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广西农村普遍卖女婴


今年3月,广西警察在一辆长途汽车上发现当地农村强烈要男孩的观念造成多么令人震惊的后果:来自玉林地区的28名女婴都是2-5个月大,象贩运家畜那样出售。那些女婴都是用被子包着,然后2-4个放在一起,装进尼龙袋。

警察根据电话密报拦截那辆紫色汽车的时候,一个女婴已经窒息死亡,其他女婴也都因为缺乏空气而身上发紫。那辆公共汽车20名乘客因为走私人口而被逮捕。所有女婴都是在玉林买来,多数都是希望要儿子的父母而卖出的。

国家主席胡锦涛显然对于发现二十多名即将死亡的女婴而感到震惊,下令调查。玉林一名官员说,案件已经清楚,但公安部要求他们不得对媒体发表任何消息。

同时,27名女婴目前住在玉林第一人民医院的六楼特殊病房里面,由护士照料。最大已经九个月,准备学走路,但不知道走向何处。

纽约时报23日发表文章说,有了两个女儿的广西农民刘义洪(音译)几年前已经非常清楚如果他的妻子再次怀个女孩如何办。他说,“吃药结束怀孕,或者要这个孩子,如果是女儿,再找个愿意要她的家送出去;或者把它卖了。”

这种实用做法在中国南方落后地区非常普遍,那些地区都喜欢男孩,而计划生育法规严格限制农民可以有几个孩子。

南宁广西大学社会管理学院教授禹青(音译)说,走私婴儿因为有供应和需求而存在。“不是因为这些人不爱他们的孩子,而是他们非常穷。如果他们能卖几千元,他们就会做。计划生育的限制也鼓励卖掉女孩。他们那样做可以再次生育,希望得个儿子。”

在风景如画但贫穷落后的中国南方,儿子是神,女儿是负担,而那种观念在中国农村非常流行。由于没有退休金和社会福利,儿子是农民家庭老年人的唯一保障。女儿要嫁出去,经常是到另外的存在,帮助支持丈夫的父母。

但广西同其它地方不同之处在于严格实施所谓的一胎化政策,婴儿交易盛行。在临近的广东省,农村家庭有四五个孩子的很普遍,那些希望多要孩子的家庭干脆无视政策限制,或者支付一点罚款。

但广西人口控制政策看来执行得很严。计划生育委员会跟踪农村育龄妇女,农村路旁的标语上写着“少生优生,后代繁荣”。那些规定非常简单、不能违背:第一个是男孩的,只能生一个。如果第一个是女孩,可以生第二个。如果一家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不准再生。再生一个罚款3500美元,相当于当地20年的收入。对于农民来说,那是一种痛苦的政策,也是人们经常谈论的话题。

一名姓辛的农民蹲在红薯玉米地说,“这里计划生育非常、非常严格。去年我有个儿子,现在我们不能再要了。但这里的传统是家里有很多儿子。没有人感到高兴。”

在有些情况下,要儿子的愿望太强烈,刘义洪的大家庭兑钱支付巨额罚款。他没有说妻子是流产还是卖女婴。但四年前,他妻子生个儿子时,全家很高兴罚款。但他决不会为个女孩交罚款。

广西贩卖的婴儿中百分之八十都是女孩。那些男孩不是有健康问题就是畸形。尽管当地居民不愿讨论贩卖婴儿问题,玉林周围有些村子已经由于贩卖婴儿而致富。中间人买卖每个婴儿赚三十美元,有些人利用赚来的钱盖房子。

那些卖女婴的妈妈都是贫穷的农村妇女,他们通常都没有得到正式的产前医疗,因此是在当局没有发现的情况下怀孕。他们在家分娩,因此“非法生育”从来没有登记。

虽然贩运婴儿在中国部份地区很普遍,今年三月广西的案例不寻常之处在于涉及大批婴儿。那辆长途汽车是去安徽,但那些婴儿被卖到全国。

婴儿的主要市场是没有孩子的城市居民。根据调查,有养老金和其它福利的城市家庭稍微喜欢要女孩,相信女孩能更好地照顾父母。

但有些女婴是卖给已经有个儿子又想要个女儿的农村家庭;有些人卖婴儿是出于奇怪的目的。去年8月,贵州警察逮捕了四名婴儿贩子,他们贩卖的七名女婴是要给偏远山区的农民当童养媳。

由于选择性流产,中国研究人员估计农村男女婴比例为100:111,贫穷农民更难找到媳妇。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