢,覺得可以在疫情非接觸環境下,利用VR全景體驗沉浸式遊園。

但99%的人因為對這一行不瞭解,聽我講解得雲裡霧裡的,預算也不夠。拍攝1張全景實景圖1000元,繪製1張3D建模圖2000元,學生付不起;整體方案3萬起步,景區也覺得貴,所以接單很艱難。

正常情況下,我的工資起碼過萬,現在我每個月收入五、六千,勉強維持開支。

小廠有小廠的好,我們人少,所以老闆提供員工住宿,這就省了一大筆錢,公司也還能撐一撐。大公司養了太多人,成本太高,所以只能直接裁員。

我是農村的,父母知道我公司快裁員了,跟我說親戚在河北搞裝修,讓我過去當個小工,可能都比現在賺得多。

但我是不會離開杭州的。

現在的局面主要是疫情影響了經濟,但事情做不下去,不代表我們做的沒有價值。

我相信,只要我們沒有被最後一根稻草壓垮,那就應該再堅持一下。

不不93年,6年大廠運營今年4月被裁

來杭6年考慮離開杭州

大學畢業後我的第一份工作在上海,但是上海房價太高,對年輕人來說,很難留下。我是江西人,杭州算是上海和老家之間最平衡的選擇,既有生活,又有工作。如今,我已經拿到杭州戶口,原本是要計畫在這裡定居的。

結果今年4月,我被裁員了,到現在為止,休息了兩個多月。

這兩個月我的精神整體較好,但是也有持續焦慮到吃不下飯睡不著的時候,這是我意料之外的,在此之前我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怎麼說,我歇夠了。

被裁後,不不準備做自媒體。

為了平衡情緒,我會像上班一樣,每天去朋友租的wework辦公室「打卡」。他們工作,我就在旁邊看書學習;他們加班到晚上10點,我也一起。

我是個不會忽然裸辭的人,每一份工作都無縫銜接。但最近市場環境不好,預判到這2個月沒有好的崗位,沒必要花精力在找工作上面。

不不的小紅書。記錄自己的經歷,分享感悟,以此做自媒體賬號,是很多年輕失業者的選擇。

最近開始找工作了,但市場行情還沒回暖。投個10個廠,只有一家有回音,HR先拿了份簡歷讓我等消息。

我看了很多工作要求,有一個感受:大廠工作找不到,我跳到中小廠總很容易吧?事實並不是這樣的。

對中小廠來講,他們更希望一個人能力寬一些,不只是專精在某一方面。而在大廠的人確實會更螺絲釘一些,長期只專注在某一個小的領域,反而不適合更小的廠。

這次是我在這6年裡經歷的第3次裁員了。第一次在18年,金融行業大調整;第二次在2020年,疫情爆發了;然後就是這次了。就感覺是經歷了一波又一波的海嘯,但這一次海嘯最猛烈,我們業務線大部分的人都被裁了。

這也是我6年來第4份大廠工作了。

如今考慮到生存,我也想離開杭州,想去別的城市找找機會。

我之前有不少同事是從北上廣退居到杭州來的,這波裁員潮沒有幾個倖存者,很多人會選擇再回流到深圳、上海這些城市,我也可能回流上海。

Ending:

以前,杭州是卷累了的北上廣深大廠人的理想退守地,如今,這一波突如其來的網際網路裁員潮,讓他們開始重新審視「安全感」這3個字的含義。

離開還是留下?

採訪中,大部分年輕杭漂人都覺得,這座城市還可以再拚一拚,這種不舍,不僅僅因為杭州曾經給予過他們穩定的收入,更是因為這座城市盛放著他們的生活:很多年輕人、他們很多個人生的第一次,是在這展開的。

但裁員至少讓他們明白了一件事:沒有什麼系統是能永久依賴的——高薪和穩定並不等於「安全感」。

換句話說,高薪和平臺光環如果讓你更害怕失去了,反而會讓人陷入持續的惴惴不安,徹底失去構建安全感的能力。

真正的安全感需要緩慢建立,由內而外去建立。

穩住,別喪,漫長的人生中,裁員只是一個頓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三聯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