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1万、10万、100万的生活

2003-10-05 17:19 作者: 何树青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时光倒流20年,"万元户"人人艳羡。但今天,"万元户"差不多已成了低收入的代名词,年薪10万的人成为缴纳个人所得税的中坚力量,而年薪100万的人大多来自各类赢利的经济实体的领导阶层和受益阶层。
2002年,在不同的城市里,年薪1万、10万、100万的人们分别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年薪1万:幸福感+郁闷

他们大学毕业后,就在内地某小城市或并不算发达的中等城市工作,月薪800元左右,工作轻松,生活节奏较慢。

职业生涯

每天早上8点,他们准时拿着包子、油条来到办公室,先倒一杯热茶,然后坐下来边吃早餐,边看当天的报纸。大约半个小时后开始工作。

午饭在单位食堂吃,4元钱左右。在饭桌上,同事们闲聊,偶尔发点对单位的小牢骚,但这并不足以导致他们跳槽。

下午注定有同事提早下班,去接他们在幼儿园或者学校的小孩。上班时间经常有各自的私交为私事而来。一般而言,每个同事都乐于卖弄自己吃得开的社会关系。单位经常要开会传达有关精神,但大家一般不感兴趣,除非是人事任免、竞聘、工资改革之类。在单位获得提拔需要良好的人际关系和资历。

他们少有出差。到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出差的机会成为同事们打破头也要争取的事,但基本上还是论资排辈。他们中的很多人至今还未坐过飞机。收入及福利

工资在每月初就领了,住房公积金大家都要交。在不多的工资之外,特别的日子令大家有特别的期待:夏天的降温费,冬天有取暖费,节日都有钱和东西发,年底还有年终奖金。分房随着国家政策而取消,但单位号召集资建房;90%的同事住着单位分的房子,另外10%住的是集体宿舍。年假可休10天,晚婚者可休30天,产假可休5个月,剖腹产休5个半月。

消费

他们有几百元钱一套的西装,但更多的是几十元钱一件的衣服,而同样收入的妻子或女朋友有几十元钱一件的文胸。批发市场、百姓超市和杂货店是他们经常光顾之地。他们一般不买名牌,但销售名牌的商店也常逛,当作风景和解馋。他们多数买了手机,每月话费基本控制在100元以下,用了多年的传呼机还留着,打长途用IP卡。他们不抽烟,或抽三五元钱一包的烟,在一些体面场合也买包红塔山抽。

他们有自行车,骑着上下班和社交,也经常搭公交车,极少打的。同城的朋友们不时聚会,轮流坐庄而不是AA制;若谁有喜事,朋友们准当作请客"嘬"一顿的理由,100多元钱可以吃得很体面;同事结婚送60元,朋友结婚送100~200元;结了婚的同事朋友不出一两年陆续生了小孩,用不起一次性尿片,所以男的都要洗尿布。

出于兴趣,他们也买书,但没有固定订报纸和杂志的习惯。他们的夜生活不过是逛街、看电影、看电视或在家厮守,一般按时睡眠,除非打牌。几年下来他们多数也存了1万多元钱,部分炒了股;如果要筹划婚礼或买房,父母是最大的赞助商。

状态

这是一种人情味很浓的生活,身体健康,衣食无忧,同事融洽,家庭和睦,一切按部就班。他们大多数时候习惯了,有时会享受这种状态,并从中获得幸福感(调查表明月收入500~1500元的人是中国最有幸福感的一类人);偶尔也郁闷,憧憬大城市和另一种生活方式,想改变,但害怕代价太大,本事不够。

年薪10万:优越感+压力

他们有一技之长和职业追求,是在沿海或大城市工作的白领一族,月薪8000元左右,高学历、高智商、高收入、高消费、压力大、节奏快。

职业生涯

他们的工作往往就像打仗一样,因为老板或客户盯着出活儿,也因为薪水是以工作量计算。

因为忙和暗中竞争,同事之间有合作也有距离。他们在公司用电话、传真、上网等方式来处理工作。他们追求资讯的海量和效率最大化,因此网络是日常工具。他们经常出差,坐飞机是家常便饭,在城市之间处理业务、结交同行、获取信息并以此站在行业的最前沿。

与收入获得的满足相衬,他们大部分时间不得不更处于工作状态。他们是靠专业吃饭的,竞争对手还有全国的同行。他们随时要"充电",但他们的身体也在透支。

他们的工作有付出有回报,但工作的惯性使他们不付出都不行,而回报的不合理则可能导致他们跳槽。他们所处的行业,跳槽算是平常事,但工作环境和性质没有太大区别。已经开始有猎头公司关注他们。糟糕的是,他们的工作与生活不分,工作成了生活的组成部分。因此他们没有太多时间顾及家庭及感情生活,办公室恋情在这个阶层有显露迹象。

开会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务虚的会基本不开。他们可以基于私人的理由选择在不同的城市工作,却很难有决心和胆量尝试换一个行当。

