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 出山打赌露妙算


三顾茅庐之后,张飞见刘备处处把诸葛亮当成师父一样敬奉,心里不乐意,暗自嘀咕:“大哥也是心中灌面筋--着实糊涂。你请军师,请不到白胡子姜子牙,也该打听着去请黑胡子孙武子似的人物,如今请来个乳毛未干的娃娃有啥用处?常言道: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你瞧那孔明一介书生,斯文得象个未出阁的大闺女,怎能调兵遣将?”他转念一想:“往常大哥看人入木三分,如今这么器重诸葛亮,莫非他真有些本事?也罢,待我老张先从小事上试他一试。”

张飞打定主意,便找刘备讨个差使,然后去见诸葛亮。张飞一见面就说:“我大哥让俺明天一早到襄阳城内办件事儿,天黑之后才能回来。请军师算算,明天俺老张在襄阳城内三顿饭都吃些啥。若算准了,从今往后,你叫俺上东,俺不上西,你叫俺打狗,俺不撵鸡,若算得不准嘛…”

诸葛亮笑着问: “那便怎样?”

张飞哈哈笑道:“那就请你让出军师的位儿,老老实实到我帐下当一名书吏。”

“说好便好!”诸葛亮微微一笑,两人击掌为定。

二人击掌后,诸葛亮又道:“待山人写下帖儿,明日三将军从城内回来当众宣读。若我算得不对,连到将军帐下当书吏也不配,立刻交出创印兵符,再回隆中躬耕陇亩。”说完,提笔写好帖儿,装进一个锦囊,递给张飞。

张飞连连摆手说:“请军师先放在这里。若让俺拿着,路上偷看之后改变了主意,那就难分谁赢谁输了。”

诸葛亮笑道:“三将军最讲信义.请你收好就是。”

张飞听了,怪不好意思:“虽说军师初出茅庐,年纪比自己小,但对俺如此实心,倒显得俺老张有点小家子气了。”想到这里,他接过锦囊贴身藏好, 向诸葛亮拱拱手,说回营房去了。

第二天天不亮,张飞催马来到襄阳城内。到了吃早饭的时候,张飞心里暗暗想道:“军师自出山后,常与我老张拉家常,对俺的脾气摸得一清二楚. 他准料俺进城来要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今儿个俺偏不按老规矩行事,找一家小饭铺先填个底儿。”张飞抬头看见前面有个卖烧饼的,心想:“当年在老家,自巳最爱吃大饼卷大葱,今儿个俺就这般吃食,那军师就是韩信再世,也难算出!”张飞兴冲冲地上前,先买两个烧饼,又买了两棵大葱,烧饼将大葱一夹,张开大口要吃。可是饼到嘴边,又停住了:“且住!请军师来的那天酒席上,他把俺人老八辈的事儿都问了个一清二楚,当年俺爱吃大饼卷大葱的事儿,他一准记在心里。再说原先他住在隆中,出襄阳城不远,一定对城内卖的吃食摸得挺透彻。今儿个也许他能算到俺要吃烧饼夹大葱哩!不行,我得变个古怪的吃法--用大葱卷着烧饼下肚,来它个出其不意!”张飞想好了点子,喜眯眯地往店里一坐,美美地吃起大葱夹烧饼来。

张飞忙活了一上午,等到晌午的时候,又找到那个卖烧饼的,正待再吃大葱夹烧饼,忽然又想到:“军师常夸俺粗中有细,说不定他会猜到俺这个变着吃的法子,也罢,让俺来个真真假假,随机应变,让他枉费心机。”想到这里,他把烧饼一掰两开,夹住大葱吃进肚里。

当天下午,等张飞忙乎完了,太阳也落山了,直闹得人困马乏、口渴肚饥。他正要跨进“襄阳美味”店堂去猛吃痛饮一番,猛然想到:“谁不知俺老张生性耿直,办事图快?军师必然料定俺今天累成这个样子,准会吃个酒足饭饱回去。嘿嘿!偏不中他的计。紧紧腰带赶回去,让他的妙算全部落空儿!”好个张飞真的紧起腰带,飞身上马,旋风般地赶回去了。

张飞回到营中,只见中军大帐灯火通明,桌案上摆满了酒菜。二哥关羽和众家将俱已到齐,诸葛亮正和刘备说笑呢。一见张飞回来了,诸葛亮笑着迎上前,说:“三将军一路辛劳,想必早已饿坏了。主公和我正等你回来开宴哩!三将军快请入座。”张飞一听,惊得环眼瞪得铜铃一般,嘴上却说:“军师您不必费心,俺老张在襄阳城内早巳吃得酒足饭饱了!”

诸葛亮慢慢摇着羽毛扇儿,缓缓说道:“三将军休再言语。请你掏出锦囊,让二将军当众宣读吧!”张飞心里好象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慌忙摸出那个锦囊,递给关羽。关羽手捋美髯,就着灯光大声念道:

            将军早吃葱夹饼,
            午饭又吃饼夹葱,
            晚饭英雄把粮省,
            饿着肚子回帐中。

关羽念完.张飞惊得好似泥塑的罗汉,愣在那里,张着大嘴说不出话。 过了半天,醒过神来,“扑通”拜倒在地,口中连连说道:“先生妙算,神人一般,俺打赌输了,请军师恕罪!”

诸葛亮连忙将他扶起,笑道;“雕虫小技,何足挂齿!可喜将军粗中有细,做事能够反复用心。这样,辅保主公共图大事就会建功立业了。”

众人听了,无不欢声叫好。喜得刘备连声说道,“好,好!从今以后,军师运筹帷幄,二位兄弟和众将军杀伐用力,文武同心,大事可举。请军师、三弟快快入席,饮个一醉方休!”

刘备说完,大帐之中顿时欢声喧天。张飞还在想打赌之事,不禁脸红一阵、白一阵立在那里,心想,这次打赌输了,今后得找个机会扳回来,不然,脸面子朝什么地方搁啊!

诸葛亮见张飞还愣在那里,忙举过一盏酒,说:“我出山第一次与三将军打赌,轻巧取胜,还望海函,借花献佛,敬上一盏薄酒!”

张飞见军师如此恭谦,哈哈大荚起来;“俺老张饮下军师献的酒,说不定能多长几个心眼,今后打赌,鹿死谁手没有定数啊!”

刘备见张飞念念不忘打赌之事,走过来说:“三弟何必在自家伙里争雄呢,同曹操老儿比个输 赢才能显出英雄本色。”

“对!看跟曹操老儿赌狠的时候!”张飞喃喃自语,用眼瞟了瞟诸葛亮。 诸葛亮心里清楚,张飞嘴服心不服,还要看自己对阵的功夫头,便接过话头:“对看跟曹操赌狠的时候!”

张飞一听,乐意地笑了。

诸葛亮也会心的笑了。

陈文道据王成君  搜集整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