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耕身:对饲料全行业中毒的忧思


即使是奶粉事件归于淡漠之后,我们却也依然未能得以幸免与保全。一只蛆虫长出了翅膀,以一种令人心理不适的方式在公共空间里飞翔;与此同时,三聚氰胺仿佛一个幽灵,带着风暴的味道,仍旧徘徊不去。两只分别产自大连与湖北的"坏蛋"连番在香港被检出三聚氰胺超标后,再次危及国人已然岌岌可危的食品安全信心。目前,大连韩伟公司与湖北鹏昌公司已召回所有问题鸡蛋,韩伟作公开道歉,涉嫌向其提供含有三聚氰胺饲料的厂家法人代表已遭刑拘。但这还只是一个忧伤的开始。

鸡蛋中如何出现三聚氰胺?有关部门仍无改其一贯的审慎,国家质检总局表示目前还不会启动全国性调查行动,农业部表示"究竟是鸡蛋产出过程中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尚不清楚",但公众和媒体质疑的目光已经不约而同指向了"已经被毒染的饲料行业"。10月30日《南方日报》报道指出,有调查表明,在动物饲料中加三聚氰胺的做法,在饲料行业内生存的历史至少已有五年,早就是公开的"行业秘密"。同时,加有三聚氰胺饲料的供应范围几乎涵盖了整个饲料行业,牛羊饲料、猪饲料、禽饲料和水产饲料都或多或少地混有三聚氰胺。更令人吃惊的是,加入动物饲料中的三聚氰胺,基本来自于化工厂废渣。报道认为,一场针对三聚氰胺的专项整治风暴,正席卷中国饲料行业。

每一种让人忧伤的后果,都来自于这样令人触目惊心的幕后。"坏蛋"之鸡,"毒奶"之牛......都在所食问题饲料上找到一种"众生平等"的悲凉。假如说有关全行业 "中毒"的报道一切属实,那么奶粉事件中仅仅将罪过归于"不法分子添加三聚氰胺以提高奶品浓度"的结果,所显出的将是怎样的游移、轻浮与回避?同样,假如说奶粉事件的曝光曾让公众目睹有关公共信息经过了怎样的迂回婉转才极不情愿地为人所知,那么"至少已有五年"、早已成公开"行业秘密"的有毒饲料问题,所呈现的又是怎样的塌陷与失范?原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已去职,那么又有谁来为这更让人黯然神伤的现实负责?

或许事后的问责真像论者所说的那样,已不具有太大意义。因为这并不能替代体制的修复与改观。显然,饲料全行业的"中毒"所表明的,并非这些行业从业者的良心大大变坏,而只能是体制中惊人的失察、疏漏与缺陷。无数次食品安全事件之后,我们真的有勇气承认,有胆量反思,有能力改变吗?

一个饲料行业,仍然只是食品安全链条中的一环。食品是从田野到餐桌一个完整的链条,囊括了从生产到运输、到加工、到配方、到制造的每一个环节。所以一袋饲料所引发的,不只是饲料行业的灾难,它更将兑现为整个食品安全领域的灾难。这样的灾难,没有谁是受益者。如果我们的利益保护总是倾向于企业或生产者,而不是以消费者为中心,如果我们依然没有一个透明有力的质量监管体系作为支撑,那在一轮又一轮的食品安全风暴中已然变得风飘雨摇的消费心理,将怎样得到慰藉与纾解?那些灾难中的企业又将何以自保?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