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我们为什么在这里

2009-07-25 04:55 作者: 许志永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从昨天晚上开始,不断发短信打电话,告诉大家--毒奶粉受害者的孩子家长们、海淀被拆迁的村民、上访的冤民,还有很多很多朋友们,一定不要来参加听证会。我真的怕人太多出意外,违背公盟法治、理性和建设性的理念。其实,对公盟最好的支持就是通过网络传播公盟理念。

早上八点之所以去那么早,也是因为担心来的人太多。几位上访者已经在地税局楼下栏杆边上坐下,便衣们围着他们。我走过去问是因为公盟听证会吗,他们说是,我说我是许志永,感谢你们,但恳请你们离开吧。于是他们离开了。这样劝走了几拨朋友。

九点,听证开始。一个能容纳三四十人的会议室,只有我们九个人,显得空空荡荡。主持人介绍双方人员,税务方一个女科长(忘了名字)、张旭和曹东斌,我方是黎雄兵、彭剑和我。

自从5月份查税以来,我和张旭、曹东斌已经很熟悉了,我们相视都是苦笑。女科长那张脸复杂得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经常观察一个人的脸,那上面写着善恶。

申辩过程主要是我方发言。对于耶鲁法学院的资助款项性质,税务认为是营业收入,但没有任何证据。我们认为是专项捐赠,一是看合同,上面写着"contribute",如果钱用不完或者项目不能完成,钱要退回;公盟不给耶鲁法学院提供任何服务,公盟完成的工作都是中国国内立法建议、法律援助等事项,给耶鲁法学院提供的报告只是讲述自己完成了什么,而没有任何实际内容。二是国税局认定捐赠。需要说明的是,与一般的捐赠不同,专项捐赠是有针对的项目,项目完成以后捐赠才算完成,捐赠款项才能算是收入,在项目完成以前,捐赠款只能算预先支付款项,不能算是收入。

由此得出结论,我方本来就不该缴纳营业税等地方税。但是,我们仍然按照收入交了该交的税,剩下两笔钱一个是项目没有到期,另一个是刚刚到帐的钱会计还没来得及报账就遭到稽查,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偷税,更谈不上五倍处罚。对方基本上没有实质性反驳,一方面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反驳的,另一方面,他们也一定会觉得他们的行为很荒诞。

主要发言是黎雄兵和彭剑两位律师。我做简单的总结发言,最后一句话是,希望我们今天这里的每一个人做事的时候都坚守法治和良心。这句话记录员没记上,校对时我给补上了。

听证结束,一段时间校对。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们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要成为对立的双方?我知道,张旭和曹东斌都是好人。他们今天一句话也没有说。那位女科长说了一句"我们是依法处理",我说,你问问自己,是依法吗?好像一个人要想成为领导就必须学会昧着良心说话,真是我们社会的悲哀。

外面很多朋友在等待。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感谢。这些天似乎变得更加多愁善感,为很多人而感动,不仅面对支持公盟的朋友们,面对税务官员等很多人也会莫名的感动。我感觉我们像是在阳光下被一点一点宰杀,但如果公盟受难能够唤醒这个民族的良知,我们愿意。

朋友关心我的房子。昨天公盟的房东胡女士送来了解除租赁合同的通知,旁边跟着物业管理员,她一句话也没有说,摇摇头就走了。我们简单商量了一下,决定起诉房东。我打电话给她,她第一句话就是,帮我们想起了一个主意,我们可以起诉她。

还有我租住的房东,这两天没有跟我打电话。我想,如果再催我,我就在蓟门桥西北角路边搭一个帐篷,不是因为找不到住处,而是实在厌恶这种下流的官方行为。


2009年7月24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