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术腐败“黑名单”:名牌大学都在列


吴征的“假学历事件”,王铭铭的“抄袭事件”如一石击水,中国学术界、商界都在反思一个做人、为商、做学问的ABC基本问题:为人诚信和学术道德。  

南方网28日的文章说,抄袭剽窃他人之作,已成为大学校园里公开的秘密,这里流传着一句话: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中国第一家学术批评网站的创办人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杨玉圣接受采访时说,有的大学甚至被称为“抄袭大本营”、“复印大本营”,有国人抄国人的,也有国人抄“洋人”的;有学生抄老师的,还有老师抄学生的,有人曾根据已公开的材料整理出一个“黑名单”,整个中国的名牌大学几乎都在这个名单之列。

北京大学教授陈启伟感叹,过去抄袭者大多数还有愧疚之心,本来人数就少,一经揭露,则在学界声名狼藉。现在抄袭剽窃者的猖獗张狂之势令人鄂然惊心,许多大学的研究生做论文,有一半以上是抄来的,有的人东窗事发,人赃皆获,却百般解辩,毫无愧色。

  其实,不仅仅是抄袭者的脸面越来越厚,抄袭者的级别也越来越高,学生、讲师、教授、博导,甚至有副校长级的人物。从王铭铭“抄袭事件”回顾过去,上海复旦大学教授申小龙,合肥工业大学博导杨敬安,华东理工大学教授胡梁明等等,这是已做出处理的例子了。仅2001年,全国为各类媒体曝光涉嫌剽窃抄袭的丑闻即达十几起之多。

北京大学校长助理吴志攀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北京大学有关部门目前正在制定一个有关学术规范的文件,拟经校学术委员会通过之后正式实行。这是继北大教授、博士生导师王铭铭“抄袭事件”在社会披露之后,北京大学做出的最新反应。

  刚刚卸任的北大副校长、历史系教授何芳川说,北大有着“勤奋、严谨、求实、创新”的优良学术传承,近几年来北大师生对日渐蔓延的“学术腐败”是有警惕的,是坚决抵制的,是深恶痛绝的,学校多个院系早在两年以前就实行了匿名评审制、博士生导师在自己的博士生论文答辩中没有表决权等制度,新出台的学术规范将在以往制度的基础上,进一部净化北大的学术环境,真正实现北大文科院系2000年提出的“清除赝品,拒绝平庸,树立北大文科精品意识”的庄严承诺。

  人们在震惊之余不禁发问:中国学界的道德底线在哪儿呢?

  诚然,“学术腐败”有相当复杂的原因,如社会风气的侵袭、学术体制的缺陷等等。但是,如果仅仅以此为盾牌,对学术道德放任自流,那既是为“学术腐败”的蔓延和发展开了一个无底的“黑洞”。

  北京大学陈平原教授指出,任何时代,任何国家,任何领域,都存在着“假冒伪劣”,但这不应当成为中国学界自我开脱的理由。因为,一般人眼中的“大学教授”,知书达理,清高廉洁,其人格与操守应当成为整个社会的楷模。学术界应该是道德的最后底线。   中国人民大学袁济喜教授□虑道,“学术腐败”的结果,等于号召人们放弃一切道德良知,而一窝蜂地向能够捞取好处的当官发财去努力,学界尚且如此,则何以通过学界影响去风化社会?

  杨玉圣副教授感言,虽然学者也要和普通人一样吃喝拉撒,也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但是既然身为学者,以学术为业,就理应在道德操守上率先垂范,起码也要守住为人为学的伦理底线。否则,只能为“学术腐败”找到一些似是而非的遁词与掩护。

  中国学界不乏高尚人格与风骨的知识分子们,为维护学术道德的神圣,近年来不断在发出“贵在自律”的呼唤。
  
  南京大学16位年轻博导共同发表“反腐宣言”并公开发出倡议书:坚持学术自律,严格遵守学术研究规范,全力反对各种形式的粗制滥造和蓄意炒作,坚决杜绝丧失学术道德的抄袭剽窃行为,向假冒伪劣学术宣战,还象牙塔以圣洁坦荡的本色。

  学术界的自律当是清除“学术腐败”最根本的希望。我们不会忘记前不久去世的我国民俗学泰斗百岁老人钟敬文先生在半年前留下的这样一句语重心长的话:“知识分子应该是社会的良心,是社会的中流砥柱。”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