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時間】當下中國經濟面臨最緊急的三大壓力 (視頻)

評黃奇帆重磅演講 當下最緊急三件大事

2022-08-05 13:35 作者: 李靜汝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img5.secretchina.com/pic/2022/8-5/p3194441a989159995-ss.jpg
謝田時間(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2年8月5日訊】 (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據大陸媒體報導,中共原重慶市市長、復旦大學特聘教授黃奇帆,最近在大陸的一次經濟論壇上,被稱為重磅的中國經濟現狀長篇演講文章,在網上廣泛流傳。據悉,黃奇帆在文章中稱中國經濟當下有最緊急的三件大事,包括改革、開放、創新三個方面。對於黃奇帆就中共經濟的一些觀點論述,看中國記者就此採訪了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博士。

黃奇帆的中國經濟三重壓力

據悉,在黃奇帆的演講文章中首先提出了目前中國經濟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和預期轉弱的三重壓力。謝田對此評析指出:「黃奇帆是中共黨務官員,所以不免帶有一些政黨政治色彩。他提到的,需求收縮、供給衝擊和預期軟弱三重壓力,我只能同意他說的其中一個,就是供給的衝擊。

我想他應該指的是供應鏈的衝擊,國際供應鏈開始轉移離開中國,造成供應鏈的中斷,對中共經濟是一個很大的衝擊,這點我也同意。

但是需求收縮的話,我覺得不是那麼回事。他的需求收縮意思是說中國老百姓不花錢,消費者不花錢,需求減少了。這個實際上是需求很低迷,因為中國民眾、廣大消費者被中國的房價、醫療、教育這些支出給壓榨了,沒有太多可以支配的收入。而且這個不是現在才面臨的壓力,一直都有這個問題。

至於他說的預期轉弱,這個更談不上是個壓力了,因為是你自己的預期,你希望怎麼樣。比如中共維穩的時候有穩預期。穩預期實際上是操縱輿論、操縱聲勢,讓人們來相信中共那些謊言。所以我看不出是一種壓力。」

謝田-中共經濟當下面臨三重壓力

謝田進一步指出:「我倒認為中國經濟目前也確實存在著三重壓力。第一重壓力實際上是信用和借貸的問題,這個包括信用危機。中國老百姓對銀行的信用喪失,包括出現銀行擠兌,比如我們看到鄭州等很多地方銀行都出現了擠兌問題。還有最近這些停貸、斷供問題,這些都跟這個銀行信用、資金短缺有關,這是一個壓力。

第二個壓力就是供應鏈,黃奇帆提到的。供應鏈是國際供應鏈的斷裂對中國的衝擊,還有國際供應鏈的轉移,離開中國的衝擊。

第三個壓力我認為是一個非常大的壓力,實際上就是失業。中國現在失業問題非常嚴重,官方自己承認的數字年輕人的失業率就是高達20%。美國當前整體的失業率只有3%點幾。這樣一對比你就知道,中國實際上相當多的人現在失業了。現在夏天剛剛的1060萬大學生畢業,基本上畢業就是失業,所以應該是中國經濟當下面臨的三重壓力。」

內循環八個堵點-政府行為不當所致

據悉,黃奇帆在演講文章還談到了中國國內大循環存在有八個堵點。謝田對此進行了分析並認為:「我覺得很多實際上是政治性的問題,或者是政府行為不當造成。比方第一個問題是地區間過度競爭產生的負面效應。中國實際上沒有什麼過度競爭的問題,它實際上是有地方保護的問題,比方你要開一個浙江省杭州市的汽車的牌照,你在這個省怎麼樣,去了其它省會怎麼樣,或者各個省設的關卡等這些東西。

如果中國國內市場完全開放、完全自由競爭的話,這實際上對中國百姓是有好處的。但是對中共的很多國企是沒有好處的,地方政府他們需要維持競爭壁壘。這就是說政府做法,實際上都是有害於老百姓的,這個完全是政府失當造成的。

第二個關於城鄉二元架構導致市場分割,這個也是中共統治的一個罪惡。因為中共搞了城鄉差別,搞了農村戶口和城市戶口的差別,不像任何其它西方國家,人們都沒有城鄉的隔閡,鄉下人願意到城裡打工,你就是城裡人。城裡人你要回鄉下就成為鄉下人。只有中共這個萬惡的戶口制度來限制人們的遷徙,所以這個城鄉二元架構的市場分割,是中共自己造成的。

第三個部分領域、行政配置資源色彩濃厚。這其實就直接是中共官方操縱、控制經濟,政府來配置資源。所以這也是中共的罪惡。

第四個,物流體系不夠暢通,物流費用居高不下。這個當然就是跟剛才區間競爭有關係,這還是地方政府互相隔離造成的。

第五個不分行業存在人為的限行、限購等政策性阻礙。這個更是中共政府的問題。限制人們出行、購物也好,這就是政府做的。因為沒有商家會希望限制,商家希望任何人都可以來購買他們產品。

第六個是部分技術標準滯後,抑制的需求,它的鋼鐵產能利用、廢鋼煉鋼等這些循環經濟的問題,這個其實也是中共行政部門問題。你制定標準之後,你為什麼就不把它開放呢?學習先進國家的技術標準?你已經加入WTO了,你為什麼不採用最好的技術標準?

