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时人屎喷一身 市民被粪困扰2月多


前天早上,一位姓符的读者报料称,他家卫生间流出的粪便污水泛滥成灾,多次找了好几个“有关部门”投诉却毫无结果……

  记者接报后迅速赶往位于广州市泰沙路金几里某号的符先生家,原以为这只是一宗普通民居下水道堵塞的投诉,然而,在近40户居民争相与记者进行了长达4个小时的“边看边说”之后,记者发现,正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已远非“触目惊心”可以形容,用一句当地居民的话来说,他们是真实地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扛来沙包堵大粪

  1、“我正在冲凉,被一大股粪便喷了一身!”

  “有一天,我正在卫生间冲凉,一不小心踩到了用来堵便池的沙包,只听‘嗵’的一声,一大股肮脏的粪便水从便池里喷射而出,溅得我满身都是!”正值妙龄的练小姐说起她的亲身遭遇,已全然顾不上优雅和风度,她激动地用手比划着告诉记者:“喷到身上的可是一小团一小团的人屎啊!”

  我们趟过黑乎乎的污水,打开练小姐的家门,一股刺鼻的臭味扑面而来。在卫生间里,只见一个硕大的沙包紧紧地塞在便池里,那是用来堵住随时可能喷出来的粪便水的。“楼上楼下的家家户户都是用沙包来堵,别的东西都不行。”听着这句话时,又有两滴脏水打在了记者身上。

  2、“买楼为方便女儿上学,却被粪水吓跑了”

  虽然练小姐和他的男友现在每天都要跑到50米以外的一个厕所去解决“三急”,但他们比起向本报报料的符先生来说,已经算是幸运儿了。

  在符先生以每平方米近3000元的价格买下来的新居里,尽管室内装修得很漂亮,墙上还挂着女儿喜欢的五彩绸带,但是结实的沙包还是阻挡不住粪水的“淫威”,污水带着没有溶解掉的大便,淹没了卫生间之后顺流而下,将整个厨房又浸了个半尺多深,目前正在向客厅发起大规模的“进攻”。这种势头把他家正在附近上初中三年级、准备为考高中冲刺的女儿给吓跑了。有了新居不能住,现在符先生的女儿每天还得从原来的旧住宅乘一个多小时公交车过来上学。


符先生夫妇称,他们本来是为了方便女儿上学才决定在这里买房子的,因而想到的也是用投诉等积极的办法来寻求解决。但他们毕竟还是只住进来十几天,认识还不够“深刻”。就在二楼,一位住户干脆放弃了任何“抗争”,直接将卫生间的门拆掉,再用砖头砌起一面墙将其隔离。因为在这家人看来,“反映”已经有无数次了,“有关部门”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才会有实际行动。

  据介绍,在这栋名为“晓园居”的大楼里,至少有100多户人家每天都在跟这种令人作呕的大小便作“斗争”,受臭水困扰时间最长的,已经有两个多月。

  3、“高明”的住户竟成了化粪池的“设计师”。

  在经过长达两个多月的与粪便的较量后,不少居民已经摸索出了种种对付脏和臭的办法--硬堵不行就躲:扫之不尽的地方,就不断地后退,缩小自家的活动范围;躲不了的就逃:不少能想到办法的都另谋出路,搬到其它地方去了;实在没别的条件的,就像大禹治水一样,进行”疏导”。

  在疏导方面做得很有“成效”的,要算住在一楼最旁边一套房子的一对老年夫妇了。在他们的厨房里,曾经发生过粪便水进来有一尺多高的险象,害怕之余,两位老人请了6个民工,果断地分别将卫生间、厨房里的两根下水道大铁管在空中拦腰截断,然后死死封住,再用新水管将上面来的粪便水接到室外,又花2000多元在室外再建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化粪池。

4、“综合服务”难跟上,每月10元有“去向”

  “管理部门至少已经有两三年没有进行过下水道清理了,但所谓的管理费是时时都不会忘记来收的。”居民们指着3月9日才贴到大楼铁门上的一则通知,只见上面写道:11日在值班室收今年1、2月份的水费,同时收今年1、2、3月份综合服务费。落款则是“临时管理处”。

  据介绍,这种“综合服务费”每月定额收取10元。这天中午11时许,由大楼投资方委托前来“管理”的老头终于来上班了,他说,这10元钱肯定是不够用来疏通管道的,“7个化粪池,清一次就要3000多元,哪有那么多钱哪!”再说,他自己也是打工的民工,那10元钱,主要是抄表的劳务费,而且都是要上交的,“连付工资都不够。”据这位“民工”称,他收的钱要交给一名姓黄的先生。而本来答应“一会儿就过来”的黄先生,直到当天下午1时许也没见踪影。

“这里不是人住的地方”

  住户投诉晓园居还有专门夜间开工的工厂和“一夜间冒出的”大排档

  -一位业主指着早已空空如也的消防栓说:“一旦发生火灾,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在“晓园居”里,伴随着熏天臭气而来的,还有同一栋楼里某制衣厂隆隆的噪音。“他们白天不生产,一到晚上就生产,而且一开机就是通宵达旦,哪里还能睡觉啊?”一位带着孙子的78岁的老人无奈地说,现在他只有把作息时间完全颠倒过来,大白天睡觉。

  还有就是消防隐患。在这栋楼的一楼,就是一家本应对消防安全要求非常高的印刷厂的车间,但在其外墙上,仅存的两个消防栓早已空空如也,只剩下一个大空壳晾在那里。

  一位户主忧心忡忡地说,楼下不大的一块空地上,也在一夜之间冒出了一座“莫名其妙”的平房,有人在那里做起了饮食生意;一旦失火,消防车肯定开不进来。“这里根本就不是人住的地方!”

  “晓园居”的户主们始终弄不明白的是---这种并不算复杂的事儿,为什么就是没人好好地管一管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