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曹雪芹网络成名记!


话说曹家被皇帝抄了两次家,家境每况愈下,当年锦衣玉食的公子哥儿,不得不为生计而奔波。曹雪芹除了扎风筝,别的什么营生也不会,家人劝他开个风筝作坊,好歹挣几个钱糊口,谁知他不听劝,每天只是伏案写书。十年艰辛,写了一百万字的小说,小说不能当饭吃,沦落到“举家食粥”的悲惨境地。

  这日小儿子饿得哇哇直哭,哭尽了力气,昏昏睡去,曹雪芹心中难过,步出家门,到胡同口小酒店赊了一瓶白酒,回到家空腹喝了,谁想这酒质量虽劣,酒劲却烈,曹雪芹喝完就伏在桌上睡去。

  这一睡,就睡了二百多年。

  曹雪芹醒来时,已是二十一世纪。

  他不知自己睡了多久,但感觉周围变化很大,心中很是纳闷,想到邻居老张家问个明白。从老张家窗外往里面一看,只见邻居一家盯着一个大方匣子,聚精会神地看,曹雪芹心想:不知这匣子是什么法宝,老张一家这么投入。敲门进去,老张看见他就说:“老曹,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穿长衫留辫子?到理发店把辫子剪了吧,长衫也脱了,我给你套旧西服穿。”

  曹雪芹大吃一惊,辫子能随便剪吗?大清朝入关后规定: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多少汉人因为不留辫子丢了性命!曹雪芹下意识捂住头,往邻居家头上一看,都是短发,邻居女儿二妞还把头发弄得曲曲弯弯,染成黄色,好像西洋画上的美人。他疑惑地问:“难道皇上下旨剪辫子了?”

  老张听到“皇上”两个字大笑起来,指着黑匣子说:“现在的皇上都在电视里呢。”

  曹雪芹才知道方匣子叫电视,皇上果然在里面,正板着脸在教训一个叫小燕子的姑娘。

  曹雪芹纳闷:电视这么小,高不过二尺,长不过三尺,皇上是怎么钻进去的呢?这个叫小燕子的姑娘是哪位达官贵人的女儿,这么没教养?唉,睡了这一觉,新鲜事儿真多。

  这时,老张对他十岁的女儿说:“《还珠格格》都看了七八次了,你还看不够!不如看《雍正王朝》。”拿着一个黑色长条子一按,乾隆皇帝就不见了,雍正皇帝出现在电视中。

  曹雪芹看见雍正皇帝,不由心中凄凉,要不是雍正皇帝下令抄了曹家,他怎么会落魄到这种地步呢!

  老张见他满脸悲伤,连忙说:“老曹,你不想看《雍正王朝》,咱就看《康熙皇帝》吧。”

  调过频道一看,《康熙皇帝》演完了,正在唱主题歌:“我真的很想再活五百年。”曹雪芹听到歌声,不禁泪下,当年他爷爷曹寅是康熙皇帝的宠臣,康熙皇帝六次南巡,四次住在他家中,那是怎样的荣华富贵啊。他心里说:“康熙爷,我也希望您再活五百年啊,您如果再活五百年,我们曹家能沦落到这步吗?”

  因为太伤心,他不愿停留,拿着邻居给的旧西服就回了家。

  回到家,曹雪芹想到理发店把辫子剪掉,又心疼理发的钱,就拿过剪刀,自己把辫子剪去,穿上邻居给的旧西服,走出家门,看外面变成什么样子了。走到胡同口,发现小酒店的幌子不见了,门口挂着一块牌子:燕京网吧。

  小酒店什么时候改行了?网吧是什么东西?曹雪芹带着疑惑走进去,只见里面排列着一张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放着一个跟邻居家电视差不多的方匣子。

  店小二旺财现在做了网管,笑嘻嘻招呼他:“老曹,你终于睡醒了?来,我教你上网。”

  曹雪芹说:“网在哪里啊?我怎么没看到有网?” 旺财笑:“这个网是看不见的。”他拍拍方匣子,“这个东西叫电脑,有了它,拉上一条线,就可以上网了。” 

  曹雪芹似懂非懂,心里说:原来这些方匣子名称还不一样,邻居家的方匣子叫电视,旺财这里的方匣子叫电脑。

  旺财按了几下,原本黑乎乎的电脑屏幕就亮起来,变得五彩缤纷。

旺财说:“上网要有网名,你叫什么网名呢?”

  曹雪芹问:“非得用网名吗?” 旺财说:“你用真名也行,不过大部分人喜欢用网名。”

  曹雪芹心想网名怎么取呢?就问旺财:“你用什么网名啊?”

  旺财脸一红,说:“我好几个网名,常用的网名是‘我是流氓我怕谁’。您是文人,不能叫这样俗气的名字,您自己取个文雅的名字吧。”

  曹雪芹想了想,问道:“‘悼红轩主’怎么样?”

