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中杰:知识分子的天职:囚禁权力和邪恶

2009-03-17 02:52 作者: 苏中杰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文化者和知识者,不一定是知识分子,但有可能成为知识分子。所以,关于知识分子这个概念,我曾在《浅说知识分子》(2001年7月《四川文学》一文中这样定义:

良知和公正的坚守者;
历史和社会的批判者;
思想和精神的开拓者;
真理和智慧的传播者。

此文草于1999年,当时说是"浅说",并非伪谦,而是感到有些空泛,不太具体,还有待于深化。这几年,随着社会矛盾的激化,随着知识者和文化者越来越丰富的表演,认为这个定义还应该加上一条:

权力和邪恶的囚禁者!

加上这一条,既能说明知识分子的本性和天职,又能使前面提出的总任务落到实处。因为什么是良知和公正,以及对社会历史、思想精神和真理智慧的肯定与否定,容易陷入公婆之争,而用能否对权力和邪恶戴镣上铐来鉴别是不是知识分子,则同小葱拌豆腐一样清楚。

权力在本质上就是邪恶的。要是认识不到这一点,就不明白自己的天职,也就无所谓知识分子了。先从一种历史观来看。《世界历史沉思录》一书作者雅各布·布克哈特(瑞士/见图)说:"不管一个国家的起源如何(也不管这个民族的政治理想如何),只有当它把暴力转化为力量的时候才可能获得其生命力。"这就是说,国家的根基是暴力。所以他接着说:"国家从来就与善无关,它只是权力操弄的对象。""而权力,在本质上就是邪恶的"。 其次从社会管理来看。管理是通过权力进行的,而凡是有权力伸延的地方,都必然有邪恶的足迹,有的地方之所以没有发现,一是因为邪恶可能潜隐在深层,二是因为监督的铁门钢栅挡住了邪恶的脚步。再从经验和人性上看。当你把实现自己权利的权力交给有关社会管理者的以后,就意味着厄运会随时到来:只要有一丝空隙堵塞不严,管理者都可以在一瞬之间把众人交给他的公权变为私权。这就是说,权力是水,无堤坝之拦必然成为洪灾,不是福而是祸;权力是电,没有输电安全设施,用电器没有绝缘体,必然伤人或起火,没有利而反有害。综上而述,对于权力来说,不要存在任何幻想,因为人一旦拥有权力,就等于与邪恶和平共处,友好往来,所以其人品道德靠不住,思想水平靠不住,功高盖世靠不住,承诺许愿靠不住,正如学者林达引用美国公民的话说:总统是靠不住的!看穿了这一切就可以说,人类社会的进步,都是管制权力的结果;而知识分子在管制权力的过程中,对权力的本质认识得最清楚,是囚禁权力的警长。

这就是说,作为知识分子,传播真理和智慧,创建思想和精神,批判历史和社会,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囚禁权力!只有这样,才能体现自己的良知,实现社会公正,从而造福社会。按说,囚禁权力,是每一个人的责任,每一个人都是权力的警察,之所以称知识分子为囚禁权力的警长,是因为知识分子的本性和天职决定了他们是监督权力的领队人;他们同广大民众一起,组成监禁权力的力量--社会进步的主要力量,每时每刻都在为权力建造监狱,修补残损狱墙,打造镣铐。作为警长,他们还时刻向社会发布关于权力的活动信息,让民众警惕。他们是社会精英,但不搞精英主义,他们之中的任何人一旦进入权力层,也成了监囚的对象。

只有这样,才是知识分子;

否则,就不是知识分子!

这正如松树就是松树、梧桐就是梧桐、荷花就是荷花一类的自然种属不同一样,这样区别什么是知识分子,在于社会种属的不同,其特点和属性是有目共睹的,不是以口说为凭的。

记得1998年,央视请来了一位姓李的教授谈高校收费。这个李教授当着全国听众斩钉截铁地说:"我认为,把高校学费提高到5000元,一般家庭是可以承受得起的!"后来,这样的教授越来越多,尤其是无德、无知、无耻的"主流经济学家"。近些年,此类专家学者中,论证各类收费合理的,论证瓜分公产合理的,论证不该建立社会保障的,论证应该牺牲几代人来实现美好未来的,论证应该先有一部分人受穷的,论证应该向全民收取"呼吸税"的,论证如何强化权力的,多如牛毛。值得一提的是还有论证没有沙尘暴就没有中国的,论证堵车说明经济繁荣的,都被称之为知识分子,把知识分子这个词弄臭了,很有必要区分一下。

