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世航专栏】专制肆虐神州,毒物遍布中华

2008-05-09 06:01 作者: 张世航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有毒之物,在中共统治下的大陆,随处可见。一次,我问一个馒头贩,怎么馒头这样白,她捏起一个雪白的馒头,毫无顾忌的对我说,这馒头加了增白剂,用化学药品熏蒸了,不过大部分还是面,吃一年半载不会有什么事。人,竟然可以做的到堂而皇之的害人,且面不改色心不跳,这社会已到了何种地步。

统治阶层撒谎成为习惯,这个社会必是骗子横行;为官的不以嫖娼包二奶为耻,民间则以溺于色情为乐;独裁者经常公然对正义团体喊打喊杀,这点,老百姓一般倒做不到,不过,效拟而得的心理素质,用于坑害其他小民还是绰绰有余:尽管知道别人吃了必会出事,仍能坦然的往韭菜根灌毒,可以从容的在鱼里放孔雀绿,用敌敌畏浸火腿、海鲜、过期肉并涂以浓艳的剧毒化学染料,别出心裁的用化学胶熬粉丝,拿防腐剂泡蘑菇,色素联合防腐剂对付果脯、瓜子、茶叶,色素加盐加酱油精兑成酱油,对霉变大米进行漂白抛光处理,苦心研制出特殊工艺制作假奶粉,工业酒精加糖加色素香精代替了酿酒的工序,而最有创意的,是一对卖烧烤的夫妻,为防食客吃了他们用劣质肉做的食品会拉肚子,索性提前用治腹泻的药掺味料一起加进劣质肉,别说,食客在其排挡饱餐后真的腹中无事,夫妻俩愈发得意,公然用药磨成粉撒在肉上,终于穿帮。在"中国有毒食品大全"里,较常见的食品皆列名榜上。中国大陆常有集体食物中毒的悲剧发生。中华民族曾有享誉世界的饮食文化,而今,凡从大陆侥幸出口的食品,均令格外在乎其人民健康的外国政府警觉异常,明察秋毫的检验之后,欧洲拒收中国茶叶,新加坡超市拒售龙口粉丝,连一衣带水的香港也退返含孔雀绿的鱼。包藏祸心的食品根本不能忝列于异域他邦的货架上,最适合呆的地方还是原产地,肉到底是烂在锅里,自作,只好自受。

老百姓互相害来害去,中共不管不问,在中共眼里,老百姓的命贱如垃圾,只要不影响到中共最贪恋的独裁权力,就算有十亿人被毒食品害残害瘫,它仍能安之若素,以种种变态方式继续压榨、折腾剩下的几亿人。可一旦事逾国境,牵扯到它的面子,它就急了。那会,100吨苯污染物进入松花江,若不是水要流到哈尔滨,不得不让400万人的城市紧急停水4天,谁知道这条江发生过什么事,上游居民喝了十天毒水也浑然不觉,如果不是江水要继续流向俄罗斯,惹得中共急了眼,国际社会才不会知道这事。幸好中游有个哈尔滨,下游有个俄罗斯,否则的话,中共会一声不吭的瞅着这100吨苯污染物进入东北千百万居民的嘴里。在大陆,但凡产生不了国际影响的事件,中共素来都是横暴处置,强力摧压,数年前,浙江东阳画水的居民自保抗争,乃因环境污染而起,不过这小地方没有影响境外的条件,中共不必担心面子受损问题,所以调来军警镇压了保卫正当权益的居民,而不是解决污染问题。

毫无人性的专制独裁统治,以其"言传身教"败坏着人间的道德,最大限度的激活人性中的恶,心灵的毒素助长着世间的祸水。独霸大陆所有资源的匪党,在国内普遍面临资源匮乏尤其是基础能源不足的情况下,还一车皮一车皮的往外卖木材煤铁等,换来的外汇装进自己腰包,将滥采狂炼后留下的生态破坏、环境污染丢给人民大众,中共各级独裁官员在地方疯狂建设重污染高利润的企业,获得滚滚暴利,听任老百姓喝毒水吸臭气。中共潜移默化的影响下,有些老百姓穷极思变,贪利忘义,也学着中共,为了富裕自己而污染别人,无所顾忌的破坏公共的生存环境,在被中共糟蹋的满目疮痍的神州母亲身上又扎了几刀。

