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假文凭供儿考真文凭"的联想

2009-07-31 23:02 作者: 苦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以前浏览过数篇制假、售假者"现身说法"的文字,大多较为皮毛,不贴肉。这一回从2009年7月29日《新闻晚报》上扫见一则社会新闻《"我假文凭,儿子要考真文凭"》,觉得这才有点从"内心"出发的意味。原文占了大半版,删繁就简,择要述之,也就是这么一小段:

这是一个卖假文凭的妇女,也就是所谓的"办证"人员。她靠发"办证"名片拉生意来挣点钱--一个月"基本工资"千把元,每做成一笔交易,可得二十到三十元的提成,月收入一千六百元上下。要是被便衣警察抓到,一次就要罚款一百元,这个月她已被抓过一次了。她这么做,全是为了供儿子读大学。她对记者吐露了心里话:"我儿子正在读复旦大学的自学考,学费和生活费都靠我的工资和提成养活,我们母子俩在上海生活得很不容易。一定要供儿子读一个正规大学文凭出来,自己多么辛苦都无所谓......还是读书好,有了正规文凭,走到什么地方心里都踏实。"

一个靠卖假文凭为生的人,不给亟需文凭的儿子使用假文凭,而让他去争取正规文凭(至于在目前这种体制下,考出真文凭是否就一定有出路,那是另一码事),可见连她这样的人都对假文凭瞧不上眼。貌似悖论,实则更接近于事物的真谛。

同样的道理,那些大规模地制造、销售包括物品、食品在内的种种假货的角儿,其中又有几人是用假货、吃假货的?

举一反三,那一拨预售乌托邦式的"人间天堂",炮制、推销假人权、假民主、假自由、假平等、假公正、假为民的政治奸商们,又如何呢?他们相信自己的货色吗?他们敢道出自己的心计吗?他们敢亮出自己的阴暗角落吗?要是这个假民主的党国真那么好,他们为什么纷纷把自己的子女弄到西方民主国家?可悲的是,已有亿万苍生以其宝贵的青春、终身,乃至几代人生命再搭上江山、社稷的代价,为那批假冒伪劣的货色买单,还有许多人至今仍沉陷于受蒙骗的泥淖而不能自拔。

比起那一拨撒谎段位最高而又死不改弦易辙的制假、售假者来,那个卖假文凭的"办证"妇女倒还现出几分"可爱"之处,她毕竟说了真话,叫人在忿恨之余又生出些许同情。良知未泯者,庶几有救。不可救药的,是造假帝国的君主和臣僚。不解决产生假货的根源,任何打假都是假打,都是作秀。

置身于神州这所广袤的社会大学,中国人民在摈除世界上最大的假货"伟光正"的革命斗争中,何时能拿到真正的文凭?


(原载《新世纪》)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