第七個是要素市場化改革急需提速,就是說要土地勞動、資本、技術這些要素,行政干預過多、市場運作不暢,還是中共的問題。

最後一個國有資本內外循環有待打通,它應該指的是這些國有資本,在海外的投資、收益,和海外回來進行投資,它提到這個資本內外循環的問題,內循環在國內,外循環就是走向國際,這個也是中共的問題。

首先國有企業的存在,就是中共一個提款機。他們可以安插他們自己的人,而且它進行壟斷。還有中共為什麼內外循環不暢呢?因為中共自己有外匯管制的限制,不讓外資自由流動。所以說來說去這八個堵點,就是中共政府在堵。

黃奇帆其實他也知道這些,但他原來就是中共政府的一員。我想這也是最可悲的,就是中國的很多教授都不能夠真正成為一個獨立知識份子暢所欲言。黃奇帆他雖然提出來了這些問題,但是差了一點,他沒有指出真正的癥結、根底在哪。」

中國為什麼不能出「專精」中小企業?

謝田還指出了黃奇帆談到了中國的中小企業停留在「雜、散、小」階段和沒有「專精特新」中小企業的深層原因。「中國很多中小企業,它做很多東西,比方它做消費者電器,又可能做工業機器,或做什麼自動化,還有可能生產電動汽車,就是很雜也很散。但它資本有限,就做得不精。

我想黃奇帆他應該對比的是有一些國家,比方日本和德國這樣的國家,他們那些家族企業、小企業雖然非常小、單一產品,但是它可以做得非常尖端。比如它可能就生產軸承,它可以做到世界上最好。

還有比方螺絲帽、螺絲、螺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比如中國的高鐵,需要很多螺帽、螺母。一般螺絲插進螺母后,在高鐵高速運行的時候會晃動,晃動可能快就會讓螺絲螺母鬆掉,鬆掉的話高鐵列車就產生安全問題。日本有這麼一個小企業,它就是生產螺絲螺母,越晃動,螺絲螺母不是越松反而越緊。這個技術非常先進,只有它這一家能夠生產出來。

還有比方說有一些在第一產業鏈中起到卡位作用的企業,核心的基礎零部件和元器件,也是生產關鍵的基礎材料,有些先進的基礎工藝、產業技術。大家都知道荷蘭阿斯麥ASML光刻機,荷蘭這麼小的國家,而這個公司幾乎就掌控了全世界晶元光刻80%以上的市場。

中共做夢也想中國有一批這樣的企業,但是因為它的政治體制、計畫經濟限制了民間企業的創新和發展。」

中國曾是製造業大國 但絕不是強國

謝田進一步指出:「我們看中共銀行扶持的貸款都是國有企業,因為中共它可以控制這些國有企業。那些私人企業、新的科技企業比方網際網路公司,中共打的打,殺的殺,兼併的兼併,實際上中共它不會讓那些私人的企業公司擁有很多技術,或者有先進的東西可以賺很多錢。這些私企不受它的管轄,中共分不到一杯羹。所以你看中共它現在就打壓他們,把這些公司吞併。

而中共的國有企業又沒有這個能力,去把這些專精特新那些先進技術、先進工藝、先進元器件製造出來。所以中共它所要求的,和它做的是相牴觸的。還有中共又不能提供這麼一個私人資本、私有財產和專利的保障。在中國如果有一個私企,一旦生產發明瞭什麼東西,馬上就被許許多多其它公司拷貝,仿冒。中國它雖然有專利法,但實際上起不到保護的作用。這也是中國為什麼算不上是一個強國。它可能曾經是一個製造業的大國,但絕不是強國。」

中國經濟是政治問題

謝田還強調:「中國如果不能夠真正自己自主的去開發創新,而是堅持中共控制國家,偷竊技術,比如通過千人計畫偷竊,中國的創新永遠只能在落後,在後面偷、抄襲。中國現在也沒有這樣一個真正促進創新的環境。

說來說去,黃奇帆說的什麼改革、開放、創新這三件事,其實對中國經濟來說,這全都是個政治問題。黃奇帆發表這樣的演講觀點,顯然他是屬於中共內部的那些改革派了,不想回到毛時代。

中國當下經濟主要問題,就是需要經濟盡快恢復起來,但是從政治角度上,習近平的清零政策,就直接傷害了中國的經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