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达姆四年中皆让替身作秀 从耳朵上可看出疑点


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住着一位能够鉴别真假萨达姆的伊拉克流亡医生埃沙迪。他24年前从伊拉克逃到伊朗,多年来一直在研究萨达姆替身问题。加拿大环球邮报商业杂志记者凯瑟琳· 泰勒最近曾专程到德黑兰采访过埃沙迪。

从耳朵上可以看出重大疑点

  据新闻晨报4月17日引述加拿大环球邮报商业杂志报道,泰勒说,埃沙迪自称“人体解读大师”,他收集一切有关萨达姆的形象资料,已累计有好几纸箱。埃沙迪说:“从大约10年前开始,我着重研究人的生理特征和个性之间的关系,其中萨达姆是重点。当我比较萨达姆的一些照片时,我发现有些东西不对劲。因为在这些照片中,他的耳朵不一样。”

  埃沙迪说,通过综合采用牙医学、手相学和中国面相术的方法,对此前有关萨达姆使用替身的传说进行了“科学验证”,并且发现萨达姆平时至少使用三个替身。

  埃沙迪拿出了一张他认为是萨达姆替身的照片。乍一看,上面的人物和平时人们所熟悉的萨达姆的面容没有什么区别:一双不大的黑眼睛,一副浓眉,面颊饱满,这都是这位伊拉克总统面部的典型特征。但埃沙迪指出,问题出在照片主人公的耳朵上。“瞧,他的耳朵象个问号,但萨达姆的耳朵是椭圆形的,而且耳垂要厚得多。”

  埃沙迪还认为,自1998年12月以后,就没有见到萨达姆的真人。因此,埃沙迪甚至怀疑,萨达姆很可能早就去世了。“我曾看过一份伊拉克方面的绝秘文件,说萨达姆在1998年被确诊患有淋巴癌,可能只有6个月的寿命。而且,有人说萨达姆已离异的首任妻子已经回到她第一个老公的身边,而如果萨达姆还活着,以他的性格,他是不会容忍这件事情的。”

  无论萨达姆生死如何,埃沙迪确信最近公开露面的“萨达姆”都不是他本人,包括今年3月与前英国内阁成员托尼· 本在巴格达会面的那个萨达姆。他说,从耳朵的形状上就能看出,那次出场的萨达姆是“冒牌”的。埃沙迪还指出,最近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丹· 拉瑟专访的那个萨达姆也不是真的。他说,真正的萨达姆左手掌上有一条很特殊的生命线,它一分为二,而且在左手拇指根部隆起处还有一条很深的手纹。“而在拉瑟的采访中,当电视画面上的萨达姆挥手向记者告别时,他的手上根本没有特殊的纹路。和指纹一样,每个人的手纹都是不一样的,”埃沙迪说。

  埃沙迪说,鉴别真假萨达姆还可以依据他的一个面部特征:那就是当他本人笑起来的时候,他的下排牙齿会突到上排牙齿之前。

  埃沙迪认为,萨达姆的替身是从和他长得相像的伊拉克人中挑选出来的,并经过整容手术以达到与他真假难分的效果。由于替身的工作有风险,这些人都被许以优厚回报。但如果不能完成任务,也将受到严厉惩罚。

  萨达姆四年中皆让替身作秀

  无独有偶,在德国汉堡,也有一位专门研究萨达姆替身的人───法医学家戴特· 布曼。他与埃沙迪经常交流研究成果,但他并不认为萨达姆早已去世,但有一点他和埃沙迪是一致的,他也认为萨达姆有好几个替身。

  据德国德意志电视二台报道,经过14年的收集整理,布曼利用电脑制作了一个有450张各种萨达姆照片或电视画面的数据库,通过电脑面部对比技术,他确信萨达姆有数名替身,并且认为在1998年至2002年9月间,萨达姆都采用替身出席公开活动。

  布曼说,要分辨出萨达姆和他的替身的确很难。只有通过使用一种电脑图像程序分辨一些细小的生理特征,如头面、耳朵和手的大小,眼睫毛和鼻毛的长短以及肩膀的形状,才能使替身露出马脚。布曼说:“这些替身很明显都做了整容手术以更像萨达姆本人。这些替身模仿萨达姆的言行举止都维妙维肖,显然经过了严格训练。只有电脑才能辨别出他们的细微区别。”

  不过,布曼指出“通过整容手术,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改变耳朵或耳垂的外形───这都是可能的。也可以改变面部特征。但不能改变头部的长度和宽度,这一点就可以识别出替身。”

  布曼说,还有一点可以识别真假萨达姆。那就是当替身出现在照片或电视画面上时,他身后的背景中一定没有萨达姆本人的肖像。“也许是怕露出破绽吧,”布曼说。

  德意志电视二台还说,一位曾为萨达姆物色替身、后逃到西方的前伊拉克情报人员证实萨达姆确有多个替身。这个人说:“开始使用替身是由于安全原因,因为萨达姆经常要外出并大量接触公众。”但一名美国专家却认为,虽然萨达姆在出行时可能使用替身,但在官方场合却不太可能使用替身。

  有专家称,萨达姆使用替身在伊拉克民间已不是什么秘密。而且一些民众已经学会如何在公共方式上辨别真假萨达姆。他说:“人们会注意到,当替身出场时,他身边的保镖就会表现得漫不经心,有时甚至在窃笑。而要是萨达姆本人在场,他们决不敢这么做。”

  “还有一点,伊拉克百姓可以识别真假萨达姆。那就是萨达姆本人喜欢出镜,他常常让人拍摄他的近距离特写照片。而替身一般只会在远距离被拍摄。”也有人指出,民众要分辨真假萨达姆是比较困难的,因为替身会被要求不断地整容,以达到与真身酷似的效果。据报道,20世纪90年代中期,萨达姆长子乌代的替身之一阿卜杜拉· 拉蒂夫之所以逃到西方,就是因为受不了一次次反复整容之苦。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