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工大军留下的2000万孤儿

2006-07-06 16:53 作者: 纪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城乡差距的逐步拉大,导致大批农民涌进城市,组成了一支庞大的民工大军。然而,在这支廉价的劳动力大军身后,却是2000多万被称为“留守儿童”的“现代孤儿”。由于缺少家庭温暖及家长的关爱和教育,这批留守儿童的生存现状正引起官方的担心,已成社会稳定的一个潜在威胁。(chinesenewsnet.com)

这批生活在中国农村的“留守儿童”,在心里都记着他们父母的手机号或工厂宿舍的电话号码,但是在他们给父母打电话时,对方不是关机就是电话没人接听。今年16岁的杨薇波(译音)说,“我的父母不得不加班,所以他们过年都没回来。”与祖父母一起过年的杨薇波还说,“我妈打回电话说她很伤心。我很想她。”(chinesenewsnet.com)

每当13岁的卢诗琴(译音)听别人说起她的父母,她都无法忍住流泪,她已不记得最后一次见到父亲的情形。父亲在她5岁时便离开了家,到一处建筑工地打工。她的母亲是个聋子而且还有智力缺陷,她是在一个没有多少声音的世界里长大的。诗琴惟一可以交谈一点的人,就是她的几乎变成盲人的奶奶。(chinesenewsnet.com)

在杨薇波和卢诗琴所在班级里,在被问道谁的处境也跟她俩相类似时,约有一半的同学都举起了手。这些孩子的父母遍布这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正在建筑工地和工厂、饭店、木材加工厂等忙碌着。(chinesenewsnet.com)

《洛杉矶时报》7月5日发表的题为《中国经济的孤儿》的文章,介绍了中国庞大的民工大军所“遗弃”的上千万“孤儿”的生存现状。文章指出,随着这个共产主义国家正向资本主义过渡,它已默默地改变着中国农村少年的生活,并创造出一个新的被称为“留守儿童”的一代人。这一代人正生活在没有父母的,主要是以孩子和老人为主的荒芜的村子里。(chinesenewsnet.com)

四川省的青神县,是由一群村镇组成的。在青神镇,玉米地和竹林遮挡住已荒废的村路,家禽出没在空空的农舍中。在卢诗琴家,邻居的狗转来转去,等着她的祖母丢给一些吃的。一个身穿着已经褪了色的毛式制服的老人,则在慢慢地吸着竹烟袋,一个小男孩在旁边紧盯着老人嘴里吐出的烟。(chinesenewsnet.com)

据中国官方统计,为了在城市寻找工作,约有1.2亿农民离开了他们的出生地。但也有人指出,这个数字可能多达1.5亿,预计在2020年增加到3亿人。《洛杉矶时报》说,在这些庞大的廉价劳动大军自由流动之际,在他们的身后却是2000多万被“遗忘”在家中的“留守儿童”,其中一些儿童不得不照顾自己,许多孩子都有好几年没有见到父母了。(chinesenewsnet.com)

在世界其它地方,那些为了寻找机会而不得不背井离乡的人,都有相类似的一块心脏,把自己的孩子和亲人留在身后。在美国工作的拉丁后裔尤为如此,他们把孩子留在家中,让自己的父母来照顾。但中国的情况却大不一样,因为它已创造出一个规模庞大的现象和数量众多的临时孤儿。另一个不同之处是,中国人是在自己的边境内做出这样的牺牲,而不是移民到另外的国家。(chinesenewsnet.com)

上海华东科技大学农村事务专家曹井青(译音)指出:“目前的移民规模和它对中国家庭的冲击都是前所未有的,这个问题可能还要持续很长时间。”在北京专门从事农村研究的独立研究人员钟大军(译音)说:“在我小时候,人们很少离开家,不管有多穷,家庭都会在呆在一起。而现在分离则很普遍,传统的亲情和恋家感觉正在迅速消退。”(chinesenewsnet.com)

《洛杉矶时报》指出,与中国城市家庭中被宠坏“小黄帝”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些留守在农村的儿童已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孤儿,他们是被为了寻求更好的生活而被迫作出艰难决定的父母而“抛弃”的孩子。(chinesenewsnet.com)

14岁的陈勇强说:“我爸跟我就象陌生人一样。”陈勇强说,他爸爸在他出生几个月后,就去新疆的一个建筑工地。他的母亲则周期性地离家去寻找工作,只是在过年时才回来看看他。“我嫉妒那些父母在家的孩子,我想要我爸回来,他只说他在外地能挣更多的钱,”陈勇强说。(chinesenewsnet.com)

“我的妈妈爸爸到很远的地方打工去了,几年才回来一次。记得有一次开家长会,别人的家长都来了,只有我的爸爸妈妈没有来。看着空空的座位,我想:您为什么不能来,是怕老板骂你?还是怕扣您的工资?如果妈妈爸爸就在我面前,我会跟他们说:‘我不希望有更多的钱,我只希望有一个温暖的家。’”这是青神县一个留守儿童的一篇作文。(chinesenewsnet.com)

多维社注意到,四川媒体近日对青神县留守儿童所进行的调查显示,67%的留守儿童父母是1年回来1次,更有高达26%的儿童父母3年才回家1次。他们与父母最主要的联系方式是打电话,占70%以上,与外出父母经常联系的占57.5%,偶尔(极少)联系的占19.8%。(chinesenewsnet.com)

站在面前的刘立欣,头发乱蓬蓬的,脸上黑乎乎的。相比之下,她叔叔家的小孩简直就是一个“小公主”。今年11岁的刘立欣,父母远赴浙江宁波打工,把她寄放在叔叔家。在留守儿童中,与刘立欣这样的生活状态不是少数。青神县妇联的资料显示,该县留守儿童中,双亲外出由祖辈监护的占72%,由亲友监护的占24.2%。(chinesenewsnet.com)

由于临时监护人接受委托大多出于情面等因素,他们对待孩子的态度有的放任迁就,有的十分冷淡,有的简单粗暴。一些临时监护人把监护责任视为受雇关系,漠视孩子思想交流的要求;有的甚至让孩子独立生活,只是在金钱上满足孩子的要求,忽视他们的情感需要。“监护不力导致的教育缺失、生存环境缺损等情况,都是不利于留守儿童健康成长的因素。”调查人员指出。(chinesenewsnet.com)

《洛杉矶时报》说,现在中国官方已经开始对这些农村留守儿童的未来感到担心,许多人都已意识到,这些孩子已变成社会稳定的一个潜在的威胁。不断上升的犯罪统计就已开始说明的这一点。去年,中国官方媒体报导说,一名13岁的留守女孩绑架并杀害了一名5岁女孩,声称是对被害者父亲的性骚乱而进行报复。(chinesenewsnet.com)

在另外一起案件中,一名12岁的留守儿童半夜闯进邻居家,试图杀人。这名男孩后来告诉警方,他想念自己的父亲,认为制造一起严重的犯罪就可以引起父亲的注意,会让他回家看看。靳力,10岁,学习成绩中等,动辄逃学。父母离婚后均在外务工。自他两岁以后,父亲再没有从经济上、生活上照管过他。今年3月7日,靳力偷了家中100元钱,被外婆发现后又一次选择逃跑。(chinesenewsnet.com)

四川媒体指出,瑞峰镇中心小学将留守儿童与非留守儿童进行对比,结果令该校校长李仕贵深感忧虑:非留守儿童想读大学的比例高出留守儿童7.9%。“由于缺乏有效监护,很大一部分留守学生学习热情不高。不少孩子逆反心理较重,沾染一些不良风气,他们急需得到帮助。”调查人员说。(chinesenewsnet.com)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