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极左到极右:中国也冲破柏林围墻

2009-11-12 02:50 作者: 林保华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1月9日是柏林围墙倒塌20周年纪念日,西方国家,尤其是柏林举行盛大庆祝,西方国家领袖都有出席。美国总统欧巴马没有出席而由国务卿希拉里代行,被舆论批评不够重视。

然而中国没有派代表团去,国内基本上仍然封锁资讯,只是透露一点点有关消息,却强调"东西"失衡,显得"斯人独憔悴"。不过如果套用毛语录,"人民大众开心之日,就是反革命分子难受之时",倒也十分贴切。

然而最明显的对比,却是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有出席这个盛会。照道理来说,柏林围墙的倒塌,俄罗斯是最大的"受害者",因为苏联不但是自己的东欧卫星国纷纷脱离其控制,连自己也自身难保而瓦解。也就是说,苏联大帝国就此结束,剩下俄罗斯及若干原来的加盟共和国维持松散的结盟。然而它仍然出席庆祝活动,不但表现了它的政治器度,更表示与过去"社会帝国主义"的切割。这点的俄罗斯文明,显然超过了中国共产党封建小农专制狭隘的心态。

但是,如果貌7b为柏林围墙倒塌对中国完全没有任何的影响,换来的只是中国的"崛起"而增加阻挡世界民主潮流的礁石;这看法也不够全面。固然,中国的"反动"越来越厉害,但是最主要的却是西方民主国家满足于苏联瓦解的"胜利"而认为冷战结束了,忽略对中国吸取反面教训来抗衡西方及其骗术的施展,从而采取姑息政策,导致养虎遗患。

柏林围墙的倒塌,本来对中国也有积极作用,那就是迫使中国进一步放弃"社会主义"而服膺"资本主义",虽然它还保留"社会主义"的门面。为此,邓小平在 1992年春节发表南巡讲话,迫使江泽民放弃"反和平演变"路线而接受资本主义。江泽民也决定以自己儿子江绵恒下海"闷声大发财"接受"和平演变"。于是才有中共14大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就是挂着左的社会主义招牌的资本主义;然而这并不是自由资本主义,而是权贵资本主义。这个积极意义也就仅止于冲破了"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围墙。它固然导致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使人民的平均生活水平有所提高,然而却与政治上的自由民主无关,也必然导致贫富两极分化的结果。

这个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命名的权贵资本主义,与印尼上个世纪60到90年代长达30年的苏哈托权贵资本主义不同,那是公开的极右政权;而中国因为标榜了社会主义,因此更像30年代以后的纳粹德国,因为它也打出"国家社会主义"的招牌,但本质上也是极右派的专政;而中国共产党这个垄断全国土地的大地主,比德意志帝国的容克地主还落后野蛮许多。

不幸的是,西方国家一直在清算希特勒的罪行,却对中国出现的新纳粹毫无警觉,一直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后,自由民主会必然到来,从而错失了"引导"其走向自由资本主义的时机。这方面,有认识上的问题,例如对中共煽动民族主义的反动性缺乏认识,也容易被中共的甜言蜜语所欺骗,这点,中共比希特勒嘴巴"甜"多了,中华文化中"韬晦"的工夫也是希特勒所望尘莫及。除此还有利益问题,那就是足以影响本国政府政策的西方跨国公司,为了到寻求廉价劳力(纳粹德国没有这个条件)而不惜与中共勾结,向本国政府施压;而中共也得以用利益来分化西方国家,使它们放弃自己理念,其中玩弄美国波音与法国空中巴士是最拿手的杰作。

中国专政政权的崛起,给本国的民主发展带来许多困难,也给全球第三波民主浪潮带来意外的阻力,因为它出面支持许多专制野蛮的国家。因此西方国家能否借纪念柏林围墙倒塌20周年,来反思对中国政策的失误,关系到未来全球的命运。这点连李光耀也有所担心。希望对共产党的罪恶有深切体会而有更多认识的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及直接面临中共安全威胁的国家,可以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否则未来世界的前途实在令人忧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林保华所作的评论。


(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