收入及福利

他们的工作业绩被记录下来,体现在工资卡里或额外奖励上。因为进入了高收入阶层,所以每月纳税。同事之间的收入差异彼此保密。培训和旅游等福利随公司的制度而定,有通讯、交通和伙食补贴,工作满一定年份即享受7天以上带薪年假,出差补贴高于国家机关标准。公司为其购买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或许有部分公司股。公司还可能有逐年加薪制度。

消费

他们追求时尚,有品牌观念,对时装及日用品、聚会场所、购物场所、居住场所,甚至打火机都有品位选择。他们完全有能力按揭买住房,选择潮流社区楼盘,并倾向于个性化装修。他们有旅游或摄影爱好,当然,也小有出国旅游的机会和实力,只要有时间。

他们习惯于掏钱订阅一份或几份报刊;可以用手机煲电话粥直至没电;可以周末看一场演唱会或到邻近城市只为探访朋友。他们不自觉地归入某个共同趣味的圈子,以此展开社交。

他们是持卡一族,有若干张银行卡,存款不等,日常开销毫无后顾之忧,出行偏向坐地铁或打的,有购车的短中期目标,有初级状态的投资观念,比如炒股、炒外汇、买足彩;他们的夜生活丰富,可呆家、泡吧、购物、上KTV……夜生活给他们喘息之机,而加班和城市的繁华使他们养成晚睡的习惯。

状态

一方面他们有事业上的成就和生活素质上的优越感,自以为是城市精英;另一方面工作压力不断掏空他们的智慧和体力,淘汰的危机与发展的危机四伏。他们处在不穷也不富的尴尬阶段,放弃工作等于一穷二白,努力向上亦难成百万富翁。他们的身心高度紧张,工作的余暇获得的不像是幸福而更像是偷来的快乐。

年薪100万:成就感+责任

他们是民营企业老总、IT业的CEO(首席执行官)或上市公司董事长,平均月薪8万有余,压力与风险巨大,对团队和企业负有责任。

职业生涯

他们的工作重心在于决策和管理,私人时间与工作能否区分开来,取决于他们的管理方式和管理水平。一般来说,上下班的概念于他们形同虚设。他们的视野在全国或全球,根据商机在任何可能的地方会见生意伙伴,因此他们是标准的"空中飞人"。他们有秘书或助手处理事务,他们的日程与企业的发展和命运息息相关。他们还负有从团队中培养和提拔后起之秀之责,向团队灌输经营理念。在发掘人才的同时,他们本人也成为猎头公司的重点目标。

在适当的时机和场合,他们要代表企业接受媒体采访,出席各种有关的行业论坛会议,并在任何时候都能把握政策的走向带来的变化,制定出应对之策。他们要面对危机进行公关,在整个市场发生变化之后把企业带入安全轨道;在平时,他们要维护企业形象和市场渠道,创造企业的新赢利点和项目。在工作上,是女性的可能要百分之百地漠视自己的性别,而纯以生意人的身份与外界打交道。他们的个性为企业所用,而其他方面的才华在很大程度上要隐藏起来。偶尔他们以公众人物的身份出现在与企业无关的传媒场合,也算在另一种意义上为企业宣传加分。

收入与福利

他们的收入是一个组合:除了可观的现金之外,还有企业的股份、期权以及各种达到企业当年赢利目标之后的奖金。

汽车、住房和通讯工具是企业配备给他们享用的"硬件",秘书和司机服务是企业配备给他们的"软件"。他们的个人补贴会比员工更多,各项保险会比员工更高。因为拥有决策权,所以他们的个人福利会主动与他们的贡献平衡,基本到了随心所欲的范畴。

消费

从时间、精力和金额上,他们在生意上的公关消费多于个人的生活消费。房子和车子在身份和品位上的象征意义多过了实用价值。旅游实际上被商务旅行所代替。

他们没有太多余暇来执着于消费的细节,除非是个人非常偏爱的某些癖好,因此名牌几乎成了他们最有效率最经济的选择。他们的社交圈子与商务活动紧密结合,消费观念在很大程度上能相互影响。

用整块的时间看电视于他们是奢侈的事,相比之下,用数万元买一张俱乐部会员卡倒不算奢侈。他们不是时尚科技产品的试验者,而更愿意做成熟科技产品的使用者。因为工作对私人时间的侵占,所以在消费上他们愿意给家人和朋友大方的补偿。与消费品的售价相比,他们更在乎服务的质量,而高级会所能让他们感觉到隐私被尊重和与众不同。状态

心系企业安危,他们享受工作,胜过享受生活。企业发展壮大,带出一个优秀团队所给予他们的成就感,替代了个人成就感。他们的抱怨多针对体制和政策或对手的恶性竞争。他们进入社会财富的最大创造者之列的同时,也进入了社会财富的最大拥有者之列。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