有人说,我有知识,有文化,又当了官,所以我是官员兼知识分子,或者说是知识分子兼官员啊。这是不可能兼起来的。如上所述,权力是水,知识分子是堤;权力是电,知识分子是绝缘体。水不可能防自己,电不可能绝缘。官员就是官员,是知识分子和民众防范的对象。你即就是说可以"自律",是"清官",那也不行,因为民主的铁则是相信制度而不相信人的,还是要把你当官员看的,除非你告别官场,完全改变立场。

有人说,我有知识,有文化,而且没当官,那我就应该是知识分子了吧?那不一定。这要看你的知识和文化是用来为官员掌权服务的,还是用来为民众管制官员服务的。如果是前者,你只能是不在编的幕僚或衙役,如果为了官员的利益不惜歪着嘴唱歪调,那你就只能是走狗!

有人说,我有知识,有文化,而且没当官,我只是用我的文化知识为政府工作。我们说,任何政府,都是需要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来为他工作的,你不当官,只为政府工作,作为一种职业,其本身没有错。但是如果要区别你是不是知识分子,那就要看你如何为政府工作了。如果你出的点子,提的建议,所影响的决策,都是在削弱或限制政府的权力,那当然是知识分子;如果你在处处为官员寻方便,给民众添麻烦,限制民众的权利,扩大政府的权力,为腐败找机会,修围墙,那你就是权贵的帮凶,是知识分子的对头!

有人说,我是新闻编辑,记者,没有当官,我应该是货真价实的知识分子了吧?那也不一定。这主要看你为谁说话。为权力,还是为民众?为政府,还是为纳税人?这二者是根本不同的利益实体,关系是对立的。如果你是为前者说话,不但称不上知识分子,而且成了世人所厌恶的耻辱者。也许你在新闻未独立的环境下感觉不到,你到日本或是美国看看,新闻媒体和从业人员,以用防贼的态度对待官员为荣耀,认为是兴业之功;以讨好官员为耻辱,认为是败业之罪。读者也是这样,哪家报刊接近官方,便嗤之以鼻。

有人说,我是诗人,我是小说家,我是艺术家,我该算是知识分子了吧?那我倒先要反问:一些人以其文化才能努力为专制服务,比如擅长于写作和演说的文学博士戈培尔为希特勒立下汗马功劳,小说家浩然以《艳阳天》和《金光大道》巧饰"三面红旗"之祸殃,作曲家李劫夫为"语录"谱曲宣传红色文化,都能算知识分子吗?在他们从事的专业内,可以说他们是这个家或那个家,但是从知识分子的属性和天职来看,他们是背道而驰的。如果你能用你的诗句,用你笔下的故事和人物形象,用你的歌声或画笔,反映权力横行之下人们的痛苦,反映为把权力关到笼子里的斗士们如何英勇不屈,张扬正直与善良,鞭挞黑暗与邪恶,或是以润物细无声的雨露滋育、净化、圣化人们的心灵,从而让与权力横行格格不入的素质、品行和人格得以健全,让傲视权力的尊严挺立起来,那么,你不但在你所从事的领域里是专家,而且也是真正的知识分子,因为你是为了让每一个人都成为英勇的公民--监督权力的警察--而充电和提供精神营养。

需要说明的是,一个人是不是知识分子,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有些知识分子,也可能成为官员,站到权力者一方,为权势者说话,比如主张提高税收,提高学费;有的官员也可能成为知识分子,站到民众一边,提出限制权力的主张;有的知识分子虽然没有当官,也曾为制约权力做出过大量努力,但经不起权力所给的实惠诱惑,便或多或少地移出知识分子的本来立场而向着权力了;有的人虽然也为限制权力出过一些力,但由于骨子里本有的奴性,有时就难免向权力投去媚眼;有的人在限制权力上,表现得并不是很有骨气,比较软弱;有的人,看样子似乎是知识分子,声望也比较高,平时表现出对集权的不满,可是向官方出的点子,尽是与老百姓作对的......人性之复杂,在知识分子中也表现得淋漓尽致。但不管如何,对于知识分子的天职,谁尽到一分,我们就要肯定一分。

当前的世界正在走向两个极端:要么全面民主,要么深化专制。 把知识分子定义中加上"权力和邪恶的囚禁者"一条,能让我们看得更清。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