华夏不肖子孙的心灵毒素,统统变成人间的毒:毒气遮空蔽日;毒水在松花江黑龙江里流,在长江珠江黄河淮河里流,在人们血管淋巴管里流。河流主干道污染,致使沿河地下水带受到空前的污染,在淮河最大支流沙颍河沿岸,出现了多个"癌症高发村",自1990年以来,沈丘县周营乡黄孟营村村民患癌症死亡的有114 人;在安徽,宿州市杨庄乡的村民正遭受着奎河严重污染的深痛:2004年人口自然死亡率超过全国平均水平一倍多,食道癌、肝病等疾病的发病率是同地非污染区的两倍,高产高质农作物无法种植;在宁夏、山西,污染的河水浇地导致成千上万亩麦苗被毁、麦田被严重污染,不少农民面临断粮的威胁,山西临汾村民因饮用水被污染,导致50多人偏瘫;在浙江,东阳画水镇的污染已经有5年之久,导致方圆3公里之内,西北和东南两个方向,村民们呼吸困难,树木大片死亡,农作物减产甚至绝收,画溪村在2004年已经发生了5例畸形死胎现象......(人民网:小心!环境污染大有"农村包围城市"之势),这篇文章提到的"癌症村"只是大陆境内的几例,未被提到的还有许多。在百度、Google输入"癌症村",成千上万条相关消息便涌进屏幕。中国大陆几乎所有省份都有很多"癌症村"存在,且数量逐年攀升。

"三废"横行的同时,小小艾滋病病毒也在今日大陆找到了繁衍生息的温床。大陆艾滋病迅速蔓延的主要原因有二:其一,绝对权力群体对贫困、弱势群体的残酷压榨和漠不关心。如,很多被中共盘剥得无以为生的贫困民众去卖血,拥有绝对权力的医院、采血点竟然不给这些本已十分不幸的人们以最基本的防感染保护,致使贫困的他们又染了艾滋病病毒,将这些人推向地狱。被大大小小的专制集团压迫至山穷水尽之境的女性,有的为了生存为了家庭去卖淫,沦为色情场所的一员,而色情场所的实际经营权,绝大部分控制在当地官员或与当地官员关系密切者的手里,总之,这些不幸的人们只要跳不出大陆这口油锅,时时处处都受着中共的煎炸,被中共及其外围利益集团敲骨吸髓,并充当传播艾滋病病毒的不幸角色。有的人,因贫困而被毒品贩子利用,这同样是因中共之大罪恶而酿出的小罪恶。

其二,中共统治阶层基本上是道貌岸然的小人群体,小人无法统治君子,只能奴役小人,所以,中共端出来声色犬马等低级趣味来麻痹大众,消磨人民的意志,转移百姓的视线,极尽误导之能事,将华夏百姓的堕落作为勉强维持其黑暗统治的一个条件。中共控制的传媒,主要内容大致有三块,政治类,愚弄威慑加煽动,企图使人们认可一党专制,另外主要是色情类,物质类,其余为插科打诨等东西,今日,包围百姓之视听的,多半是靡靡色情和物欲横流,公开的隐性色情文化、亚色情文化,半公开的黄色文化,加上肉欲至上、及时行乐的说教铺天盖地,长久耳濡目染,使芸芸众生远离了精神信仰,几乎没有了道德约束,失去了对专制毒素和庸俗世风的抵御能力,日复一日的颓废堕落下去,处于麻木迷醉的可悲状态,饥时想饱,吃饱后想钱、吃喝、物质享受,溺于肥皂剧、调侃戏笑和男女之情中,婚前性行为成为今日大陆之普遍现象,夫妻离心各寻其乐者比比皆是,稍风流者,一人有多个异性甚至同性性伴侣,人们放纵肉欲,嗜一时之欢,借吸毒等方式寻找刺激,人性扭曲,低级的动物本能被无限强化,不知信念、道德为何物,对时刻包围着自己的黑暗政治视若未视,在轻易而举的被中共套上枷锁的同时,也使艾滋病病毒借助性途径和吸毒方式进行传播的机率逐日而增。如,上海,性途径正在成为上海市民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主要途径。有数据表明,在上海,80%的女性和20%的男性性病患者都是从自己的婚姻配偶中传染的,67%的已婚男性和45%的未婚男性的性病是从妓女和非婚性伴侣中传染的,由性途径传播艾滋病病毒在上海已经成为最大的危险。近几年,广州、深圳、云南、重庆等地,因性滥交和吸毒而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比例在飞速增长。中国的一些艾滋病监测人员起初的习惯是,哪一个地区出现艾滋病感染者后,就在地图上那一部分打上红点;2000年,这项工作他们停止了:中国地图上已经没有被艾滋病遗漏的省份。据专家预测,到2010年,中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将超过1000万人,届时,每130个中国人当中就有一个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每个人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机会,将大大增加。