  旺财连声叫好:“到底是有文化的人,这个网名起得好。”又说:“我这里上网的年轻人大都聊天打游戏,你是文化人,肯定不喜欢玩这些,我带你到诗歌论坛看看吧,保管你喜欢。”

  旺财握着个老鼠样的东西点了几下,电脑上出现一行字:“诗风词韵论坛欢迎您。”原来这个论坛里都是古诗词爱好者。曹雪芹看了看,有几个写得不错的,但跟他的诗词相比,还是差得远,不禁心痒,要把自己写的诗词弄上去。

  旺财说:“你要贴也可以啊,先学打字。”就教他汉字输入法,曹雪芹聪明过人,旺财略加指点,曹雪芹就明白原理了,只是打字很慢,不过也没关系,诗词本来字数就不多。

  曹雪芹刚接触网络,就被它迷住,怕旺财不同意他上网,回家扎了几个精美风筝,送给旺财,旺财喜得合不拢嘴,允许他免费上网,还送了他一个QQ号。曹雪芹在论坛里很快拥有了大量“粉丝”,每个贴子发上去,都有无数人跟贴,还有很多人要拜他为师。

  有一天,曹雪芹又去上网,旺财说:“老曹,你现在可是网络大红人了。”他在百度输入“悼红轩主”几个字,搜到好几百网页,又输入曹雪芹的任何一句诗词,都冒出好几百网页,原来诗词爱好者已经把曹雪芹的诗词转载到各个论坛和网站。

  曹雪芹心想:网络真神奇,自己这么快就成名了!

  可惜虽然成名,家中依然穷得揭不开锅,他把苦恼跟一位网友说了,网友劝他:“写诗只能当业余爱好,你不如写小说换点稿费。”曹雪芹说他有一部小说,已经写了八十回,近一百万字,网友说:“现在的人,没几个读大部头小说的,你又没名气,又没什么好炒作的,出版社不敢贸然出版。你还是写点短篇言情小说吧,你的诗词缠绵艳丽,你写言情小说肯定是高手。”给他发来一些杂志的征稿信息,曹雪芹一看,果然都是约言情小说。

  曹雪芹心想:写言情小说倒是自己的长项,事到如今,只好试试了。就申请了一个免费邮箱,临屏写了篇《前世,我是你的一株绛珠草》,打开邮箱发出去,过了几天,收到回复,说他的稿子已经通过初审。

  曹雪芹望眼欲穿盼了一个月,又收到回复:您的稿件已经通过终审,我们会给您寄去样刊和稿费,欢迎继续支持。

  那时曹雪芹已经饿得两眼发蓝,把自己和老婆剪下的头发拿去卖了,换来几升米,总算支撑到发稿费的日子,到邮局取出稿费,买了两袋大米,雇了辆三轮车运回家,多年来,全家第一次吃顿饱饭,都撑得坐在凳子上站不起来。

  从那以后,曹雪芹就夜以继日地写稿:《通灵玉,爱你到来世》、《就这样爱上宝哥哥》、《当焦大爱上林妹妹》、《我的贵妃姐姐,你在宫中还好吗?》。他写的爱情小说或轻松诙谐,或悲凉缠绵,很快名声大振,各时尚刊物纷纷约稿,曹雪芹一家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过了些日子,曹雪芹发现某刊物天价约纪实稿件,要求感天动地、催人泪下,曹雪芹心想:鸳鸯姑娘的故事就有这种效果,写了篇《贞烈鸳鸯女,宁死不做高官二奶》投过去,不久也发表了。曹雪芹高兴地想:贾府这样的故事多的是,一百篇也能写出来。仅尤二姐和尤三姐,他就写了好几篇:《苦命尤三姐,你这样痴情到底值不值?》、《为爱到末路的尤二姐》、《尤二姐与尤三姐,绝艳悲情姐妹花》、《殊途不同归,尤氏三姐妹的人生选择》、《爱情死了,冷面郎君削发走天涯》、《柳湘莲与薛蟠,名演员与富商的爱恨情仇》。

  就这样,曹雪芹用大观园里的素材写爱情小说,用宁荣二府的素材写纪实稿件,成为全国名气最大的自由撰稿人,约稿编辑踏破门槛儿。爱情小说结集出版,也都本本畅销。曹雪芹辛苦写作几年,房子车子都有了,基本上进入城市中产阶级的队伍。

  有时候,曹雪芹也想起他那本没有写完的《红楼梦》,不过,他实在没时间去写。再说,当时是在书中寄托家破人亡的哀思,现在丰衣足食,有名有利,已经没有当初的悲愤感觉了。

  其实,这本书已经传到国外,瑞典皇家文学院对它十分关注,只是没有给未完小说作者授奖的先例,只等曹雪芹写完就给他颁奖,可惜曹雪芹到死都没写完,结果给我们留下了一个遗憾:到现在为止,中国还没有一位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