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杀”了这些大楼?

2007-01-15 00:14 作者: 姜福祯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月6日,号称“西湖第一高楼”、建成至今才13年的浙江大学湖滨校区教学主楼被实施爆破;1月7日,青岛市昔日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建于15年前的铁道大厦,也被爆破拆除。这几项拆除工程引来一片质疑:仅仅使用了十几年的这些大楼,为何如此被草草结束寿命?

据报道,按照设计寿命,全部是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浙大湖滨校区教学主楼至少可以使用100年,可是所在地块被高价出让,受让方要求平整土地后重建一个大型商业项目。而青岛铁道大厦被爆破,是因为它毗邻的青岛火车站要扩建,而青岛火车站1993年已经进行过改建,短短十多年后,又要推倒重来。

有关专家透露,我国房屋建筑使用寿命仅为设计寿命的一半。而我国《民用建筑设计通则》明确规定,重要建筑和高层建筑主体结构的耐久年限为100年,一般性建筑为50到100年。建筑的“短命”,可谓劳民伤财,是对建筑资源和社会财富的巨大浪费。

为什么出现这种现象,报道在分析原因时认为是“发展理念偏颇”、“追求政绩,追求短期利益和表面形象”以及“少数人拍脑袋”决策所致。显然,这仅仅是一些表层原因,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权力疯狂寻租,利益集团迫不及待地瓜分利益,通过大工程,攫取大利益,100年太久,“只争朝夕”,不要说十几年,他们巴不得三年二年就来一次双子座式的“杀”戮。我们看到房价越高、经济越发达的地方,这种疯狂也就愈演愈烈──“北京门事件”已经疯狂到打败中央政府的程度。北京嘉利来房地产有限公司的大股东香港嘉利来公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一纸“批复”出局,现值近十亿的股权成了别人的,这样做就是因为涉及巨大的工程。有人对此评价到:“官场幕后的故事,常常是离奇黑暗,匪夷所思。北京嘉利来股权侵夺案引发了国内专家学者和网民的热烈讨论,背后的故事不断被揭示出来,其内容给人出人意料、惊心动魂之感,如同在夜深人静之际独自一人看一部没有结局的吸血鬼吃人片。”

上世纪80年代,中国钱权交易的方式主要是倒卖批文、倒卖大宗物资,获利以百万计。90年代主要是证券市场的审批权,获利以千万计。从上世纪末至今,随著住房制度的改革,钱权交易的主要方式是围绕著土地交易为核心的房地产业来进行,获利以亿计。譬如,当政府要支付成本时,就以极端的行政主导方式来进行市场交易,一再压低甚至克扣土地征收和城市拆迁的补偿,从而让政府支付的成本降到最低。而当政府需要获利时,即转手出让土地时,就以极端的市场化方式进行买卖,从而使政府收益最大化。

在落马高官中,相当一部分与房地产业之间保持著一条权钱交易的利益链条。刘志华栽在了一块地皮上,李宝金落马的直接原因也与天津一位女房地产商人有关,王武龙则有一个地产商弟弟王文龙,王文龙的公司能在激烈竞争中,多次以低价得到南京市中心地段的“黄金宝地”,究其原因,就在于有一个担任市委书记的哥哥,杜世成恐怕也难逃这个宿命。

在青岛被相继杀死的著名楼厦还有:青岛大厦、青岛外贸大楼。目前“斩监候”的还有远洋宾馆大楼。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