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和谐"的幕后是国人胆寒发竖


"构建和谐社会",顾名思义,当是在方方面面呈现出一种云淡风轻的状态,讲求以德服人、依法办事,追求人和人之间平等、和睦、友善的相处,并以敦本务实的态度和春风化雨般的柔情,从多方面最大限度实现社会公平,促进整个社会的良性互动和有效整合。  

然而在"构建和谐社会"的过程中,南辕北辙常有,天空中笼罩着太多恐怖的阴霾。中国"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这类说词人们听得耳膜已快长出老茧,恐怖却无处不在,而且基本上是以公共决策的"失误"和野蛮公权的妄为这两种形式,悄然强加在国人头顶的。  

"和谐"的幕后是国人胆寒发竖。"和谐"的欢歌合唱了这么多年,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的现实并无明显改观,而且人权状况日趋恶化,国家机器锈迹斑斑......恐怖的阴云漂浮在绝大多数家庭的上空,只要不是大富大贵,你便难于感觉到自己确真是安全的。  

你也许居有定所,也许有稳定的收入,也许不用为供不起子女接受高等教育而愁肠百结,但是,你仍然沉陷在深不可测的恐惧中,因为你吃的是五谷杂粮,你无法保证看病难的这座大山,今生今世就不会压在你头顶。仅是形形色色的"卖X救母",就早已令民众人人自危。  

"救母并未止于卖艺和卖报,卖身救母、卖肾救母、卖骨髓救母、卖粮救母、卖前程救母之类的消息此前频现报端。就连安徽一名公安局长,为给妻子和母亲筹集巨额医疗费,也不得不卖掉房子,并举债30多万元。在看病贵这座大山的压迫下,社会成员种种原不可舍弃的物件和品质正反复被挤压成商品,进入市场畸形流通,此乃人类发展史上莫大的悲哀。不可典当的种种为着看病,已硬着头皮典当得差不多了,看病难的大山再这样高耸下去,我不知当代人接下来还将卖什么救母。"(见廖祖笙2005年《接下来还将卖什么救母?》)  

正是因为最基本的生存权利缺乏有效保障,这些年来,国人普遍或多或少感到某种恐惧,在这同时世风日下,"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愈演愈烈。当原本纯真娇羞的女子迫于生计,也能在花街柳巷纷而典当自我时,一个社会最后的底裤,也就这样不经意地自我给扒下了。  

活得若负重的老牛倒也罢了,更可气的是,你有依法纳税的义务,却常常并不享有相应或对等的权利。特别是当你某些与生俱来的权利遭人践踏或掠夺,你祈盼国家权力为你主持公道,对方非但不给你以慰藉,反而以"和谐"的名义令你更加创巨痛深时,你不由胆寒发竖。  

你赶时髦购置了一辆小车并已缴纳养路费,可当你开着小车上路时,惊觉收费站多如牛毛,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收费就更是恐怖。你纳闷:国人缴纳的税金,都干什么用了?你年年纳税月月纳税,却并不享有某些相应的福利,你为之感到憋气,也感到了太多收费的可怖。  

还有更恐怖的。明朝时期锦衣卫和东西两厂的残酷与猖獗,在"构建和谐社会"中似乎又死灰复燃。有多少作家、记者、律师、维权人士、异议人士、信仰人士、访民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在此我们姑置不论,单是近日看到的一些信息,就已经是够"和谐"的:  

四川作家、环保人士陈道军被捕;维权人士李国宏在劳教所里留下绝笔,已经是在交待后事,"用最后的生命燃烧人权事业";泛蓝负责人之一黄晓敏被警方带走;山东、吉林家庭教会被公安突袭;妙觉慈智法师和维权人士李喜阁被警方带走;作家周远志被捕;在京上访的访民近期受到更加不人性的对待......呜呼,惨象令我艰于呼吸艰于视听,这一切竟是如此的恐怖!  

大墙之内大抵已是人满为患了。可滥施抓捕,于"构建和谐社会"何补?即便是大开杀戒吧,"和谐"的景象也并不会在简单粗暴中真实呈现。鲁迅先生说过: "人们的苦痛是不容易相通的。因为不易相通,杀人者便以杀人为唯一要道,甚至于还当作快乐。然而也因为不容易相通,所以杀人者所显示的‘死之恐怖',仍然不能够儆戒后来,使人民永远变作牛马。""和谐"至此,伏而咶天,不过是徒添笑尔。  

梦君啊,在这样的"和谐社会",为父即便倾尽我所有,又如何告慰得了你的亡魂?即便我在电脑前写得当场吐血,又如何能为国人争取得来看得起病、上得起泣学、买得起房的权利?我们在慨叹生不逢时的同时,大抵只能是同病相怜,洒泪一哭。这世道,太"和谐"了!  

我读不懂眼前的诸多现实,但我依然坚持常识:所谓"构建和谐社会",不能是只顾播种不问收成,不能仅只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而已。倘使没有让"和谐"的种子萌芽并供其自由生长的社会土壤,社会成员普遍挣扎着生存绝境的边缘,也没有一种确实奏效的社会机制及时将他们从苦难中解救出来,反而人权状况日趋恶化,国家权力如此不作为甚至反向作为,这天地之间,凭空又何来"和谐"的收成?当"和谐"二字总是这般令人胆寒发竖、欲哭无泪时,这样的"和谐"路数,除了给国人无谓地增添苦难,还能带来些什么?  

"构建和谐社会",绝不意味着就是无视苍生疾苦,就是掩盖罪恶并增添新的罪恶,或不让部分人群说话,更不意味着能以"和谐"之名,实施某种程度的国家恐怖主义!如此"构建和谐社会",在历史的长河中,是必定要遭到时间的流水无尽的荡涤和诅咒的! 

2008-05-10(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665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wesomewebspace.com/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ack111.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