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国标:让老虎凳上的国家敬畏女性的阴部 ──与高智晟律师一起调查法轮功酷刑感言


老虎凳!老虎凳!还是老虎凳!

在1个文明国家,哪怕发生1起动用老虎凳对付自己国民的事,恐怕它的政府就休想再鬼混下去。可是这些天来,我们天天与从老虎凳走下来的人交谈。我们同桌吃饭,有时甚至同榻而眠。他们中的许多人不只是经历1场老虎凳,而是许多次。王玉环有1次在老虎凳上"住"了三天两宿,人时而昏死,时而清醒。那些人民警察时不时上来"摇"一阵她的骼膊。她的双肩象装上了万向轮,捆绑起来的双臂,时而越过头顶被从后面摇到前面,同时头被死命按进裆部,胸前横穿的铁棍几乎能把胸截断;时而越过头顶被从前面摇到后面,头被死命往后按,直到后脑抵上椅背,同时脖子欲被椅背上的横木硌断。或者解开捆绑,双臂被那些年轻的人民警察后生们向后掰开,直到它们在背后象胸前一样奇迹般地能被作揖并拢。

听着这些酷刑余生的人们平静讲述他们的经历,有时我会陷入片刻的幻觉中:眼前这些无恨无怨娓娓而谈的男女,他们究竟是死去的鬼、还是永生的神?此刻我与他们究竟是在人间、还是在地狱?

老虎凳只是酷刑的代名词。各种传说中的酷刑依然活在人间。渣滓洞集中营江姐他们蒙受的,如今他们一一领教。江姐们当年无福消受的,比如电警棍捅进肛门直到电死,那些较真的法轮功练习者也都一一消受了。

外交部常常说日本应该向中国人民道歉。王玉环们遭遇的折磨与当年日本鬼子加诸中国人民身上的相比,一点也不更心软、仁慈、文明。中国政府应该先向人民道歉,然后才可以有头有脸地要求日本向中国人民道歉。最近有1个叫唐家璇的老匹夫,说中国人权比美国的好。美国警察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来老虎凳什么模样,而中国人民却至今仍在享用。如果说经历广泛也是1种人权,美国人民显然要瞠目于中国人民之后。

"政治高度"真乃万恶之源。中国过去几十年的灾难都是藉助上升到"政治高度"铺开的。我希望全国人大明确立法,今后无论谁皆不得以"政治高度"处理国事。"政治高度"是1个违宪凌法的名词。凡事一提"政治高度",就谁也不得"说情",就什么法律都可以踏在脚下。610办公室这个专案机构,将以比"中央文革"更可耻的形象载入中华民族的苦难史。地方610办公室不仅迫害法轮功,也施压力拆散一些法轮功练习者的家庭,还打电话让中、小学的校长们拒绝法轮功练习者的孩子上学。中宣部不让检讨文化大革命,于是610办公室就这么复辟了文化大革命。中央文革,中宣部和610办公室将以一丘之貉的形象彪炳中华民族漫长悠久的野蛮史。

台湾在对大陆民主化发功,香港在对大陆民主化发功,西方民主国家在对中国政治民主化发功,中共统治集团上层开明派也在对中国民主化发功。大家都在发功,中国的知识分子别忘了自己的使命。马英九在台北市长任上,曾一度面临安全威胁。当时亲友劝他让步,可是伟大的马父,马鹤凌老人,却告诫儿子说:"文天祥遇难时45岁,史可法殉国时55岁。你马英九今年50岁了,已经比文天祥多活5岁,再活5年就与史可法同寿,你已经够长寿,无须活那么久!"这样的父辈才是我们民族的脊梁。我劝那些年长的,专以散布恐惧气氛见长的知识分子犬儒长辈闭嘴。中华民族的未来是光明的,她从英勇无畏的后辈中长出。

中共建国史上,吃过大规模迫害知识分子的亏,它记住了,不再大规模迫害知识分子;吃过大规模迫害老干部的亏,它记住了,所以不再玩踢开党委闹革命。迄今它还没有吃过大规模迫害有信仰者的亏,所以它以为三下五除二可以象秋风扫落叶一样拿下法轮功。罗马帝国400年没有灭掉基督教,罗马天主教会200年没有灭掉新教,不仅没有灭掉,而且一直发荣滋长,这才有了今天欧、美宗教宽容,信仰自由的传统。中国没有这个传统,在这个意义上,法轮功练习者是在为我们这个民族顶缸受难。中华民族走向成熟必付的代价,他们在替我们付出。因而我以我个人的名义,向这些活着走下老虎凳的介于人鬼神之间的男女致敬!

不能不提一笔的是,在我们调查的整个过程中,始终听到对女性法轮功练习者的性虐待和性酷刑。无论是欧洲历史上对异教的迫害、还是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似乎都比我们的那些人民警察更绅士,更尊重女权。50多岁的王玉环说,比她整整小一辈的警察后生,不仅把她扒个精光,而且要她当着他们7、8个男警察后生的面小便。这还没完,那些后生还要掏出"家什"来对妈妈辈的王玉环撒尿,说:"你不是没结过婚吗?今天让你见识见识男人。"这些小杂碎,就不怕龙抓吗?

另有警察对女性阴部特别感兴趣,电棍电,刷子捅。我就不明白,那有什么好玩的?你的母亲,你的妻子,你的姐妹,你的女儿,总之你们的一切女性祖先和女性后辈,哪1个不长个把阴部或阴道呢?我向敬爱的胡锦涛主席郑重提个建议:您能不能召开1个专题电视电话会议,号令下边的人别再对女性的阴部过分感兴趣?我们不都是从女性的阴道爬出来的吗?让我们中华民族的男人们略敬畏一些女性的阴部行吗?别的女性的阴部难道与我们妻子、母亲、姐妹、女儿和儿媳妇的阴部有什么不同吗?中国的男人,乃至东方的男人,包括日本男人和穆斯林的男人,为什么总爱与女性的阴部过不去?它哪儿对不起你们呢?是你们不是从阴道分娩的、还是你们都是绿帽子?

(大纪元)(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