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余载中国梦,从期望到失望 采访加拿大中国通安世立律师


安世立(Clive Ansley)是加拿大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一位中国通,涉猎中加关系40余载。自1966年他作为当时为数不多的几位外国人之一第一次去中国后,几度访问中国,1985年更在中国上海开设第一家外国律师事务所,并留在那里从事法律工作前后14年。他除了担任外资企业在中国的法律顾问之外,还受理过300 多起个案诉讼;并曾执教于上海复旦大学法律系及上海同济大学教授国际经济法。日前大纪元特邀记者子贝、赵丰在安先生的家中采访了他,聊起他这段延续了40 多年,至今仍然理不断、剪还乱的中国情结。

记者:安先生,您在加拿大可以说是很著名的中国通了,当年您为什么会选择中国研究作为您的专业呢?

安:我小时候,周围有很多华人小朋友,他们是49年后逃避中国大陆的统治,从香港移民来加拿大的。我和他们一起长大,他们说什么,我不懂,但我觉得很有趣。到 UBC上大学的时候,我并没有明确的倾向学什么专业,我看见注册说明上面有“中国研究”这个专业,我想:“哇,中国研究居然是个专业,好啊,就选它了”。所以我搞中国研究是一个偶然。

* 一访中国

记者:听说您1966年就访问中国了,那时候中国刚开始文化大革命,您怎么能够去中国呢?

安:66年,大概在中国国庆节前一两个月,你知道中国国庆的时候,天安门城楼上都会站几个外国人,表示中国的朋友遍天下,所以中国给加拿大中加友好协会发来邀请,我那时候是协会的会员,正在UBC读研究生,后来我被选中加入那个5人代表团,到中国去访问。

记者:你第一次到中国,对中国有什么样的印象?

安:说来有意思,当我们坐火车从香港进入大陆的时候,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是个不太相信轮回的人,但那时,我真的觉得回家了一样,很亲切。

那次去中国,不管我走到哪里,到处都是红卫兵。我同他们开会,他们采访我,他们告诉我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不花钱,搭上火车,周游全国,按他们自己的说法,他们在“闹革命”。

今天说起来,一想到那时候的我是多么容易受骗上当,我就觉得很尴尬。我过去趋向于从事物的表面去认识问题,那时候我完全不知道红卫兵在杀人,所有那些可怕的酷刑、捣毁文化宝藏等等这一切,我都不知道,这些我都没看见。

这里我给你讲一个我自己怎么容易上当的例子,类似的事情到今天仍然发生在外国人身上。那时,我们到一些公社去访问,走到一个农村公社村子时,共产党干部说:“哦,现在是午饭时间。我们到这户农民家里去吃饭吧。”后来我去了农户家,吃了一顿大鱼大肉,非常丰盛的午餐呢!那时在西方媒迳暇(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