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洁讲述:输血的噩梦 - 女大学生的经历


80高龄的妇产科医生高耀洁,被誉为“中国民间抗艾滋第一人”。新近获得美国妇女组织“生命之音”颁发的年度女权活动人士奖。中共政府阻止无效后,被迫同意高耀洁赴美。高向外界讲述了许多中国大陆艾滋病人的悲惨故事。维和的故事,便是其中之一。

  年轻女子维和,于1997年大学毕业。1998年,与同学小谷相恋。此时,维和因患“甲状腺功能亢进”,前往河南省安阳市某医院做手术,手术出现意外,维和大出血。医生要求输血。有老乡认为医院血库“掺假”,建议从外面找卖血人员,小谷信以为真,托老乡从外面找来卖血人员。医院给维和输血500CC。输血后,维和自感身体恢复,便到广州打工,却经常感冒、腹泻,以为是水土不服,一年后又回到河南。

  2000年,维和与小谷结婚并怀孕。开始出现急性腹泻,体重由120斤下降到92斤,头发大量脱落,脸色铁青并满布黑斑,身体越来越虚弱,腿上蜕了三层皮,身上全是色斑块,抱两个西瓜都会摔倒在地,双目失明加剧。她先后到多家医院求医,最终在北京同仁医院和301医院确诊为艾滋病。起源就是那次在河南安阳医院的输血。

  维和从北京回到家里。她不敢去开门,家里的一切东西都不去碰,吃饭用过的碗扔掉,筷子全都折断。医生说要在家庭内进行消毒,她专门去买了一瓶“84消毒液”,洗衣服时,先用开水烫,后用消毒水泡,衣服洗得面目全非。她害怕传染给亲人,觉得自己整天活在空虚中,整日以泪洗面。

  每隔两三个月,维和就要去北京复查一次,看能否保住眼睛视力。但视力越来越差,几乎是摸索着走路,只能看见那么一点点的光,不是磕着,就是碰着,身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踩着了人,她却没有勇气告诉他们,她是一个艾滋病患者。

  维和怕被人冷淡、疏远、排挤和歧视,每次回到老家,都是偷偷吃药,然后把药袋子用火烧掉,剩下的药就藏起来。后来连路费也出不起了,她便放弃了去北京看病。为了不影响丈夫的幸福,2003年,维和提出离婚,小谷不同意,维和却坚定要离,希望丈夫尽快忘记自己。

  在维和的家乡,人们恐惧艾滋病,避之唯恐不及。连艾滋患者坐过的凳子,都被认为会传染人;而且认为得艾滋病的人,都是因为“作风不正派”。有一次,邻居带着小孙女来维和家门前晒太阳,维和去给她们搬凳子,吓得邻居赶紧拉着小孙女走了。

  维和说:“我最想去两个地方,一个是喜马拉雅山,带着被人歧视的艾滋病,走进洁白的雪山,在厚厚的大雪下,埋葬我这被误认为‘不洁的身躯’!还有一个就是内蒙古大草原,一个人骑着马,走到很远很远的没有人烟的地方,那里没有排挤和歧视……”(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