有人会和我争执,说,美国也有环境污染和爱滋病,你为什么不说美国政府。我说,中共专制独裁政权和美国政府差别大了。美国政府是美国人民选出来的,时刻恪守着为民服务的原则,美国虽然也有环境污染和爱滋病问题,但对美国人民负责任的美国政府从来都是正视这些问题,尽最大努力去解决这些问题,以暴力为统治基础的中共专制独裁政权素来是对人民的死活不闻不问,为了一己私利拼命增加人民的痛苦,偶尔的惺惺作态,是为了应付国际社会的质问,人民有了灾难,从来都是拼命掩盖真相,奋力封锁真实消息,对敢于为民请命的正义之士,丧心病狂的狠命打压。一个是努力减少民众的不幸,一个是无视并扩大百姓的痛苦,民选政府与独裁政权比较,有霄壤之别。再者,美国的不幸,其责任不全在政府,因为政府是美国人民选出的,应为不幸负责的,是美国政府和美国全社会;而大陆的不幸,主要责任当然在中共独裁政权,因为中共不让大陆人民参与决定国家的任何事情,人民毫无权力,一切事情的决定权都或明或暗的操纵在中共手里,出了事情,当然是中共负主要责任。中共专制独裁每苟延残喘一分钟,大陆民众各方面的灾难就要加速度增长六十秒,毒物遍布中华,神州沦为垃圾场,病毒肆虐,千百万不幸的大陆同胞挣扎在死亡线上。

写到这儿,我心头如压千钧,喉头发堵,丢下笔,站起身,离开书桌,推开窗,透口气。窗外扑鼻而来的空气,奇臭无比。我的居所附近有一药厂,每逢深夜,趁居民大多沉睡时,疯狂排放有毒气体,周围居民亦有告状者,但无甚作用。居民都说,这家药厂,是省长的侄子办的。说起来,我写作本文的原始动力,是被这拼命释放毒气毒水的药厂触发起来的。只得关窗,重新坐下来,边推敲文字,边从头看写毕的草稿,愈看,心愈酸痛,文字背后蠕动的,是赤县神州在专制魔爪中挣扎的惨状,看到"在浙江,东阳画水镇的污染已经有5年之久,导致方圆 3公里之内,西北和东南两个方向,村民们呼吸困难,树木大片死亡,农作物减产甚至绝收,画溪村在2004年已经发生了5例畸形死胎现象......",我的泪水遽然滚落,心中痛的厉害。若读者诸君细读了本文,会注意到,关于"浙江东阳画水"的情况,在文中出现两次。我所搜集到的材料中,专制独裁造成的环境污染行将毁了自己的家园和后代时,在等死和反抗之间,决然选择后者的,惟此一例。虽然中共"调来军警镇压了保卫正当权益的居民,而不是解决污染问题",但东阳画水民众的最终醒悟,濒临死境时的奋勇反抗,给阴霾重重邪毒横行的苍茫九州投下了一线希望,可歌,可泣。国之不幸至此,同胞俱皆受难,甚至挣扎死去,除了尚能在浊恶空气中喘息的自己,还能靠谁来救我们?

(本文首发于"看中国"网站)

2008年5月上旬完稿


志同道合的朋友请联系本人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本人QQ: 50485326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