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领馆人员透露对海外组织的特务渗透

发表:2007-06-28 21:15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特务头子周恩来曾教育手下特务说,你们不要红,要灰要黑。最有破坏力的特务往往在这些团体中表现最积极,长期潜伏,要到关键时刻派用场。(Getty Images)

最近本报记者接触一些目前和曾在耶鲁大学工作的华人学生、学者、教授,了解到中共领使馆对海外华人组织和团体渗透的情况,其中包括前中领馆人员和具特殊使命(特务)的人“自供”。

“让他们(华人团体)唱三岔口”

曾为耶鲁内科客座教授的张育明医生说,两年前有一位在中领馆工作的熟人就曾对他透露过很多“内部”资讯,包括“中领馆在纽约附近所有的学生会、华人教会、中文报纸、华人社团、民运组织、法轮功等都安插了人,他们的任务就是摸情况、宣传中共的理论和挑拔离间。”

张医生不愿说其姓名的这位熟人还表示,中共特务在这些海外华人团体中的重要作用就是制造这些团体内部的矛盾,用其本人的话说就是“争取多数,打击少数,把灯吹灭了,让他们唱三岔口”。(注《三岔口》是一出自己人在黑暗中打起来的戏。)

中领馆开定期会议逐个讨论他们关注的海外华人,包括曾在文革期间因基督教信仰受到迫害的张育明医生,他们派到学生会等团体的人要每月一次向领馆汇报。熟人告诉张医生,他的情况中领馆了解得很清楚,他被划在可以被争取的一类里,因为他虽然痛恨过去中共的极左路线,但还是很爱国的。

特务被认出索性承认

张医生在参加教会活动中遇到过一些特务。一次在新泽西一个教会的活动中,一位姓马的五、六十岁上下的人与张医生聊天并互认了河北老乡,并自称与“四人帮”党羽刘恪平一起入党,被张医生的火眼金睛识出不是真正教徒,他于是承认自己并不信教,是来这里看看情况,好去向领馆汇报。

在耶鲁大学所在城市开一家酒馆的一个华人王某(化名)是共产党员,却受洗在当地教会作执事,负责收钱等事务。他被张医生看破后也承认自己并不真信教。张医生质问推荐王某当执事的教会牧师赵某(化名),为什么明知王某是党员还让他受洗并担任要职。没想到赵某竟拍胸脯说,“那有什么,我还是党员呢!”

的确,赵某正是出身高干家庭被中共公派出国,后于耶鲁神学院毕业,在教区一路高升,常往大陆走动,与那里中共控制的教会与地下教会都有很多联系。他常在各种有影响的基督教刊物上发表文章,字里行间与基督徒无异。在他对张医生“说漏嘴”后的一个月,就调离了耶鲁教区。

关键时刻出头

张医生说,中共最拿手的就是特务活动和在其渗透的团体内制造混乱。中共特务头子周恩来曾教育手下说,你们不要红,要灰要黑。因此最有破坏力的特务往往在这些团体中表现很最积极,但他们会有一些情况让人觉得不同寻常,他们长期潜伏,到关键时刻就派上用场了。

耶鲁大学今年毕业的本科生汪皓常在校刊上撰文评论时政,他曾写过许多批评中国人权的文章都没有遇到什么波澜,然而去年二月在他写了一篇有关“九评共产党”的文章后,却突然遭到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简称学生会)委员张力(音)的强烈反驳,此人也向校刊投稿坚决捍卫中共并说“九评”与退党是反党的大纪元的宣传。

耶鲁大学博士后路艳萍说,“学生会的选举平常没有几个人关心和参加投票,基本上就是上届班子的相关人马一直承传下来,但在几年前我宣布竞选主席时,学生会一些委员却像被炸了,因为他们知道我修炼法轮功。我曾在纽约爱因斯坦医学院做过学生会主席,他们就去那里调查,知道我的口碑很好找不到缝隙,于是另一位已在学生会的竞选人就拉着几个人一个个实验室的挨着窜,宣扬‘法轮功要占领学生会,绝不能投她的票’等,致使投票当天突然来了二百多人,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落选了。”

从派出特务到发展成员

路艳萍于1997至1998年期间在爱因斯坦医学院任学生会主席,她说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受到中领馆控制,现在想起来自己和其他学生都是太天真了,“当时我们从中领馆拿的钱不多,也就是三百多块,但我们多次去领馆‘联谊’,就是吃喝玩乐,席间介绍些情况。江泽民来访时领馆组织我们学生去欢迎,发些吃的,我们也去了,当时就是觉得那也是代表中国嘛。”

“但有一次领馆让我负责本院的中国学生学者的资讯收集,做一个出国人员的登记。开始时我还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让海外的中国人有个照应嘛,后来却越想越不太对劲儿,就没有做这件事。现在想起来,这不就是特务活动嘛。”

耶鲁大学东亚系的讲师康正果先生多年前曾在中国西安交通大学教书,他回忆当时自己在一个双学位班教“西方现代文艺思潮”,“这个班的学生都是被视为领导梯队的党团委骨干组成,其中有两个学生和我比较好,他们告诉我他们会被派到海外学习,并定期向党汇报那里的华人去向。后来我听说他们一个被派到美国,一个到了英国。

耶鲁大学的另一位博士后李先生2003年在日本东京的一个研究所工作,就曾遇到过一位女特务,在早稻田大学做学生的她,过着与其中国留学生身份非常不相称的优裕生活,她表示希望李先生参加其社会圈子并送给他一个印表机。李先生用过一段时间后觉得有异,将零件拆开后发现了疑为窃听器的东西。

李先生还曾于1998年左右在南韩的江原大学工作,当时那里有一个地下中共党组织,半公开地发展党员,还问他要不要加入,这个组织后来就成了特务中心。李先生说,现在中共已不只向海外派特务,而是已经在海外培养了许多自觉不自觉替它做事的人。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张医生说,其实美国安全部门掌握所有来美的中共党员的情况,“一个法律系教授对我透露过,中国人在申请移民时都要回答自己是否加入过与中共有关的组织,一般是的只需填NO就可通过,其实美国人不象你认为的那样好糊弄,他们知道谁是真正的党员,这个‘NO’就是一个撒谎证据抓在他们手里,他们可以凭这个随时驱逐你。”

张医生说,“美国FBI同样掌握所有这些可能是中共特务的人的情况,在看着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呢。其实中共有什么好为之卖命的呢?我那位曾在中领馆工作的熟人就坦白的说,‘现在有谁相信共产主义啊,那不过是乌托邦罢了,我们心里也都清楚共产党的宣传都像“亩产万斤粮”一样是骗人的。

来源:大纪元

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本站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新一期特刊已经发表
请荣誉会员登陆下载
更多会员专刊

更多专题
今日重点文章
更多重点文章
donate
72小时热门排行
更多热门排行
退党
电子书
更多电子书

热门标签
更多专栏作家
最新文章
更多最新文章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blank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